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75章 深夜刺杀/恐怖女主播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我愣了一下,点头道:“听说过,现在很火,可以治疗轻微的残疾。”

苏若满脸的希望,说:“我听说济世药业在研发新的药物,如果能研究成功,我弟弟的伤就有救了。”

我说:“那药不知道什么时候能研究出来,何况就算研究出来了,也一定很贵,你能负担得了吗?”

苏若看了看苏萧的房间,惆怅地说:“我就这么一个亲人了,为了他,我愿意做任何事情。”

我的心一阵揪紧。

此时的苏若,像极了当时的我,为了安毅,我也愿意做任何事情。

“好了,不说这个了。”她冲我笑笑,“这么晚了。你也别回去了,就在这里住下吧,咱们俩一起睡,放心,我不打呼噜。”

我点头应下,洗漱之后在她床上躺下。没多久她就穿着睡衣进来了,我脸色一沉,忽然抓住她的手,将袖子撸上去,露出上面的青紫瘢痕。

她吓了一跳,立刻将手缩了回去。用袖子遮住:“我,我昨天从楼梯上摔下来,摔伤了,别告诉小萧,我怕他担心。”

我没有点破她拙劣的谎言,说:“那个工作不太好。以后别去了。”

她苦笑一声,说:“没办法啊,我得为小萧筹药钱呢。”

我说:“要不,我帮你介绍一个工作吧?”

她犹豫了一下,说:“不用了,我钱就要存够了,到时候再说吧。”

刚才那一瞬间,我从她眼中看到了几分仇恨和杀意。

我没有多问,很快就睡下了。

虽说我躺在床上,却并没有熟睡,而是在运气,自从修行以来,我就习惯了这种无时无刻不在修行的状态。而《大玄天诀》妙就妙在它能够自动运转,吸收天地之灵气。

到了凌晨四点多钟,这个时候正是睡得最熟的时候,我却一下子睁开了眼睛。

有人来了。

我用神识一扫,就发现一个身材瘦小的男人蹑手蹑脚地来到了苏家门外,用一支万能钥匙鼓捣了片刻,就打开了防盗门。

他脚步非常轻,悄无声息地就来到了卧室门外,轻轻推开了门。

他来到床边,从后腰处拔出一把匕首,我心中一惊,居然是个杀手!

他一把捂住苏若的口鼻,苏若一下子醒了过来,想要叫,却根本叫不出口,他一刀刺下去,就要将她的脖子给生生割断。

忽然,一只手伸了过来。抓住了他的手腕。

他浑身一震,用震惊的目光看着我,想要出手杀我,却被我一个手刀打在喉咙上。

他痛呼一声,后退了几步,然后转身就往窗户跑。

我冷哼一声。抓起旁边的闹钟,狠狠打在他的膝盖上,膝盖应声而碎,他低呼一声,扑倒在地。

他毕竟是职业杀手,训练有素。拖着一条伤腿,望着窗户快速挪动,我摇了摇头,又抓起台灯扔过去,这次打碎了另外一个膝盖。

他趴在地上,无法动弹,知道自己今天是逃不掉了,猛地朝着自己的下边大牙咬去。

他的牙齿里藏了毒药?

我速度极快,不到半秒,我就可以掐住了他的脖子,将他的下颚直接给卸了。

他的嘴巴闭不上,用诡异恐怖的目光望着我。模糊不清地说:“你是谁?哪条道上的?”

我嗤笑了一声,说:“你也配问我的名字?臭虫一样的人物。说,是谁派你来的?”

他目光一转,又一头朝着桌子棱尖撞了过去,直接撞向自己的太阳穴,这一撞。必死无疑。

我在心头冷笑,一挥手,他就飞了起来,重重地贴在墙壁上,仿佛钉上去了一样,根本无法动弹。

我双手抱胸。缓缓来到他面前,说:“你倒是有点骨气,训练有素。”

他脸上更加震惊,好半天才说:“你,你是异人?”

“这都什么时代了,居然有杀手愿意为了雇主去死。”我嘲讽道,“你还真是敬业,属于哪个杀手组织的?来,来,说来听听,以后我有什么事,还可以雇你们动手。”

杀手露出懊悔的神情,嘴巴合不上,一直流着口水,说:“早知道你是异人,我该明天再来。”

“可惜千金难买早知道啊。”我耸了耸肩,然后往他的丹田处一点,他顿时觉得一股气息钻进体内。片刻之后,他浑身奇痒无比,仿佛有千万只蚂蚁在皮肤下面不停地爬动。

他想要去挠,可惜他被我的力量压着,根本就动不了,这种奇痒让他难受得不停地扭动,只撑了不到十分钟,就大叫道:“我说,我告诉你,求你救救我,痒,好痒啊!”

痒是一种很奇妙的感觉。有些人承受得了痛,但不一定能够承受痒。

我在他丹田一点,他顿时松了口气,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,满身大汗。

“说!”我厉声道。

“是樊少的命令。”

苏若浑身一抖,惊恐地看着他,我沉吟片刻,一个手刀打在杀手的脑袋上,将他打晕,然后问:“苏若,这个樊少到底是谁?你们有什么过节?”

苏若脸色煞白,道:“他一定已经知道我的身份了。君瑶,你,你走吧,我不想连累你。”

我看了墙上的杀手一眼,说:“我已经被卷进来了。”

她咬着牙说:“没关系,他还不知道你,这个杀手,我会把他清理干净的。”

我沉声道:“你有胆子杀人吗?”

她浑身抖了一下,忽然扑到一边,拉开了抽屉,从里面取出了一个信封,信封里居然是一把枪。

她抱着枪。咬牙道:“我有这个。”

她眉目之间的疯狂与狠厉让我暗暗有些心惊,说:“你想杀了他,又去杀樊少?就凭着这么一把小手枪,你以为就能杀得了他?”

她露出悲戚之色,说:“是他逼我的,是这个世道逼我的!就算与他同归于尽。我也要杀了他!”

我手上一动,那把枪就落在了我的手上,她惊讶地望着我,我道:“你也看见了,我有点本事,告诉我。说不定我有办法帮你。”

她这才反应过来,颤抖着说:“君瑶,你,你到底是什么人?”

我嘴角勾了勾,道:“你不用管我是谁,但我现在是你和小萧唯一的希望。”

她的眼泪一下就流了下来,跟我讲了事情的来龙去脉。

原来苏若姐弟俩,原名不姓苏,而是姓萧,她叫萧若,她弟弟叫萧苏,他们的父亲本来是一个很有名气的玉石商人,家中开了一个玉海阁,生意很兴旺。

但是十年前,他们的父亲在骠国的玉石公盘买下了一块原石,当场解石,里面居然有一块帝王绿。

顿时整个公盘都轰动了,而樊家的六少樊胜光也在场,他看着眼红,想要买下这块帝王绿,却不肯给高价,他们的父亲当然不肯卖,樊胜光就动了杀人越货的心思。

就在他们父亲回榕市的路上,樊胜光派人杀害了他,父亲的助理因为出门买东西逃过了一劫,逃回了榕市,告诉了姐弟俩和他们的母亲。

萧母悲痛欲绝,跑去报了警,但樊家势力非常强大,警方只是草草调查了一下,根本不怎么管。

萧母不肯死心,要到首都去告,樊胜光一不做二不休,干脆将他们全家杀死。

他们是坐火车上京的,在火车上,樊胜光安排了几个混混。乘着夜黑风高,钻进了他们的车厢,萧母为了保护他们姐弟俩,拼了一条性命,他们为了活命,从窗户跳了出去,而母亲却被活活捅死。

弟弟萧苏也被捅了一刀,这一刀正好伤了他的腰椎骨,再加上跳车的时候受伤,他便彻底下半身瘫痪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