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64章 千年僵尸/恐怖女主播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我侧过头,朝他笑了笑,道:“你的家族传承太久远,血统太稀薄,能够知道这里有流沙已经不错,还想怎样?”

柳亭傲娇地哼了一声,略带讽刺地说:“说得好像你是纯血似的。”

我神秘地笑了笑,咬破食指,滴了一滴血在流沙之中,然后念诵起记忆中的古老咒语,那滴血在沙中缓缓地流动,居然画出了一个神秘古老的符咒。

眼前的流沙全都开始流动。往两边分开,露出了下面一条青石铺成的小路。

柳亭再次看得目瞪口呆,只觉得自己被啪啪打脸了。

“别看了,走吧。”姬飞星怜悯地拍了拍他的肩膀。

我和尹晟尧并肩而行,说:“尹大少,有一件事,我必须告诉你。”

尹晟尧侧过头来,对我露出温柔的笑容,道:“你说。”

我迟疑了一下,说:“你之前拿着发射器离开之后,墨云几人抓住了尹月芽。”

尹晟尧的剑眉皱了起来。

我继续说:“她已经加入了墨云的队伍。”

尹晟尧沉思了片刻,说:“那发射器我放在一个安全的地方,只是会把他们困住,等我们出来的时候,再去救她。”

他的目光如灼灼的繁星,说:“君瑶,谢谢你告诉我。”

尹月芽和我的仇,是解不了的,这个消息我就算不告诉他,他也无法指责我。

但是,他是我的朋友。

沈安毅无奈地叹了口气,说:“姐姐,你迟早要死在他手上。”

尹晟尧不满地瞥了他一眼,道:“不要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。君瑶是我的朋友,我永远不会伤害她。”

“如果你的亲人要伤害她呢?”沈安毅冷笑。

这句话就像一把剑,准确无误地刺进了他的胸口。

尹晟尧道:“我不会让任何人伤害她,哪怕是我的亲人。”

沈安毅嗤笑道:“说的比唱的好听,之前他们犯下不可饶恕的罪行之时,你怎么没有阻止?是不是还乐在其中?”

尹晟尧大怒。但他只是阴沉着脸,并没有动手,淡淡道:“君瑶说过,我们是一个团队,我不会跟你计较。”

沈安毅咬了咬牙关,心中恼怒不已,自己这一拳,就像打在了棉花上,不仅没能伤人,还把自己给郁闷到了。

我沉着脸说:“安毅,别说了!你是不是把我的话当成耳旁风?”

沈安毅别扭地转过头去,不说话了。

姬飞星跟在我们身后,眼神有些落寞,柳亭用手肘碰了他一下,说:“大师兄,你要是对她有意思就出手啊。我算是看出来了,这个姓尹的喜欢她,可惜落花有意流水无情。至于那个弟弟嘛,讨好小舅子这种事,我最擅长了,我来教你。”

尹晟尧回过头,冷冷地瞥了他一眼,说:“我都听到了。”

柳亭嘴角抽搐了两下,说:“尹大少的听力超群。佩服佩服。”

姬飞星无语,只是眼神有些不对,尹晟尧低声问我:“那个姬飞星是怎么回事?”

我无奈地叹了口气,说:“和你一样。”

尹晟尧眉间皱成了千沟万壑,说:“到底有多少人?”

“一本册子那么多。”我说。

“什么?”尹晟尧顿时觉得头疼,揉了揉太阳穴。说,“你外婆真是在帮你吗?”

我无奈地说:“我能怎么办?我也很绝望啊。”

很快,我们就走出了流沙,前方出现了一道狭窄的通道,两边都是高高的悬崖,抬起头只能看见一线天。

我捡起一块石头。往通道中一扔,山崖上顿时落下四五块巨大的石头,将那块小石头砸了个粉碎。

这是飞石阵。

我小心翼翼地抬起脚,踩在一个方位,悬崖上一片安静,我松了口气,说:“都踩着我的脚印往前走,记住,一步都不能错。”

我们小心地往前走,短短一段路,走了将近一个小时,出了这一线天。外面又变成了戈壁滩,眼前立着一座高大而古老的城堡。

这城堡也不知道有多少年了,早已经被风化,千疮百孔,大风一过,里面传来呜呜的声音。仿佛厉鬼的哭嚎。

“小心,这里就是僵尸的城堡。”我沉声道。

城堡挡住了去路,必须从里面穿过,石门很轻,轻轻一碰,就悄无声息地开了。

我们全都呆住了。

里面是一片地狱般的景象。

死人,满城堡的死人!

这些人的死状各异,有的是被剑刺死的,有的是被刀砍死的,有的是被撕成了碎尸块,有的被巨大的长矛刺穿了身体,立在半空中。

他们都死了很有些年头了。有的已经彻底化成了白骨,有的身上还挂着一些布条。

“这是我们白云剑宗的衣服。”姬飞星从尸体身上捡起一块腰牌,“龙守云?这就是传说中五百年前那位天赋卓绝的天才——龙守云?传说他进入昆仑山深处历练,但一去不回,宗门还派人去寻找过,却什么都没有找到。原来死在了这里。”

柳亭一一看过来。说:“这些是昆山宗的人,这边的是玉山宗的人,还有这些,应该是不小心走进来的山民,还有那边那些,看样子是别处来的修道者。”

我沉默了一阵,说:“看来,这数千年来,闯入秘境的人,都死在了这里。”

忽然,柳亭也捡起了一块腰牌,脸色变得很难看。

姬飞星道:“怎么了?”

柳亭将腰牌递给他。说:“这是东方长老的东西。”

姬飞星一惊:“就是那位五十年前失踪的东方长老?他都已经达到了神级巅峰,差一点就要渡劫了,居然都会死在这里?”

柳亭面色凝重地点头道:“看来,这个僵尸,比我们想象中还要强大。”

“此地不宜久留。”我沉声道,“咱们赶快走。”

我们穿过堆积如山的尸体。就在来到中庭之时,柳亭忽然停下了步子,侧过头,看向不远处的一扇房门。

那房门断了半截,露出了里面黑黝黝的屋子。

“师弟,快走啊。”姬飞星拉着他的胳膊。焦急地说。

柳亭却死死地盯着里面,说:“有人在叫我。”

这时,一双血红的眼睛出现在了屋子里,眨了两下,然后发出一声怒吼。

姬飞星急了,抱起他就跑。

一道人影猛地冲了出来,重重地落在两人的面前,一双大脚顿时踩碎了好几具枯骨。

那是一个身材十分高大的男人,一头长发又黄又枯,撒乱地披在肩膀上,遮住了大半张脸,双拳紧握,身上弥漫着一股强大的灵气。

我心中大震。

好强!这个男人好强!

沈安毅和尹晟尧一下子挡在我的面前,警惕地望着他,他却死死地盯着柳亭,仿佛要在他身上戳出两个洞来。

柳亭心中忽然生出一种奇怪的感觉,愣愣地望着他,说:“你……你是谁?”

这时,那身材高大的男人出手了,一把抓住了柳亭的脖子,将他给举了起来。

“不准伤我师弟!”姬飞星拔出长剑,刺向他的胸口,却只听“当”地一声响,仿佛刺在了几尺厚的钢板上。男人身上没有一丝一毫的损伤。

男人猛地一挥手,立刻将他打飞了出去,重重地撞在墙壁上,接连打碎了好几面土墙。

男人伸出手指在柳亭身上一划,鲜血一下子就涌了出来,他也像我一样,尝了一口他的血,就将他扔在了地上,说:“我的后代,你来干什么?”

众人都愣住了,这个男人就是柳亭的祖先?

柳亭也很震惊,站起身来。不敢置信地说:“你,你是我的……”

“我是你的祖先。”男人道,“我叫柳泽渊,奉命在此镇守,已经有三千年了。”

柳亭惊道:“原来你就是柳泽渊!传说,你是神族与人类女子所生。拥有一半神族血统,实力非常强大,又风流多情,生下了很多后代。”

柳泽渊沉声道:“你到底是为何而来?难道你也想进入神族的领地,盗取神族的宝物?”

柳亭说:“祖先,我们是神族后裔。也算是神族啊,来取神族留下的宝物,有什么不对?”

柳泽渊冷哼一声,说:“混血的后裔,是没有资格进入其中的,只有纯血才可以。我在这里等待了数千年,就是在等待一个纯血的神族回来。”

他将柳亭扔在地上,说:“看在你是我后代的份上,我今天不杀你,带着你的人,走吧。”

他顿了顿,又补充道:“如果你们刚再往里走一步。我会将你们全都斩杀在此!”

“且慢!”我高声道。

他步子一顿,缓缓地转过头来,冷眼打量着我,说:“你是什么人?”

我说:“你等了三千年,到底在等谁?”

他似乎被我问住了,沉默了良久。才道:“我在等纯血的神族,这片领地,是属于纯血神族的,不管是谁,只要他是纯血,回到这里,取回了那件东西,我的任务就算是完成了。”

忽然,他似乎发现了什么,不由得眯起了眼睛。

他心中想:奇怪,我为什么会有耐心向一个小女孩解释这些?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