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69章 从极出现/恐怖女主播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我们刚走没多久,异人们就到了。

“且慢。”一个中年男人道,“这座屋子有些诡异,大家都小心一点。”

陆陆续续地来了几十个人,其中有不少是昆山宗的弟子,他们一看到月见真人就扑了上去,哭叫道:“长老!太上长老!你死得好惨啊!”

哭完之后,他们便凶神恶煞地冲着屋子喊道:“沈安毅!滚出来!你杀了我们昆山宗的太上长老,我们和你不共戴天!”

静。

屋子里十分安静,众人互相望了一眼。满脸的警惕。

一个昆山宗的弟子高声说:“大家不要怕,他不过是个鬼物!我们这么多人,肯定能够将它杀死!”

众人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,都不敢第一个冲上去。

又是刚才那个弟子,猛地抽出长剑,大声道:“你们不去,太上长老的遗产就归我了!”

说罢,一马当先地冲了进去,众人一惊,心中想:那么多珍宝,不能让他一个人得了。便也提着武器,争先恐后地往里跑去。

就在这时,屋子里忽然爆发出一股强大的力量,将冲在前面的人全都给掀了出去。

刚才那个跑在最前面的昆山宗弟子倒在地上,挣扎了两下,顿时断了气。

“秦师兄!”昆山宗弟子们都惊恐地叫了起来。

众人更不敢进去了,又不肯离去,全都围着屋子。

忽然,众人感觉到一股强大的能量涌动。

“有人在晋级?”有人惊道。

“不对啊。这气息不是鬼物,而是修道者!”

“是不是咱们弄错了?”

“不会,就算不是那鬼物,肯定也是他的同谋!”

茅草屋里忽然亮起一阵金光,众人吓得又后退了几步。满脸的惊恐。

“这,这是神级!”

“神级中期!”

“等等,他的修为还在飙升!天!突破神级后期了!”

“好强!就凭咱们这些人,别说杀他了,连他的衣服都碰不到。”

“咳咳,他又不是沈安毅那个鬼物,咱们何必自找不自在呢?”

昆山宗的弟子们却不干了,高声道:“他杀了我们秦师兄!我们要给师兄报仇!”

“对!他刚刚突破,修为不稳定,正是杀他的最好时机!”

话音未落,屋门忽然开了,尹晟尧大步走了出来。人群中有几个是玉山宗的,一见了他,就像老鼠见了猫似的,顿时吓得两股战战。

他们老祖都差点死在尹晟尧的手上,他们算个鸟啊。

尹晟尧冷冷道:“你们想干什么?”

众人互望一眼,其中一人上前客气地说:“先生,我们是来消灭鬼物沈安毅,为月见真人报仇。”

“我这里没有什么鬼物。”尹晟尧道,“滚!”

昆山宗的弟子高声说:“你凭什么杀我们秦师兄?”

“哼!”尹晟尧冷哼一声。一股压力猛地压下,他噗通一声跪倒在地,脸色惨白,汗如雨下。

“在我晋级的时候打扰我,难道不该死?”尹晟尧厉声道。“没有将你们杀光,我已经足够仁慈!都给我滚!”

最后一个滚字在众人闹钟炸响,众人只觉得头昏脑涨,修为低点的,喉头一甜。差点吐血。

这时,昆山宗里出来一个人,将跪在地上的弟子拉开,说:“先生息怒,我们这就走。”

尹晟尧不再搭理他们,转身走进了屋中。

众人渐渐散去,尹晟尧看了一眼昏迷的尹月芽,她的修为升到了六品,也算是高手。

尹晟尧在她身边盘腿坐下,运功调息。稳定修为。

也不知道过了多久,他忽然觉得后背一痛,猛地睁开眼睛,看见尹月芽手中拿着一把短刀,刺进了他的后心窝。

他不敢置信地说:“月芽。你居然……”

尹月芽冷着脸,说:“尹晟尧,你从我的体内吸走了力量,害得我从神级跌到了六品,而你自己却升到了神级后期!你根本不配做我的大哥!去死吧!”

说罢,她猛地抽回刀,却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。

对了!没有血!

她惊恐地后退了两步,发现尹晟尧倒在地上,变成了一只木头所雕刻的假人!

“真没想到,我刚刚救了你一命。还治好了你的手,你却要杀我。”尹晟尧的声音从背后传来,尹月芽悚然一惊,猛地回头,眼中满是恐惧。

尹晟尧轻轻叹了口气:“我只是想看看。你是不是真的能下得去手杀我。”

尹月芽咬牙道:“我恨你!”

尹晟尧无奈地摇了摇头,说:“爷爷,我已经救了她很多次,只可惜她已入魔,我救得了她一时,救不了一世。”

他又看向尹月芽,说:“从今往后,你不再是我妹妹,哪怕你死在我面前,我也不会再救你。”

说完。他转身打开了门,尹月芽冲着他的背影吼道:“尹晟尧,你给我记着,今天的仇,我一定会报!”

这次。尹晟尧没有回头。

我和沈安毅一直往着北方飞行,尹晟尧问:“姐姐,我们到底去哪儿?”

“别急,就快到了。”话音未落,一座巨大的湖泊出现在面前。

那座湖泊非常大。水质很好,从天空看下去,湖水波光粼粼,静谧而蔚蓝,就像从天空中采下了一片。

“这是……”沈安毅被眼前的景色震撼,我说:“这是长寿湖,传说只要喝上一口湖水,凡人就能无病无灾地活过百岁。”

我顿了顿,道:“传说中的神族至宝,就在湖下。”

忽然,湖泊的正中出现了一个巨大的漩涡,水位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下降。

我突然想起一个古老的预言:当长寿湖干涸之时,就是这座桃花源灭亡之时。

“快走。”我运起驭水诀,将水面分开,纵身跳了进去。

湖底之中,有一条幽深的通道,我们一进去,湖水就在身后重新合上。

穿过这条通道,眼前豁然开朗,出现了一扇石门。此时石门已经打开,门口竖着三根石刺,每一根上都串着一个人。

居然是跟着墨云的徐飞三人。

此时三人已经死得不能再死了,他们的鲜血已经被抽干,脸上的表情十分扭曲,双眼瞪得老大,满脸的愤怒、痛苦、仇恨。

我说:“怪不得墨云要带着他们,原来是用他们三人的血,来布一个阵法,破开石门上的封印。”

我以为沈安毅又要讽刺两句。却久久没有得到他的回应,不由得回过了头,却看见他双眼亮着红光,目光阴森地望着我。

我悚然一惊,想要逃已经晚了。他一把掐住了我的脖子,将我用力往石门内一扔,我重重地砸在地上,将坚硬的石头地面砸得碎石乱飞。

“安毅!”我大声道,“你清醒一点!”

沈安毅在空中飞过。重重落照我的面前,脚下的碎石飞扬起来,打在我的脸上,隐隐生疼。

他已经失去了理智,一拳打在我的脸上,将我打倒,然后踩在我的后背上,将我踩得趴在地上。

这时,一双脚出现在我的面前,我抬起头。看见一张熟悉的脸。

唐明黎?

不对,他是从极!

从极饶有兴致地望着我,身侧站着墨云,说:“元君瑶,我们又见面了。”

我愤愤地说:“你对我弟弟做了什么?”

从极张开手。居然是那颗血脉石!

当初沈安毅的生父吕若鸣就是用这石头操纵他,但后来知道他是怀云所生,就将血脉石取走了,怎么落在了从极的手上?

难道吕若鸣已经凶多吉少了?

我瞪着他,说:“你想怎么样?”

他阴森一笑,说:“还能怎么样?当然是需要你帮我拿到那个东西。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