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66章 疯狂的尹月芽/恐怖女主播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我叹了口气,低头看着她,道:“你明知道用这么个女人,不可能威胁得了我们,何必以卵击石呢。”

墨云忽然笑了起来,道:“我没有那么蠢,一切,都不过是个幌子而已。”

说着,她手中忽然多了一个拳头大的黑色珠子,珠子上赫然有着一个古老的符咒。

我只看一眼,就觉得那符咒十分熟悉。

“那是……”我大惊,想要阻止已经晚了。匆忙躲开,她将珠子狠狠捏碎,那扇门木也亮起了同样的符咒,然后熊熊燃烧起来。

轰!

一股强大的力量从门内冲出,眼前只剩下一片耀眼的白。

我又开始做梦,梦中和凝正在门上刻画防御符咒,那个符咒,就和墨云那颗珠子上的一模一样。

画完了咒语,他掐指一算,最后露出一道苦笑,说:“真没想到,千百年后,这扇门居然是被人用黑冥天石强行攻破,罢了罢了,后人有后人的缘法。”

这时,一个长相清俊的少年跑了过来,拱手道:“族长,族人们都已经进入了空间通道,前往另一个宇宙,只差我们俩了。”

和凝最后深深望了那棵神树一眼,眼中满是不舍,最后轻叹一声,道:“神树,多谢你守护了我们这么多年。再见,再也……不见。”

我猛地从梦中醒了过来,看见沈安毅正抓着尹晟尧的手腕,两人目光交锋,充满了火药味。

“你们在干什么?”我揉了揉额头,脑袋疼得快裂开了。

两人立刻分开。关切地说:“君瑶,你终于醒了。”

忽然,一片花瓣随着风缓缓地飘下,落在了我的鼻尖。

我抬起头,看见一树桃花。

举目远望,目所及处,全都是桃花。

这里的桃花,仿佛永远都开不败,一朵花掉了,枝头上又长出一朵,开得繁盛荼蘼的花朵,将树枝压得很低。

这里,就是神族的领地!

我心中生出一种熟悉而怀念的感觉,站起身来,尹晟尧微笑道:“这里很美,如果可以,我真想一直生活在这里。”

沈安毅冷声道:“你想住就住,没有人拦着你,最好是住一辈子都别出去。”

我瞪了弟弟一眼,说:“安毅,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毒舌了?以前的你一直与人为善。”

沈安毅道:“所以才会被人开车撞成植物人。”

我哑口无言,岔开了话题:“其他人呢?”

尹晟尧道:“那道白光之后,我们就被扔到了这里,至于其他人。估计散落在各处了吧。”

我想了想,指着前方说:“那边有一个洞府,我们过去看看吧。”

神族的人口并不多,即使最繁盛的时候,也只有上千人,到了和凝所在的时代。只有寥寥三四百人,其中还有不少在外界流浪,定居在领地里的,只有一百多人。

这一百多人,每个都有自己的洞府。

我们来到那座小竹楼前,竹楼外用篱笆围城了一个院子。院子里种满了牡丹。

神族的领地之中,各种花卉都开放着,永不凋谢。

这些牡丹,全都是白色,洁莹而有光泽,一朵朵开得极为繁盛。

尹晟尧走进花丛之中,摘下一朵,道:“这种花,名叫昆山夜光,在月光之下,它会亮起淡淡的光泽,夜里隔着很远都能看见。如同灯笼一般。”

他转过身,将那朵昆山夜光戴在我的耳后,目光柔软,如同春日的阳光。

沈安毅冷着脸,过来将牡丹取下,说:“白色的花怎么能够随便戴?又不是家里刚死了人。”

尹晟尧不满地瞥了他一眼。没有说什么。

我有些头疼,说:“我们进屋子里看看吧。”

屋内的陈设非常雅致,只可惜并没有什么好东西,当年神族离开之时,将所有的好东西都带走了。

我似乎想到了什么,说:“住在这里的是个女孩,名叫琨珊,她非常喜欢牡丹。”

说着,我转身出了屋子,用了一个土系法术,牡丹下的泥土拱了起来,露出埋藏在下面的东西。

那是一只黑色的盒子。上面有一道封印,我打开封印,里面是一朵白色的牡丹。

这牡丹与别的不同,花蕊是鲜红色的,仿佛抓破了美人洁白如玉的脸颊,冒出了一只红色的血珠。

“这是琨珊所种出的仙植。”我惊喜地说。

尹晟尧很惊讶:“仙植只在仙界才能生长。这神族领地的环境虽然接近仙界,但到底是不同的,居然能够让她种出仙植,真是厉害。”

我说:“上万年才种出这么一棵,也不容易。”

沈安毅问:“这琨珊有什么用?”

“有大用处。”我小心翼翼地将它放好,说,“它能够让人起死回生。”

就在这时,四周忽然一阵剧烈地震动,大地裂开,露出一条巨大的裂缝。

我惊得目瞪口呆,沈安毅皱眉说:“到底出了什么事?”

尹晟尧沉声道:“神族领地快要毁灭了。”

“什么?”沈安毅眉头皱得更紧。

尹晟尧说:“神之领地是依靠神族人的力量而存在,神族离开了几千年。这里本来就很脆弱了,又被人强行破开,恐怕用不了多久就会彻底毁灭。”

沈安毅脸色不太好,说:“姐姐,我们必须在赶快找到神族的至宝,不能让它落在墨云那些人的手中。”

我说:“我对神族的至宝不感兴趣。安毅,你忘了我们是来干什么的吗?我要让你变回普通人类。”

“那个不重要。”他平淡地说。

“对我来说很重要!”我加重了语气。

沈安毅无奈地叹了口气,说:“好吧,都听你的,你想起来神族的秘法了吗?”

我沉默了片刻,说:“没有。”

“那不就行了?”沈安毅道。“先去找宝物,说不定那宝物能帮你想起来。”

我不得不承认,他说得有道理。

忽然,桃林东边传出一声爆响,我沉声道:“有人碰到了防御阵法,我们走!”

我们循着声音找了过去,却看见一群穿着昆山宗服饰的人正在努力破开一座洞府的防御阵法。

那座洞府是一个古代四合院,在我的记忆中,它属于一个名叫玉竹的神族。

我的脸色很难看,树门被强行打开,连外面的阵法也一起崩溃了,让这些人闯了进来。

沈安毅道:“看来现在我们得加快速度。”

我深吸了一口气,道:“反正玉竹是出了名的抠门,绝对不会给他们剩下什么。跟我来。”

我们离开了玉竹的洞府,一直往东边走去,也不知道走了多久,一棵高大的桃树出现在面前。

我心中生出一股难以言说的怀念,缓缓走过去,轻轻抚摸这棵树。

我的那些梦境之中,和凝就是在这棵树下吹笛、绘制阵法,吃西池果的。

回过头,我看见不远处的一座茅草房。

土墙、茅草屋顶,看上去十分寒酸,但却让我眷恋不已。

那就是和凝的洞府!

我刚刚走近。便感觉到了异样,神色一变,道:“有人闯进去了!”

说罢,我冲进屋子,里面和外面完全不同,外面看起来很古雅,里面却装潢得金碧辉煌,如同皇宫一般,而且比外面看起来要大得多。

这座洞府,本身就是一件法宝!

“谁?”我高声道,“出来!”

通往卧室的圆月门上挂着米白色的纱帘,一只手轻轻挑开了纱帘。缓缓走了出来。

“月芽?”尹晟尧惊道。

尹月芽脸色苍白,嘴角却带着一抹诡异的微笑:“大哥,没想到吧,我还活着。”

尹晟尧上下打量她,惊道:“你是不是吃了什么东西?”

尹月芽眼角带笑,笑容却有些狰狞。说:“我吃了红玉灯笼果。”

我们都是一惊,红玉灯笼果是一种古老的灵植,非常珍贵,已经灭绝上万年了。

据说这种果子吃下之后,能够迅速提升实力,曾经有个八品的修道者。吃下红玉灯笼果后,直接突破了神级巅峰,迎来了飞升雷劫。

只可惜这个幸运儿没能抵挡住雷劫,最后烟消云散。

尹晟尧沉着脸道:“月芽,你的修为太低了,不能吃红玉灯笼果,你的身体会受不了。”

尹月芽恶狠狠地瞪着他,说:“大哥!我再叫你一声大哥!在你的心中,我到底是什么?我们是亲人,从小一起长大,你还答应爷爷,要照顾我一辈子!可是你呢?你心里只有这个女人!”

尹晟尧脸色铁青。道:“如果不是答应了爷爷,你犯下了这样的罪行,我早就清理门户了。”

尹月芽眼中充满了不屑和鄙夷,道:“如果我得罪的不是这个女人,而是另外的人,你还会这么对我吗?”

尹晟尧沉默了。如果换了别人,他或许会责备,但绝对不会这么严厉。

尹月芽笑了起来,说:“看吧,大哥,你恨我怪我,不是因为公义,而是因为你的私心。”

尹晟尧竟然无言以对。

尹月芽眼底弥漫着一抹疯狂:“好在上天垂怜于我,让我得到了传说中的红玉灯笼果。我能够得到强大的力量,大哥,你既然不愿意保护我,我就自己保护自己!你们,谁都伤不了我!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