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84章 互相猜忌/恐怖女主播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我嘴角抽搐了两下,说:“都快死了,还有心情开玩笑。”

他苦笑了两声,忽然,大巴车剧烈地摇晃起来,队长呵斥道:“风狼!”

风狼惊道:“我,我控制不住风了!”

车门不知道怎么开了,两口棺材顺着滑了下去。

“爸爸!姐姐!”冉楠撕心裂肺地大叫了起来。

我对周围的战士大声道:“照顾好山狼!”

说罢,足尖一点,猛地从窗户冲出。将蝶恋花剑扔出去,飞剑骤然变大,在下面牢牢地将车托住。

而队长也跳了出来,飞身向下,追上那两口棺材,一手一个,将棺材抓住,扛在肩膀上。

那可是两口实木的棺材,非常重,在他手中却像是没有重量一般,他在崖壁上一蹬,转身钻回了车中。

我操纵着蝶恋花飞剑,转身朝着悬崖上飞了过去。

就在我专心驾驭飞剑之时,忽然腰上一紧,一双青白色的手臂,环住了我。

冷,刺骨的冷。

我从来没有感觉这么冷过,仿佛冷进了骨子里一般,全身的肌肉都僵硬了。

我第一次离死亡这么近。

电光火石之间,我的袖子中猛然飞出了那柄玉剑,剑上带着一抹血光。

那是我的血。

为了以防万一,之前我用血抹在了玉剑之上。

神族之血,是可以伤无形鬼仙的!

不到万不得已,我不会轻易用这个,但再不用,我命就没了。

玉剑绕着我的腰飞了一圈,虚空中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,那双手也缩了回去。

浑身一松,我背心几乎湿透,脸色也白得吓人。

无形鬼仙,果然厉害。

我拿出手机看了看弹幕,好在观众们都没有发现,只认为我那玉剑是个宝贝。

我松了口气,将玉剑收回,转身回到了车中,车子也缓缓地落回了悬崖之上。

“大家都没事吗?”我高声问。

众人都没怎么受伤,只有山狼,肚子上的伤口还没有完全愈合。

队长走了过来,严肃地说:“紫霄,这次多亏了你,否则我们一定会损失惨重。”

我朝他点了点头,道:“鬼仙已经被击退,咱们不能再耽搁了,赶快走。”

这次换了一个战士开车,忽然有人道:“紫霄。之前你是不是忘记了给地狼画符?”

这话里带了几分怨愤,我看了他一眼,那是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,眼睛红红的,似乎跟地狼的关系很好。

“野狼!”队长怒斥道。“给我坐下!”

野狼愤愤地瞪着我,说:“如果你没有忘记,地狼怎么会死?”

“野狼,再不坐下,军法处置!”队长怒喝。

野狼这才不甘心地坐了回去。

我说:“我给地狼画了符咒。”

连队长都愣了一下。野狼更是气势汹汹地说:“你还敢狡辩?我们一直都盯着你,你什么时候给他画了符?”

我目光冷淡,瞥了他一眼,说:“本来我不用向你解释,但既然我们现在是一个队伍,未免误会,我就解释一下,今天一早出发的时候,我就给他画了符咒,他虽然不相信我。却也没有反对。我们都坐在车上,司机的生死关乎我们的生死,我怎么会放任他不管?”

野狼还是不信:“既然如此,为什么他还会被杀?”

我沉着脸道:“你真的是身经百战的特战队员吗?连这都想不到?司机地狼,根本不是被无形鬼仙所杀!”

我的话。令在场所有人齐齐一震,连直播间里也闹翻了天。

【不是吧?这么说来,想要截杀他们的,不止一个?】

【这不是很正常吗?那件宝物,关系着华夏国运。来个十几拨人都不奇怪。】

【太可怕了,这比唐僧过九九八十一难还要恐怖啊。】

【哈哈,这次直播,绝对是有史以来最精彩的一次!】

车子再次发动,我心中有些焦急,尹晟尧怎么还不来?

那鬼仙被我所伤,这梁子算是结下了,但以我的修为,根本杀不了它,这凡尘俗世之间。能杀死它的,唯有尹晟尧。

尹晟尧虽然只是个神级,但他手中握有东华大帝的金印,那金印是旷古烁今的绝顶仙器,绝对能够杀死无形鬼仙。

车子继续前行。终于找到了原定路线里的那个村庄,但这么一折腾,天都黑了,我们只能在村子里留宿。

因为车里有两口棺材,村里的人都觉得不吉利,不肯让我们进村,队长黑着一张脸,眼看就要爆发,那村长却道:“各位长官,我有个办法,就是怕怠慢了各位。”

队长冷着脸道:“说。”

村长在蓝布衣服上擦了擦手,带着几分讨好地说:“我们村子边上有个义庄。按照村里的规矩,如果有人死了,尸体不能留在村里,只能在义庄停灵。要不然你们把尸体送到义庄去,各位长官就回村子里来住,怎么样?”

队长沉吟了片刻,说:“带我们去义庄看看。”

村长带着我们来到义庄,这是一座古老的建筑,不知道有多少年头了,里面打扫得还算干净。

此时,义庄里已经停了三口棺材,村长说:“这三个死人,都是我们村里的村民,在外面打工。遇到了事故,都死了,刚刚送回来。”

队长沉吟片刻,道:“打开我看看。”

村长犹豫了一下:“这不太好吧?”

“我们在执行重要任务,不能有一丁点的闪失,如果有坏人藏在棺材里,那事情就不好办了。”队长声音又冷了两分。

村长被他吓唬了一下,吞了口唾沫,说:“好吧,那你们就看看,不过一定不能传扬出去啊,不然他们的家属要来找你们麻烦的。”

战士们走过去,将棺材盖子打开,沉重的盖子,平时要两三个壮汉才能推开的,他们一只手就拿开了,就跟拿张纸片儿似的。

村长看得目瞪口呆。

我凑过去,仔细看了看,这三具尸体都很正常,身上有伤。估计是在工地被垮塌的石头砸的。

队长点了点头,说:“很好,去把棺材抬进来吧。”

村长连忙说:“队长,您带着这些长官到村子里住吧,我们村设宴,款待各位。”

“不用了,我们在执行任务,今晚就住在这里。”队长道,“告诉村民,今天晚上,谁都不许接近义庄。否则,后果自负!”

村长吓了一跳,连忙点头道:“是,是,我回去就告诉他们。今晚谁都不许过来。”

说罢,他朝我们所带的那两口棺材看了一眼,露出害怕的神情,一溜烟跑了。

今晚的晚饭只能简单吃点,大家都拿出了压缩饼干。

这些战士大多是异能者。异能者和我们修道者不同,我可以吸收灵气,不吃饭也没关系,他们却要靠大量进食来补充能量。

他们所吃的压缩饼干也是特制的,味道不好,像猪油,但能量非常大,吃一块就够了。

这时,冉楠跑了过来,将一袋巧克力递给我,说:“姐姐,你是不是没有晚饭吃?我的晚饭分给你一半吧。”

我笑了笑,说:“小楠,你就吃巧克力做晚饭啊?”

冉楠很懂事,说:“妈妈说,咱们在赶路,先吃巧克力,等回了家,再给我做大桌子好吃的。”

我将他搂进了怀中,说:“那小楠想吃什么?”

小楠眼睛有些放光,说:“我想吃锅盔。”

锅盔是西南地区的一种食物,和烧饼差不多,里面可以放各式各样的肉馅。

我问:“那你喜欢吃哪种馅儿的?”

“我喜欢吃牛肉馅儿。”冉楠吞了口唾沫,说。

我说:“小楠,姐姐是个魔法师,给你变一个牛肉馅锅盔好不好?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