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60章 运气太好了/恐怖女主播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“是,我这就走。”我转身就往外走,却听见姬飞星说:“等等。”

我步子一顿,少女高兴地跑上前去,道:“大师兄。”

姬飞星和蔼地说:“小竹,你来找我,有什么事吗?”

小竹撅起小嘴,说:“人家没事就不能来找你吗?”

我全身起了一层密密麻麻的鸡皮疙瘩。

姬飞星也不生气,仍旧带着微笑,说:“我正在教这位袁师妹练剑呢,如果没有急事,要不你晚一点过来?”

小竹不屑地瞥了我一眼,说:“不过就是个天赋不高的外门弟子罢了,师兄你管他干什么?”

说着,她拿出一盒糕点。说:“师兄,来尝尝我做的蛋花糕。”

我乘机悄悄地打开门,正要开溜,忽然听见嘈杂的脚步声,一大群人朝着这个院子冲了过来。

我心中大惊。难道被人发现了?

我连忙退了回来,姬飞星走过来,朝外面看了一眼,眼底闪过一抹寒芒,说:“师妹,你到里面去,他们是冲我来的。”

我犹豫了一下,躲到了内室,小竹满脸的嫉妒,愤恨地瞪了我一眼。

那一群人凶神恶煞地冲进来,领头的居然就是之前对我意图不轨的张东!

这个张东,一脸的嚣张跋扈,和之前跪在地上哭泣求饶的那个判若两人。

姬飞星冷声道:“你们想干什么?”

张东斜了他一眼,冷哼了一声,对身后一个老者道:“春长老。大师兄姬飞星修习邪术,残害同门师妹,哄骗师妹们和他阴阳双修,乘机吸收师妹们的修为,壮大自己的实力。这样的人,不配做我们白云剑宗的大师兄,请春长老定夺。”

姬飞星不由得皱起了眉头,这个春长老是宗门内的执法长老,权力很大,他的侄儿也进么宗门,但只是个外门弟子,仗着春长老的权势,在外门耀武扬威,调戏漂亮的女弟子,还糟蹋过两个长相甜美的杂役弟子,差点害得一个女弟子自尽。

他知道这件事之后,非常愤怒,打了他一掌,至今春长老的侄儿还在养伤。

这个梁子算是结下了,张东别人不请。专门请了春长老来,可谓机关算尽。

姬飞星冷声道:“这是污蔑,我姬飞星向来行得端,坐得正,怎么会做这种事情?”

他顿了顿。又道:“倒是你,张东,你强行把外门女弟子叫到你房间,已经不是一次两次了吧?”

张东仍然不与他说话,而是对春长老说:“春长老。姬飞星不仅不承认,还想要嫁祸于我,请长老为我做主。”

姬飞星很冷静,说:“你说我修炼邪功,有什么证据?”

“你要证据?”他冷笑道,“我证据多的是。进来!”

两个外门女弟子走了进来,哭哭啼啼地说:“前几天,大师兄说要教我们练剑,把我们带进了他的卧室,逼着我们跟他双修。吸走了我们的修为。我们本来是二品的,现在只有一品了,还请春长老为我们做主啊!”

这两个外门女弟子长得很漂亮,哭得梨花带雨,将满屋子的人哭得心都软了。

姬飞星怒道:“前几天明明是你们来问我请教剑法。我念及同门情谊,没有因为你们是外门弟子而苛待你们,教你们练了一下午的剑,你们居然还来诬陷我?”

两个女弟子低着头,只一个劲地哭,不敢看他。

春长老冷哼一声,说:“姬飞星,你不要恐吓受害人!”

姬飞星也毫不客气地冷哼道:“春长老,你们不能仅凭这么两个女弟子的口供,就说我修炼邪功。”

春长老道:“我们既然敢来。自然是有绝对的把握。”他厉喝一声:“来人啊,给我搜!”

众弟子们一拥而上,开始在屋子里一阵乱搜,将博古架上的珍贵古董花瓶摆件全都扔到地上摔碎。

姬飞星很喜欢古董,愤怒地道:“你们干什么?你们有什么资格搜我的屋子?真当我脾气好吗?”

就在这时,一个弟子拿起了一只宋代的梅瓶,他大惊道:“还不快给我放下!”

说完便朝着他冲了过去,想要躲下那只梅瓶,春长老怒喝:“姬飞星,你敢伤人!”

说罢。一掌打出,毫不留情地拍在姬飞星的身上。

姬飞星的修为也不过是五品后期,而那长老已经达到了七品初期,实力远远在在他之上。

这一掌非常阴险毒辣,往他的丹田打去,一旦打实了,必然会让他丹田尽毁。

好在他反应很快,侧身躲过,这一掌结结实实地打在了他的胸口上,将他的胸膛打得凹陷了下去。猛地吐出一大口鲜血。

我本来打算偷偷溜走的,可是到了窗户边,却忽然闻到了一股熟悉的味道。

脚下略一迟疑,我又悄悄来到了门边往外看,见姬飞星衣领上全是鲜血。后退了几步,靠在墙上,狠狠地瞪着春长老,说:“你好狠。”

而之前那个名叫小竹的女弟子,看到这样的场面。早就吓呆了,一句话都不敢说,躲在角落里不敢动弹。

我却死死盯着他胸口的血迹,一种血脉相连的悸动在我心底深处升了起来。

我顿时觉得头痛欲裂。

不是吧,我运气这么好?把把都开大奖?

孽缘。真是孽缘。

此时,拿着梅瓶的弟子从瓶子里取出一本书,翻开一看,居然是《阴阳和合密卷》,他交到春长老手中,说:“长老,找到了。”

春长老脸色一沉,道:“姬飞星,你还有什么好说的?”

姬飞星咬牙道:“这是诬陷!我如果真有这本秘籍,又怎么会藏在花瓶之中?我平时经常邀请师兄弟们来观赏古董。这么做,岂不是很容易被人发现?”

春长老明摆着要收拾他,根本不管那么多,厉声道:“你居然还敢狡辩!”

姬飞星眼神有些危险,说:“你们不要以为我师父不在宗门内。就可以随意诬陷于我!等我师父回来,必定不与你们善罢甘休!”

春长老却露出一个恶毒的笑容,说:“姬飞星,你还不知道吧?你师父这次去海外寻找秘境,结果死在了海上,被一只神级怪兽吞下肚,连尸体都找不到。”

姬飞星大惊失色,不敢置信地说:“这不可能!”

张东也得意地说:“莫长老已经回来了,正在宗主那边回话呢。”

春长老冷哼道:“姬飞星,你是自己乖乖束手就擒,还是我将你废了之后再把你擒下?你自己选择吧。”

姬飞星眼中几乎要滴出血来,他们的话,他是信的,如果不是师父真的死了,他们也不敢对他动手。

师父!

就这片刻的工夫。春长老大声道:“姬飞星,你想要负隅顽抗,别怪我手下无情!”

说罢,再次朝他击出一掌,这一掌直接劈向他的脑袋。要将他直接杀死。

我早就料到了,姬飞星的天赋很高,如果今天让他活了下来,宗主肯定要保他,到时候就不好办了。

所以,姬飞星今天一定要死。

我叹了口气,看来,今天来一趟白云剑宗,不仅仅要带走手机卡,还要把人都给掳走。

我飞身上前,一剑刺向春长老,春长老脸色一变,匆忙应对,但他比我低一个小阶,我这一剑下去,直接将他的衣服给搅碎了,露出里面光溜溜的身体,剑气还在上面留下了一道道深深浅浅的剑痕。

春长老痛呼一声,又羞又怒,大吼道:“什么人?”

“路见不平拔刀相助的人。”我沉声道,然后抓住姬飞星的胳膊,将他扛在肩膀上,转身就冲出了房间,踩着蝶恋花剑,疾驰而去!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