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59章 姬飞星/恐怖女主播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但白云剑宗之内没有这么严格,外门弟子如果有事,也可以上门拜访内门弟子,当然,如果内门弟子不欢迎你,将你扔出来,也很正常。

我早就问清楚了姬飞星的院子在哪儿,便低着头快步走过,忽然,一个声音道:“那边那位师妹,等一等。”

我加快了步伐。

“前面的师妹,站住!”对方的声音里带着几分怒意,我停下了步子,回头道:“师兄实在叫我吗?”

那是一个身材颀长的年轻男人,大概二十多岁。头上束发的是金色的发带,这是内门弟子的标志。

“不是叫你是叫谁?”他有些不满,说,“师妹,你走这么快干什么?是不是有什么急事?”

我低着头。不让他看清我的容貌,说:“也没有什么大事,前段时间跟墨云师姐借了一本书,今天来还她。”

借书的是那个被我迷晕的女弟子,我也不算说谎。

他看了看我手中的书,眼睛一亮,点了点头,说:“墨云师姐有没有告诉你,这书其实是我的?”

我摇头:“没有。”

“算了,墨云师姐已经跟我说了,你把书直接还给我吧。”他道。

我点了点头,将书递给他,他说:“这个书一共是上下两册,听墨云师姐说,你还想借下册?正好。我的院子就在那边,跟我过去,我把书给你。”

我皱了皱眉头,并不想跟他去,但又怕引起他的怀疑,只得点头道:“那就有劳师兄了。”

我跟着他进了旁边的院子,却发现有人远远地跟在我们身后,不由得勾了勾嘴角。

这白云剑宗,还真有点意思。

进了那位内门弟子的房间,他反手关上了门,我注意到,他把门给不动声色地锁了。

“师兄,书呢?”我警惕地后退了两步,问。

他笑了,拿起桌上的书递了过来:“师妹拿好。”

我伸手去接,他却顺势握住了我的手,我惊慌地道:“师兄,你,你这是干什么啊?”

他仔细看着我的脸,说:“长得真漂亮。怪不得墨云师姐说给我找了个美人儿,我本来还不信,没想到真的这么漂亮。奇怪,你这么美的女人,我以前怎么没有发现?”

白云剑宗的内门弟子有几十人。外门弟子有七八百人,他不可能每一个都认识。

“算了,今天发现也不错。”他眼中的神色更加幽深,“这次我要好好谢谢墨云师姐,你长得美。身材又好,修为嘛……好像是三品?不错,不错,肯定能帮我晋级,让我在后天的门内小比之中获胜。”

我悚然一惊,他居然在练习采阴补阳的邪恶秘法,通过阴阳和合的办法,将女修道者的修为给吸走。

这可是邪修干的事,没想到白云剑宗这样的名门正派里,也有人在搞这种事情。

那么。那个藏在暗处的人,又想干什么?

我假装很害怕,说:“师兄,你,你放开我。不然,不然我可就要叫了。”

“你叫啊,随你怎么叫。”他呵呵阴笑了一声,说,“我在房间里布了一个隔音的阵法,你就是叫破了喉咙,也没人听到的。你放心,等你从了我之后,我不会亏待你。我会给你丹药和符箓,还可以教你外门弟子学不到的剑法。以后你跟着我,吃香的喝辣的,各种好处享用不尽。你辛辛苦苦做任务好几年都得不到的东西,只要往床上一躺就能得到,何乐而不为?”

我大义凛然地说:“师兄,请你不要侮辱我!我来白云剑宗学艺,是来追寻剑术大道的,不是来享受荣华富贵的,请你放开!”

那内门弟子冷哼一声,说:“敬酒不吃吃罚酒!”

说罢。他将我狠狠地推到墙上,伸手就来撕我的衣服。

就在这时,忽然一只手伸了过来,按在了他的肩膀上。

他悚然一惊:“谁?”

“张冬,你在干什么?”一声厉喝,张冬浑身一颤,回过头,满脸惊恐:“大,大师兄……”

我心中一动,原来他就是姬飞星。

这个姬飞星。长得很英俊,一身的蓝色袍服,张冬穿着很猥琐,他穿着却很有气质。

我在柳亭的手机上看过他的照片,连忙叫道:“大师兄。救我。”

姬飞星沉着脸,将我拉到他身后,说:“张冬,你好大的胆子,居然敢练采阴补阳的邪功!”

张冬立刻痛哭流涕地说:“大师兄。是我错了,是我鬼迷心窍,才动了这个念头。对了,墨云师姐,是墨云师姐教唆我的。你也知道。这次门内大比,如果我输了,就要被赶出内门,成为外门弟子。大师兄,求你看在我初犯,还没有得手的份上,求你放过我这一次吧。”

他哭得声泪俱下,姬飞星冷声道:“你自己好好反省吧,如果有下次,就别怪我不念同门之情。”

张冬大喜。连忙点头:“大师兄,您放心,绝对没有下次。”

姬飞星对我说:“师妹,跟我走。”

我跟在他身后,假装哭泣。他带着我来到了自己的院子,给我倒了一杯茶,说:“小师妹叫什么名字?我怎么从来没有见过?”

“我叫袁娟。”我抹着眼泪说:“我是外门弟子,平日不喜欢出来走动,所以师兄不认识我也很正常。”

姬飞星叹了口气,说:“袁师妹,今天你受委屈了,只不过那张冬是久世长老的弟子,你也知道,久世长老一向护短,我们又没有确切的证据,如果贸然闹起来,恐怕到时候他不仅没事,你还会背上一个勾引内门弟子的名声,受处罚。”

我低着头。心中暗暗想,这个姬飞星,倒是个好人。

姬飞星见我“哭得伤心”,声音里有些无奈,拿出了几张符箓给我。道:“袁师妹,这些你拿着,做防身之用吧。”

我惊讶地说:“大师兄,您救了我一命,我都没有报答您,您还给我符箓,我怎么能收?”

姬飞星正色道:“袁师妹,这几天你要小心一些,那张冬这次没有得逞,恐怕不会轻易放过你。”

原来,他给我符箓,是怕张冬报复我。

姬飞星对谁都这么好吗?

我只得接过符箓,装作楚楚可怜地说:“大师兄,我可以在这里多坐坐吗?我有些害怕。”

姬飞星和善地说:“你想坐到什么时候都可以。”

我愣了一下,他似乎也觉得说错了话,脸上飞起两抹可疑的红霞,说:“我的意思是,你先喝点茶压压惊,待会儿我送你回去。”

我点了点头,他说:“茶冷了,我再去给你煮一壶新茶吧。”

他走进了小厨房,我立刻来到博古架前,拿起放在最上面的那只花瓶,里面果然有一张内存卡。

我正要拿卡,忽然门开了,一个穿着内门弟子服饰的少女跑了进来。

她满脸警惕地望着我,说:“你是谁?”

我灵机一动,说:“我是来向大师兄请教剑法的。”

少女的目光在我脸上转了几圈,眼神有些危险,我连忙低下头,她冷声道:“大师兄也是你叫的?我警告你,你最好别打大师兄的主意,大师兄性格好,不好意思拒绝你们,你们别一个个地上赶着投怀送抱,你们这些外门弟子也配?”

我嘴角抽搐了两下,这都哪儿跟哪儿啊。

我连忙说:“师姐放心,我对大师兄只有崇敬之情,没有半点的非分之想。”

少女哼了一声:“算你识相,还不快走?”

我用上灵气,将那张手机卡吸进了手中,然后不动声色地将花瓶放好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