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61章 脸红了/恐怖女主播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“追!给我追!”春长老厉声大吼,声音里满是怨毒和仇恨,恨不得将我千刀万剐。

我不顾一切地往前飞,还吞下了两颗风行丹,速度快了将近一倍。

姬飞星在我肩上,沉声道:“你到底是什么人?”

“救你的人。”我说,“今天要不是我,你现在已经是具死尸了。”

姬飞星叹息一声,声音苦涩道:“没想到,我平日里一心向善,却落到这样的下场。”

“一心向善没有错,错就错在你没有实力。”我说,“只有实力强大的人,才有和恶势力斗争的资本,否则。只会被恶势力碾碎。”

他沉默了下来,良久,才说:“你混进白云剑宗,到底有什么目的?”

我说:“白云剑宗已经抛弃了你,你还要为它来质问我吗?”

“白云剑宗和师父对我有大恩。”他严肃地说。“我不能因为那些宵小之辈陷害我,就不管剑宗的死活。如果有人危害剑宗,我还是会站出来,为它而战。”

我勾了勾嘴角,说:“你说的没错,是个汉子。”我叹了口气,说,“我很敬佩你,可惜,正是因为你太忠心,才会有这样的结果。”

他不说话了,我一路往山中跑,将后面的追兵远远地抛在了后面。

“你要带我去哪儿?”他问。

“去见一个人。”

“谁?”

“柳亭。”

他一惊:“你认识柳亭?”

我没有回答,从天空中降下,钻进了一座幽深的洞穴。洞穴之中,沈安毅坐在石头上,正在烤一只山鸡,而旁边的柳亭被捆得结结实实。

“柳师弟!”我一将姬飞星放下,他就立刻跑过去,想要去解柳亭的绳子。

沈安毅弹了一下手指,姬飞星的手仿佛被东西蛰了一下,立刻缩了回去,手背上有一个绿豆那么大点的血洞。

“这是怎么回事?”我问。

沈安毅说:“自从姐姐走后,他一共逃跑三次,只可惜技术不怎么样,被我抓回来了。”

柳亭也满脸的震惊,说:“袁女士,你不是去拿手机卡吗?怎么把大师兄都给抢来了?难道你要让大师兄当你的压寨相公?”

沈安毅一个眼刀过去,柳亭浑身颤抖了一下,只觉得后脊背一阵阵发凉。

“你要是再胡说八道,就别怪我心狠手辣。”他沉声道。

柳亭只得闭上了嘴。

我说:“他现在已经不是你的大师兄了。”

柳亭奇怪地问:“大师兄,怎么回事?”

姬飞星叹了口气,摇头道:“这件事,说来话长。师弟。我们的师父他……”

“他怎么了?”一说起师父,柳亭立刻抬起了身子,“大师兄,你倒是说啊。”

姬飞星眼圈红了,哽咽道:“师父他……没能从海外回来。葬身神级怪兽之口。”

“这不可能!”柳亭一下子跳了起来,“师父那么强,怎么会死得这么不明不白?和他老人家一起去的几个长老呢?”

“听说莫长老已经回来了。”姬飞星说,“不知道到底回来了几人,我出来得太匆忙了。”

“不可能!莫长老比我师父弱那么多。他还活着,我师父怎么可能会死?”柳亭咬牙道,“莫长老为人阴险狡诈,一直与师父不和,师父的死,肯定与他脱不了关系!”

姬飞星沉吟片刻,道:“我也有这样的怀疑。师父一出事,他们就动手想要除掉我,看来一切都是他们策划好的。”

“除掉你?”柳亭惊道,“怎么回事?”

姬飞星便将事情的来龙去脉都说了一遍。柳亭越听越生气,愤怒地说:“他们欺人太甚!师兄,没关系,我们还有机会,等我们找到了那座上古秘境。进去之后肯定能得到好的机缘,到时候再回去找他们报仇不迟!”

柳亭一惊,道:“上古秘境?师弟,你最近鬼鬼祟祟地,到底在干什么?”

此时,我已经将内存卡放进了手机之中,递到柳亭的面前,说:“需要密码,打开吧。”

柳亭看了手机一眼,笑了笑。说:“袁女士,你们把我绑着,我怎么输密码啊。”

我朝沈安毅使了个眼色,沈安毅手指再次一弹,火中飞出一颗火星,落在了绳子上,绳子一下子就烧了起来,柳亭吓了一跳,手忙脚乱地将火扑灭。

“我不过就是跑了几次而已,又没有成功。你何必这么记恨我?”柳亭气急败坏地望着沈安毅,说。

沈安毅道:“看在姐姐的份上,我已经很给你们面子了,否则现在你已经被烧成了焦炭。”

“你!”柳亭气得满脸通红,我说:“好了,都少说两句吧。柳亭,赶快输入密码。”

柳亭的嘴角忽然勾起一抹笑容,说:“抱歉,我不能输入。”

我眯起眼睛:“你想毁约?”

沈安毅拿着烤得焦黄的山鸡,缓缓地站起身来。目光森冷地望着他。

他顿时觉得压力山大,沈安毅的眼神就像五岳三山,将他压得喘不过气来。

柳亭说:“不是我不愿意输入,是我不敢输入,一旦我输入密码。你们拿到了地图,就会杀我们灭口,我就算不为自己想,也要为大师兄想想。”

我嗤笑了一声,道:“你以为我费劲工夫把他从白云剑宗里救出来。就是要杀他?”

柳亭严肃地说:“对不起,我信不过二位。”

我上前两步,说:“柳亭,我不会杀你的。”

柳亭不为所动:“袁女士,袁姐姐。虽然你长得很美,我也对你有好感,但我不敢赌,我胆子小,赌不起。”

我笑了笑,说:“柳亭,我一直很想知道,你为什么对那个上古的秘境感兴趣?你就能够断定,里面一定有奇珍异宝?也许里面是陷阱也说不定。”

这些远古留下来的秘境,其实危险重重。以前我就曾在一本书上看过,说有个秘境,之前进去的每一个人,都会直接落入一个万人坑中,直接被里面的陷阱杀死。死了九千九百九十九个人,直到第一万个人进去,就能得到秘境上一位主人的传承,并且直接吸收那九千九百九十九个人的修为。

死九千九百九十九个人,只为了成就最后一个。

这个秘境有多么可怕,光想想就让人不寒而栗。

闯一个从来没有人进去过的秘境,基本上就是在找死,他实力又不高,怎么会费尽了心机也要进去?

除非,他知道里面根本就不危险。

柳亭转过头去,不说话了,我忽然抓住他的手,用指甲划破了他的手腕,鲜血一下子就涌了出来。

“袁女士!”姬飞星惊道,“手下留情!”

我低下头。闻了闻他的血,还用手指头抹了一滴血珠,放到口中尝了尝。

柳亭目瞪口呆地望着我,而姬飞星却满脸怔然地望着我,刚才我这个动作。让他浑身战栗,小腹一阵燥热,居然,居然某个地方可耻地石更了。

他立刻侧过脸去,掩盖红得快滴血的脸颊。

他很庆幸,白云剑宗的制服都是下摆宽大的袍子,不然肯定要出丑。

“你你你,你干什么?”柳亭刚才也产生了同样的感觉,可悲的是,他穿的是英伦风的裤子,比较紧身。

他慌忙后退了几步,说:“我,我我警告你,我对你没有任何的兴趣,你别想用美人计勾引我!”

“你说什么?”沈安毅大怒,正要上去揍他,被我拦住了。

我说:“难道你对我没有任何感觉吗?”

这话一出口,三个男人都愣住了。

“姐……姐姐,你,你对这个毛都没长齐的小子有兴趣?”沈安毅满脸的不可思议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