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78章 法宝玉剑/恐怖女主播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樊家鑫深深地吸了口气,压下心头的愤怒和痛心,平静地说:“到底是怎么回事?详细说。”

那人点头道:“昨天晚上,六少在山城市的恶魔会所里消费,结果……结果遇到了寻仇的人,那人十分厉害,刺穿了六少的颈动脉,将六少给活活捅死了。”

樊家鑫目光阴沉,语气如刀:“对方是什么人?和阿光有什么仇怨?”

那人犹豫了一下,樊家鑫道:“快说!”

那人只得说:“家主还记得那块玻璃种帝王绿吗?其实,那块翡翠并不是六少在骠国公盘上开出来的,而是……”

“是什么?”樊家鑫加重了语气。

那人小声说:“那块翡翠其实是别人的,六少想买,但对方不识相,所以六少就……”

“杀人越货?”樊家鑫脸色都要滴出水来。

那人点了点头。樊家鑫冷声道:“继续说。”

“当年死的那个人,姓萧,他有一儿一女,六少怕留下后患,便命令下面的人去斩草除根。只是没想到被他那一双儿女给逃走了。如今来寻仇的就是萧家的女儿,她请了一个十分厉害的异人做帮手。”

樊家鑫皱眉:“阿松呢?”

那人低垂着脑袋,不敢看他:“阿松在她面前走不过一招。”

樊家鑫彻底惊住了。

阿松是丹劲的高手,是他好不容易请到的,对方能将他一招打伤。到底有多可怕?

那人说:“阿松没有死,在山城市养伤,他传话回来说,让家主不要管这件事了,免得给樊家招来灭顶之灾。”

樊家鑫整个人都不好了。

能让阿松说出这样的话来。对方想必十分厉害,樊家惹不起。

但是,那是他寄予厚望的儿子啊!

就这么死了,他很心痛。

就在他犹豫不决的时候,忽然听见“夺”地一声闷响,他抬头一看,发现一枚飞镖正插在头顶的一块牌匾上。

这里是樊家的老宅,都还是明清宅子的古老样式,这块牌匾是满清时期,乾隆皇帝赏赐给他们家族的,上面是五个金色大字:忠义之家。

樊家鑫立刻叫来保镖,将飞镖取下。

谁知那飞镖居然牢牢地钉进了牌匾,将牌匾都给穿透了,众保镖废了九牛二虎之力,才终于将它拔出,上面有一张白纸,写着几行小字。

“本座仁慈,只杀罪人樊胜光,不牵连樊家,尔等好自为之。”

樊家鑫眼前一黑,差点晕倒。

对方的身手十分厉害,刚才这一镖如果是打在他的脑袋上……

他不敢想下去。

其实这块翡翠来得不正,他是知道一点的,但这可是帝王绿啊!现在要出一块玻璃种帝王绿太难太难,换了他。他也是要杀人越货的。

他不由得在心里骂了儿子千遍万遍,你要杀人越货,就要斩草除根,这种事情,如果做得不干净。就会被反噬。

“家主?”旁边所坐的两个樊家重要人物开口了,“这件事,您打算如何处理?要不要多出些钱,去请更厉害的高手?”

樊家鑫咬了咬牙,说:“不用了。小六既然做出了这样的不仁不义的事情,就该付出代价。”

那两人不仅不生气,反而松了口气。

要是家主为了儿子,真的跟对方鱼死网破,樊家就危险了。

好在樊家鑫这个人,生性凉薄,别说是儿子,就是他老娘,利益当前,他也不会为之报仇。

就在这时。他的手机突然响了,接起来一听,脸色有些不好:“卢少,我家小六在你的地盘出事,你得给我个交代吧?”

卢少冷笑一声。说:“他自己作死,怨不得别人,我今天给你打这个电话,已经是看在两家的私交上了。”

樊家鑫皱了皱眉头,说:“对方有这么厉害?”

“呵呵。动手的人是堂堂七品修道者,背后还有神级的绝顶高手撑腰。”卢少道,“樊家主,你自己掂量吧。”

对方挂断了电话,而樊家鑫已经彻底懵逼了。

神级高手!

这是个什么概念?

要知道,七品的修道者,就足够让他跪下来求原谅了。

樊家鑫沉默了一阵,说:“去把七少爷给我叫来。”

这个七少爷樊胜跃是他的私生子,有些本事,但因为他的身份,他一直都不看好他,如今老六没了,另外几个又不中用,只有把希望寄托在他身上了。

很快,一个青年走了过来。那青年眉清目秀,和樊家鑫有几分相似。

樊家鑫今天变得和蔼了很多,说:“阿跃啊,你六哥出事了,唉。他犯了错,被人寻仇,对方十分厉害,为了樊家的未来,我们不敢得罪他们。今天把你叫过来,是有一件事要你去办。”

樊胜跃低着头道:“父亲请吩咐。”

“当年那块玻璃种帝王绿,我交给你。”樊家鑫说,“你拿到山城市去,交还给那家人,记住。态度一定要客气,千万不能惹他们不高兴,知道吗?”

“是。”樊胜跃答应一声,正要退出去,却又听樊家鑫道:“等等。你再把那块玉剑也一块带过去,就当做是我们的赔礼了。”

这天我正炼出了一炉丹药,忽然有人敲门,我打开一看,竟然是那日的卢少。

卢少一脸的谦恭。说:“元女士,冒昧拜访,还请恕罪。”

他早已经通过尹晟尧将来意说明,是带着樊家人来赔礼道歉的,我本来不想见。但对方说要归还帝王绿,我就勉强同意了。

我看向卢少身边的年轻人,卢少连忙说:“这是樊胜跃,樊家的第七子。”

我很冷淡:“进来吧。”

我在沙发上坐下,两人站着。都微微弯着腰,樊胜跃上前道:“元女士,这就是当年的玻璃种帝王绿,我六哥做下这种禽兽不如的事情,却还骗我们是自己从毛料里开出来的,让我们全家上下受蒙蔽这么多年。我们樊家自古便是忠义之家,怎能容忍这样的事情。元女士替我们出手教训了他,我父亲很感念女士的恩德,便让我将这块翡翠送回。”

我朝那盒子里看了一眼,很纯净的玉石。蕴含着浓郁的灵气。

“放那儿吧,我会转交给萧家姐弟。”我淡淡道。

樊胜跃又道:“这把玉剑,是我们樊家送上的赔礼,请您一定收下。”

我随意往里面看了一眼,却一下子惊住了。

这把玉剑只有成年人手掌大小。上面雕刻着古老的花纹,看起来是春秋战国时代的风格,古朴而大气。

这是一件法宝!

我一伸手,那玉剑就自动飞到了我的手中,我细细感受其中的力量,不由得露出一丝淡淡的笑容。

我的实力突飞猛进,之前那把小飞剑已经不堪用了,我正寻思着找一把更好的来,藏在袖中,当做最后的底牌。

踏破铁鞋无觅处,得来全不费工夫。

我微微点头,道:“很好,我很满意,你们回去吧。”

两人被我隔空取物的手段给惊了一下,听我这么说。都满脸的喜色,恭恭敬敬地告辞,退了出去。

我叹息一声,心中想,有实力。才有势力啊,若是换了别人,要是杀了樊六少,不管他有没有做出什么人神共愤的事情,樊家都不会放过他。

我又觉得无趣,这种事情,以后还是交给木子去做吧。

木子如今还在首都市,她又要晋级了,正在闭关。

不知为何,在跟着我之前,她晋级很艰难,跟着我之后,却连连进阶,简直跟坐直升飞机一样。

我摸了摸下巴,难道我真的是福运之女,跟着我的人都有糖吃?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