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71章 置之死地而后生/恐怖女主播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我刚被放了一身的血,灵力空虚,这一声用尽了全力,却爆发出让我不敢想象的强大力量,所有人都觉得大脑像被针刺了一般,太阳穴抽痛不已。

就在这一瞬间,我感觉自己的神识又突破了。

我的神识,已经正式突破了八品。

七品的修为,却有八品的神识,自古以来都少之又少。

此时。尹晟尧也挡在了我的面前,目光在众异人们的脸上扫过,厉声道:“谁敢上前一步,立死于我掌下!”

柳泽渊也不甘落后,动了动自己锋利的指甲,说:“我已经很久没有喝到活人的血了。”

姬飞星也毫不犹豫地上来凑热闹,柳亭见师兄都这么做了,自然也跟了过来。

一时间,我们五人的威势竟然逼得这么多人后退了好几步,畏畏缩缩,不敢轻易上前。

“姐姐……”沈安毅抓住我的手腕,道,“姐姐,只可惜我没办法陪你继续走下去了。我听说……鬼胎灾星是没有灵魂的……死了,也就死了……”

“不会的,安毅,你相信姐姐,总有一天,我们会再见面,到时候。你不再是鬼胎灾星,只是我最亲最亲的弟弟。”我轻轻抚摸他的头发,声音轻柔,如同春风拂过柳叶。

“姐姐,你真好。”他脸上露出柔和动人的笑容。“能够在你怀中死去,我死而无憾了……”

说罢,他的目光变得空洞,身体也渐渐沉了下去。

沈安毅,死了。

我将他抱得很紧,就像抱着世上最珍贵的珍宝,默默地流着眼泪。

众人满脸的不甘心,却也毫无办法,又有尹晟尧和柳泽渊虎视眈眈地盯着,讪讪地散了。

我始终不肯放开沈安毅,尹晟尧走上来,轻轻叹息,道:“君瑶,他已经走了。”

“不,他没有死。”我倔强地说。

长寿湖的水已经快要到底,这片桃花源的地震越来越剧烈,这湖底的神殿,也摇摇欲坠,碎石和沙尘正从天花板上簌簌而落。

“君瑶,快走吧。”他拉住我的胳膊。焦急地说,“再不走,我们就走不了了。”

我抱起沈安毅,道:“我要带他一起走!”

柳泽渊道:“他已死,不如让他葬在这里。永远不会有人来打扰他安眠。”

“不!”我咬牙道,“哪怕他死了,我也不会丢下他。”

说罢,我将他背在背上,跟着众人走出了湖底。

原本庞大的湖泊。如今只剩下了一座小水塘,而桃园之中,地面正裂出一道道深深的地缝,一座座古老的洞府正崩溃陷落。

我心中一阵阵酸涩,这下子,神族在世上生存过的最后一座遗迹,彻底毁灭。

从树门中出来,我回过头,看见这棵存在了千百万年的大树从中间裂开,就像是被人用斧头生生地劈开了一般。然后轰然倒塌,重重地砸下,压倒了一大片的树木。

神树死了,树门消失了,那座神族的桃花源。已经消失无踪。

我心中酸涩而惆怅,对从极和墨云恨之入骨。

今天的仇,我记下了,总有一天,我要将所有的债都讨回来!

那些异人们也逃出来了,他们没有走远,都围在神树周围,默默地望着我。

我目光冰冷地在他们身上一扫,他们感觉后脊背发凉,神识之中仿佛有针在刺一样。不由得都别过了脸去。

我背着沈安毅,一步一步往前走去,众人不由自主地让开,让出了一条长长的路。

在他们的注视之下,我穿过这条路。尹晟尧等人就跟在我的后面,谁都不敢上来阻拦。

就在这时,忽然有人喊道:“姬飞星!你叛逃出宗门!我们要抓你回去,请宗主定夺!”

姬飞星目光森冷地瞥了他一眼,他心头一抖,不知为何,他觉得一直温和好说话的大师兄变了。

变得很可怕。

“春长老勾结张东,嫁祸于我,这笔账,我肯定要回去跟他们好好算算。”姬飞星说。“莫秋,你回去禀报宗主,我姬飞星身受宗门大恩,永远不会背叛。”

莫秋梗着脖子说:“既然如此,你就该随我回去。跟宗主说明情况,宗主自然会还你一个清白。”

姬飞星道:“现在还不是时候。”

“那什么时候是时候?”莫秋不肯轻易放过他。

姬飞星眼中掠过一抹冷光,莫秋只觉得眼前一花,大师兄已经来到他面前,手按在了他的肩膀上。

莫秋浑身一抖。惊恐地望着他。

大师兄不是五品吗?为什么他此时所表现出的实力……足足有六品?

他晋级了?

大师兄才二十多岁,就已经突破了六品,将来突破七品、八品肯定不是问题,要知道,七品就能成为宗门的长老,整个宗门上下,找不到一个比大师兄天赋高的弟子。

即使他真的强迫了女弟子,跟他们双修,宗主也是会包庇他的。

姬飞星盯着他的眼睛,一字一顿地说:“我已经说了,我会回去,至于什么时候,不是你该问的,明白了吗?”

莫秋吞了口唾沫,脸色有些发白:“明,明白了。”

“很好。”姬飞星拍了拍他的肩膀,“莫秋,你的天分不错,好好修炼,不要参与进宗门之间的权力斗争中。”

莫秋被他的眼神吓得够呛。连忙点头:“我,我明白了。”

姬飞星不再搭理他,跟着我,消失在森林之中。

“君瑶。”尹晟尧担忧地望着我,“你有什么打算?”

我说:“安毅还没有死,我要找个安静的地方,救活他。”

尹晟尧皱眉道:“君瑶,他已经走了,你不要折磨自己了好吗?我看到你这个样子,很不好受。”

“谁说他死了?”我瞪了他一眼。又找回了之前的那个山洞,里面的洞穴隧道错综复杂,一旦闯进去,很难找到出路。

正是一个隐蔽的好地方。

尹晟尧忧心忡忡,柳泽渊还需要我帮助他飞升。自然不会轻易离开,姬飞星更加不愿意走,柳亭是无处可去,只得一直跟着我。

我找了一个干净的地方,铺上地毯。将沈安毅轻轻地放在上面,抚摸着他的头发,说:“安毅,你放心,我这就将你救醒。”

尹晟尧走上前来,轻声道:“君瑶,不要这样……”

我手一翻,从乾坤袋里拿出了一只黑色的盒子,盒盖刚一打开,他的脸色就变了。

“这是……”

“仙植琨珊。”我转过头。对他说,“现在你相信,我能将安毅救活了吧?”

尹晟尧一直以为我只是受了太大的刺激,精神有些恍惚错乱,没想到我所说的。都是真的。

“尹大少,你以为,我为什么要刺死安毅?”我手中拿着那朵开得荼蘼的琨珊,道。

他惊了一下,说:“难道是因为……”

“没错,就在我被抽掉了大部分鲜血的时候,我想起了很多事情,其中就有神族的秘术。”我张开手,琨珊缓缓飘到半空,“不管什么物种,血脉都是天生的,无法更改,唯有真正死亡之后,才能够重塑。”

我眼中闪过一抹精光:“这就是置之死地而后生。”

我双手掐了一个法诀,那朵琨珊被一双看不见的手揉碎,磨成齑粉,然后变成了一团白色的汁液。

我手指一动,琨珊汁液化为一道细线,钻进了沈安毅的口中。

我快速地掐着法诀,念诵起古老的咒语。

这个咒语非常复杂,我念得非常快,就像在唱歌一般,沈安毅的身体漂浮了起来,在半空中缓缓地转着圈,身体荡漾起一层层的白光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