第558章 潜入白云剑宗/恐怖女主播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我倒是有点佩服他了,真是个硬汉。

既然硬的不行,不如来软的。

我说:“安毅,先给他解了。”

沈安毅点了点头,又在他胸前一点,收回了那道灵气,他满头大汗,脸色惨白如纸,四肢伸平躺在地上,不停地喘着粗气。

我拍了拍手掌。说:“不错,小弟弟,你有几分当年革命前辈的风范,我很佩服你,不过,你这么蛮干是没有用的。你以为,你得到了地图,就能进入那座上古秘境?你未免也太天真了吧?”

沈安毅道:“自古以来,三大宗门知道这个秘密的人都很少,更别说进去了。”

他在阴曹地府当了这么长时间的五官王,也见过不少三大宗门的弟子,从来没有人提到过这个秘境。

“柳亭,你想想,那地方如果是这么容易进的,还能轮到你吗?”我继续说。“恐怕,你连那个秘境究竟是什么来历都不清楚吧?”

柳亭眯了眯眼睛,说:“难不成你们知道?”

“我当然知道。”我拍了拍他的肩膀,说,“那秘境,是上古神族的领地,我说的可对?”

他悚然一惊,用诡异的目光打量我。

“我就直说了吧。”我道,“我们这次来昆仑山,就是为了这个秘境,并且,我们知道进入秘境的方法,只差一幅指引我们前往秘境的地图,你愿不愿意入伙,和我们一同去探索秘境?”

柳亭盯着我看了半晌,似乎在考虑我说的到底是不是真的。

“你最好快点做决定。”我加重了语气,“昆山宗的人回去之后,肯定会叫上宗门里的高手前来抓你,你的时间已经不多了。”

柳亭道:“我凭什么相信你?”

我冷笑一声,对沈安毅说:“算了,他既然不愿意,我们也不要强求,把他杀了吧,至于地图,我们麻烦一点,到三大宗门再去走一趟就是。”

沈安毅一语不发地来到他的面前,眼神阴寒入骨,让柳亭浑身毛骨悚然。

他知道,眼前这个男人,是真的会杀他的。

“等等。”他连忙说。“袁姐姐,咱们有事好商量嘛,不就是几张地图吗?你要,我双手奉上就是。”

“照片在哪儿?”我沉声道。

他从怀里掏出手机,打开锁屏。把其中一张设置了密码的照片打开,递到我的面前,说:“袁姐姐,这就是我之前在玉山宗拍到的神石。”

我接过来一看,那是一块磨盘般大小的石头。石头很光滑,上面的图案并不是画上去的,而是从石头里长出来的,看起来就像是一幅地形图。

我仔细看了看,脑中忽然闪过几个画面,画面之中,那位白衣飘飘,手拿白笛的祖先——和凝,正站在一块大石头前,伸出食指。在半空中画了画,指尖说过之处,现出一道金色的霞光。

那石头之上,慢慢浮现出一幅地图,就像是从石头里长出来似的。

就在我想要看清楚整幅地图的时候。那些画面消失了。

机缘已经失去,再想要想起来,很难。

将手机还给他,沉声道:“另外两张照片在哪儿?”

“我把它们储存在一张手机内存卡里。”柳亭说,“袁姐姐,袁大哥,你们要是信得过我,就跟我一起回白云剑宗,去将那张卡取出来。”

沈安毅冷笑道:“我们看起来很像傻子吗?进了你玉山宗的地盘,还能出得来?”

我沉吟片刻。活动了一下手脚,身体已经恢复得差不多了,便说:“你把藏手机内存卡的地方告诉我,我去取。”

沈安毅皱眉道:“姐姐,还是我去吧。”

“不行。”我说,“你要看着这小子,别看他长得一脸清纯无害,其实是个阴险狡诈的家伙,有你看着,我比较放心。至于白云剑宗那边,放心吧,我不会被抓住的。”

其实,沈安毅毕竟是鬼胎灾星,要是在白云剑宗露出了什么马脚,后患无穷。

沈安毅多么聪明的人。立刻就想到了,没有再说话。

我看向柳亭,道:“怎么样?你愿不愿意?如果不愿意,那对不起了,我们只得杀你灭口。”

柳亭苦笑一声。说:“我有选择吗?”

我露出一个纯洁无害的笑容,说:“当然没有。”

柳亭无奈,只得将藏手机内存卡的地方告诉我,我正要动身,沈安毅忽然按住我的肩膀。说:“姐姐,这柳亭谎话连篇,恐怕有什么阴谋。”

我勾了勾嘴角,道:“我正好想跟他斗斗法,某位伟人不是说过吗?与天斗。与人斗,其乐无穷。”

说完,见他眉头紧紧皱起,又连忙说:“何况,我还有你不是吗?你的实力相当于地仙。如果我遇到了危险,你一定会来救我的。”

他眉间的皱纹一下子舒展开了,露出了得意的笑容,那表情,就像是被顺毛摸得很舒服的某犬科动物。

沈安毅是我看着长大的。我们一起生活了十几年,我能不知道他是什么性格么,分分钟将他拿下。

“姐姐,那你一定要小心。”他拿出了一只手机给我,说。“这是华夏新研制出来的手机,使用的是灵力,而不是卫星,所以没有信号的地方也可以通话,但距离不能超过三百公里。”

我奇怪地问:“你怎么会有这个东西?”

沈安毅笑了笑。说:“之前到特殊部门去还魂的时候,顺便从里面拿的。”

我白了他一眼,说:“出息了啊,安毅,你还学会偷东西了。”

他眼底有几分惶恐,说:“姐姐不喜欢我这么做?那我以后就不做了。”

我笑嘻嘻地拍了拍他的肩膀,说:“干得漂亮。”

他立刻笑了起来,说:“姐姐,看来修道一年多,你的三观也彻底扭曲了。”

我无可奈何地说:“没办法。世道险恶。”

跟柳亭打听了一下白云剑宗的一些事情之后,我便来到了剑宗宗门外。

如今以剑入道的人越来越少,剑宗也渐渐式微,白云剑宗的实力,还比不上玉山宗。

昆仑山上的三个宗门。以玉山宗的实力最强,昆山宗其次,白云剑宗反而最弱。

我找了一个外门女弟子,将她绑进了一处偏僻的山洞里,然后给她喂了一颗迷魂丹。她吃了之后,就迷迷瞪瞪的,问她什么说什么,打听到了不少白云剑宗的事情。

我不禁冷笑一声,那个柳亭果然不老实啊。

呵呵。有意思,真有意思。

我将女弟子打晕,又给她灌了迷药,保证她睡个几天几夜都醒不过来。

我换上了她的衣服,拿出化妆品将自己的脸画了画,又将刘海放下来,遮住小半边脸,确定自己不太引人注意了,才悄悄地遛进了宗门。

我并没有从正门处走,因为要看腰牌的,而腰牌上面都有照片,我和那女弟子长得一点都不像,肯定要露馅。

白云剑宗里的弟子们,都还穿着古式服装,一身的贴身短打,无论男女,看起来都英姿飒爽,眉目之间浮动着一抹灵气。

柳亭是白云剑宗的内门弟子,因为练剑的天赋很高,一进宗门就被庆云长老收为了弟子,在白云剑宗之中地位很高。

他和大师兄姬飞星关系很好,情同兄弟,那张手机内存卡,就放在他师兄的房间之中。

当然,这件事他并没有告诉师兄,因为他师兄肯定不会同意。

我来到内门弟子所居住的院子,在其他宗门,内外门弟子之间有天壤之别,外门弟子是不能随意进出内门弟子的院落的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