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72章 我一定能救活他/恐怖女主播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念诵这个咒语很消耗灵气,我本来就被抽走了许多鲜血,渐渐地,丹田之内的灵气就被消耗一空,连念诵咒语都变得艰难起来。

我猛地咳嗽了两声,吐出了一口血。

就在这时,尹晟尧按住了我的肩膀,道:“别停,继续念诵咒语。”

我顿时便感觉一股力量注入了我的体内,我感激地点了点头,姬飞星皱了皱眉头,眼前的场景令他很不爽。

他脑袋一热,快步走了过来,按住了我另一边的肩膀,也将灵气输了进来。

柳泽渊叹了口气。说:“英雄难过美人关,小子,记着,你别跟他们一样,否则你这一生就毁了。”

柳亭嘴角抽搐了一下。说:“不至于吧?”

柳泽渊摇头道:“我是过来人,女人太美好了,一个不小心,就会沉迷其中。只可惜,温柔乡是英雄冢,看看他们俩,对其他人霸气侧漏,但在元君瑶的面前,却温顺听话得跟小狗一样。”

柳亭嘴角抽搐了两下,默默地想:老祖宗你不是在僵尸城堡里待了三千年了吗?霸气侧漏这么时髦的词,你是从哪里学到的啊。

但他没敢说出来,只是点头道:“老祖宗你放心,我对元君瑶没有任何兴趣。她长得是很美,但美得让我害怕,我才不想和那么多男人抢女人。”

后面一句话他没说出来:反正我又抢不赢。

“你能这样想。我很欣慰。”柳泽渊微笑着点头,这个后代不错,可以好好培养。

这个咒语我足足念了四个多小时,念到后来,我的声音完全沙哑了,只靠着一股意志支撑着。

我要救弟弟,我一定要把他救活!

终于,我念完了最后一句咒语,沈安毅的身体骤然亮起耀眼的白光,几乎晃花了众人的眼睛。

在那白光之中,他的血肉和筋骨裂开,又重组,一遍一遍,也不知道重组了多少次。

突然,沈安毅猛地吸了一口气冷气,睁开了眼睛。

他剧烈地咳嗽起来,我兴奋地抱住他,说:“安毅,你终于醒了。”

我的声音沙哑得几乎说不出来,沈安毅一把抓住我的手。茫然地看着四周:“我……我不是已经死了吗?难道……这是临死前的幻觉?”

我想要跟他解释,但张了张嘴,却一个字都说不出来。

尹晟尧冷声道:“你姐姐为了改变你的血脉,让你重新变成人类,先杀了你。再用秘法将你重新救活,为此她差点去了一条命。”

沈安毅一惊,见我脸色苍白,无法发声,又想起之前自己被血脉石给控制住的情景。顿时又羞又愧,红着眼圈说:“姐姐,对不起,都是我不好,我……”

我摇了摇头,打着手势告诉他:只要他好好地活着,我就心满意足了。

沈安毅更加羞愧了,又很感动,一时间竟然落下了泪来:“姐姐,你对我这么好。我,我不知道该怎么抱到你。”

尹晟尧道:“你姐姐根本就不需要你报答,只要你不纠缠她就够了。”

沈安毅大怒,瞪着他说:“我姐不知道拒绝过你多少次,你怎么还要缠着她?”

尹晟尧被噎了一下。随即严肃地说:“我没有缠着君瑶,只是互利互惠地合作而已,你不要误会了。”

沈安毅冷笑一声:“你是怎么想的,我会不知道?别狡辩了。”

我的脸色已经彻底地沉了下来,尹晟尧看了我一眼。说:“你姐姐都成了这个样子,你还要惹她生气?”

沈安毅一惊,连忙说:“姐姐,对不起,都是我的错,我保证,以后再不惹你生气了。”

我哼了一声,不说话,沈安毅只得又来哄我,我却始终冷着脸,虽然我不骂他,但这样让他更难受。

他咬了咬牙,说:“姐姐,我发誓,我再也不跟尹晟尧斗嘴了!”

我这才松了口气,露出了笑容,那边柳泽渊叹了口气,对柳亭说:“你的想法是正确的,这个尹晟尧不是个简单人物,老谋深算。那个沈安毅太年轻了,根本没法和他斗。”

柳亭满头黑线:“天下漂亮女人那么多,何必在一个女人这里吊死?也不知道他们是怎么想的。”

柳泽渊拍了拍他的肩膀,道:“很好,不愧是我的后代。”

我说不了话。只能用唇语问他,他现在感觉怎么样。他运行了一下体内的灵力,脸色顿时变得很难看。

“姐姐,我,我的实力……怎么只有七品中级了?”他眼中闪过一抹惊恐。

我说:“你已经不是鬼胎灾星了,血脉已经改变,自然也就没有了逆天的实力。”

沈安毅眼中满是纠结,他沉默了很久,说:“姐姐,现在那块血脉石已经不能操纵我了?”

我点了点头:“你血脉已经改变,从某种意义上说,吕若鸣和安翠儿已经不再是你的父母了。”

他深深地吸了口气,说:“做个傀儡地仙,还不如做个普通的修道者。”

他握紧了拳头,目光坚定:“总有一天。我会重新拥有所向披靡的力量。”

我点头,拍了拍他的肩膀:“加油。”

他岔开了话题,说:“姐姐,既然事情已经办完,我们是不是该回去了?”

“等等。”柳泽渊上前道,“元女士,你答应过我,要帮助我解开长生果的药性,助我飞升成仙。”

我迟疑了一下,有些歉意地说:“抱歉,我现在还做不到。”

柳泽渊脸色一沉,道:“你什么意思?”

“我想起了一个丹方,名叫紫玉月华丹,这是九品的丹药,能够解除长生果的药性,但材料非常难找,而且,我现在最多只能炼制一些简单的八品丹药,九品无法炼制。”

“这个简单。”柳泽渊道,“你将丹方给我,我去找人炼制。”

“也好。”我没有藏私,拿出纸笔,将丹方和炼制方法都写给了他,他仔细看了看,眉头不由得皱了起来。

我担忧地说:“其中有几味重要的材料已经灭绝很久了,不知道现在还能不能找到。”

“我一定会找到。”他冷声打断我,目光在我脸上扫过,透着几分阴森,道,“元君瑶。这个紫玉月华丹,不会是你胡诌出来骗我的吧?”

我严肃地说:“我以我自己的神族血脉发誓,若有半分虚假,就让我无法飞升成仙!”

对于修道者来说,这是很重的毒咒了。柳泽渊这才放了心,说:“好,我相信你。我若顺利飞升,多年之后,你飞升上来,我会罩着你。”

我心中默默想,我男朋友可是仙界帝君,谁要你罩。

但我没有说出来,感谢了他的好意,他转身对柳亭道:“小子。想不想跟我走?”

柳亭愣了一下,随即激动起来:“我,我可以吗?”

“你本来就是我的后代,怎么不可以?”柳泽渊道,“跟上来吧。”

说罢,纵身而起,在空中划出一道优美的弧线,消失在深山之中,柳亭朝姬飞星点了点头,然后大喊:“老祖宗,等等我!”

他也跑进了森林,我问姬飞星:“你呢?以后有什么打算?”

他眼中闪过一丝寒芒,说:“我要回白云剑宗,去讨个公道。”

我点头道:“好,有骨气,不过,作为朋友,我要提醒你,现在还不是时候。”

他愣了一下,有些小激动:“那个……袁,不,元女士,你真的当我是朋友?”

“当然。”我说,他毕竟吃过我的血,在他落难的时候,我不能丢下他不管。

姬飞星更加高兴了,脸上露出了几分笑意,但他很快就感觉到了一道警惕的目光,侧过头瞥了沈安毅一眼,沈安毅正阴测测地瞪着他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