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91章 进不了祖坟/恐怖女主播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【这简直就是恩将仇报啊!】

【主播,好好教训教训这些人!】

【冉家为国家付出了这么多,绝对不能让英雄流血又流泪!】

在场的十个有九个是姓李的,我的话正好戳中了他们的痛处,一个个表情扭曲,恶狠狠瞪着我,恨不得把我给拆骨扒皮。

李兴民怒气冲冲地高声道:“这里哪里来的黄毛丫头,我们李家村的事情也轮得到你来说?乡亲们,这些不是好人,咱们一定不能让他们祸害冉家的孤儿寡母!”

他的话成功煽动了村民,全都吆喝着冲了上来,看样子是要和我们拼命。

我正要出手,队长忽然拦住我,说:“杀鸡焉用牛刀,这些人还不值得两位出手。”

说罢。他大声道:“风狼!”

风狼大步走了出来,目光在村民们身上一扫,身体四周猛地出现一股巨大的龙卷风,风吹过来,横扫千军。将村民们吹得七仰八倒,躺了一地。

中年妇女挣扎着爬起来,脸上一大团青紫,红着眼睛还想往前冲,被李兴民一巴掌打在脑袋上。把她打得噗通一声扑倒在地。

“大,大哥,为什么打我?”中年妇女不甘心地问。

“你是不是脑子进水了?去把你的东西都拿上,搬回你家那破房子里去!”李兴民瞪着眼睛大骂。

中年妇女很委屈,说:“大哥。我家那老房子都快垮了,这屋子我们都住了十几年啦,怎么能说搬就搬呢?”

李兴民又是一巴掌打过去,骂道:“这是人家冉家的房子,借给你住了十几年。你还不知足啊?冉回那可是你的亲侄儿,你居然狠心霸占他的房子,你有没有良心?”

李兴民这态度转了一百八十度,让中年妇女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。

当年他们占这屋子,不是得到了他的首肯吗?怎么说翻脸就翻脸呢?

李兴民骂完了弟媳妇,又陪着笑脸,上来说:“各位大侠,不,大师,你们放心,我让他们一家马上就搬走。从今往后,谁要是敢占这屋子,我李兴民第一个跟他拼命。”

【哟,这个村长倒是识时务嘛,看见人家拳头硬、实力强,立刻就跪舔了。】

【呵呵,他要是不识时务,估计也当不了这个村长。】

【果然还是拳头硬有用啊,讲道理有个X用!】

队长很见不得这些趋炎附势、欺软怕硬之人,冷哼一声。说:“还不快滚?”

“是,是,我滚,我马上滚。”说罢,转身对着村民们一挥手道。“走走走,都回去,别在这里碍眼。”

来势汹汹的村民们顿时作鸟兽散,跑得一个都不留。

那中年妇女哭哭啼啼地打了电话,把她家男人叫回来。李兴华见了我们。连大气都不敢出,叫了几个人帮忙,将自己的东西全都搬走了。

灵堂很快就布置了起来,冉家母子俩在经过我的药膳调理之后,也醒了,两人都很憔悴。

冉家一片白色,身穿白色衣服,手臂上戴着黑色薄纱的冉家母子跪在灵堂上,往火盆里烧纸钱。

灵堂冷冷清清,除了村长来了一次之外。竟然没有一人上门,这李家人真是冷情冷性,毒蛇心肠。

后面的事情,观众就不爱看了,也没什么意思。我便结束了直播,清理打赏的时候一看,居然是个天文数字。

三十亿!

居然超过了三十亿!

我还开什么药业公司啊,光直播就够让我成为全球首富了。

这次我也开了天字号直播,但只有黄卢子一人观看。他一直没有说话,但却给我打赏了好多东西,满满的一箱子。

那箱子东西很快就送到了,里面分为两格,一格是给我的。一格是给尹晟尧的。

给尹晟尧的是他所写的一些医书和治病心得,还有一些珍贵的灵植灵药,而我的那一格里,却是一套珠宝首饰。

我满头黑线,黄卢子前辈这是什么意思啊?

尹晟尧拿起宝石项链,仔细看了看,笑道:“君瑶,你可别看不起这些珠宝,这全都是九品的法器。”

我仔细看了看,宝石后面都雕刻了精密的符文,这条宝石项链,是一件防御法器。

而那枚宝石戒指,却是一件暗器,能够从里面喷出毒针,还有这对耳环。是一件攻击法器,扔出去会爆出一道紫色雷电,能够杀伤九品以下的修道者。还有这只金镶玉镯子,扔出去能够将人捆住,动弹不得。

黄卢子前辈得意洋洋地说:“丫头,最近我在学习炼制法器,这些全都是我刚刚炼出来的,怎么样,喜欢吧?”

“喜……喜欢。”我回答得有些勉强,虽然这些都是宝贝,可是就这审美,谁敢戴出去啊。要是戴一套,别人一定以为我是个疯子。

“喜欢就好。”黄卢子特别高兴,哈哈大笑,为了不扫他的兴。我将唯一看得过去的金镶玉手镯给戴在了手腕上。

黄卢子满意地点了点头,说:“徒弟啊,你追丫头追上了没有?”

又是这个话题!

为了避免尴尬,我笑眯眯地说:“前辈,我得去帮着冉家张罗丧事了,咱们下次聊哈。”

“唉,等等,丫头……”话还没有说完,我就直接给关掉了视频通话。

尹晟尧有些无奈,说:“我师父是个老小孩。你别往心里去。”

我尴尬地笑了笑,说:“没事的,去准备东西吧,明天就要出殡了。”

我们从房间里出来,就看见村长正在跟朱梅说话。朱梅的脸色煞白,似乎受了打击,摇摇欲坠。

我脸色一沉,大步走过去,道:“怎么回事?”

朱梅哽咽着说:“村长说,我老公和阿玲不能进祖坟。”

我不高兴地说:“那是冉家的祖坟,为什么不能进?”

村长李兴民一脸的无奈,说:“唉,我也是没有办法啊,我们李家的祖坟是挨着冉家的祖坟的,现在咱们李家的坟墓越来越多,占地也广,冉家那边已经没有空地了。”

朱梅流着泪说:“怎么不行,我们上次回家看好的那一块呢?那块地明明是在咱们冉家祖坟里的。”

村长也很为难,道:“那块地挨着咱们李家的地盘,七叔公看中了那块地,你也知道,七叔公在村子里年岁最高,很有威信,连我这个村长都不敢违逆他。他要是一声令下,整个村子的人都不会答应。”

我心中恼怒不已,鸠占鹊巢也就罢了,连别人的祖坟都要占,李家的人还要不要脸?

村长走后,朱梅不断地抹着眼泪,反倒是冉楠很坚强,咬着下唇安慰自己的母亲。

这时,队长走了过来,安慰道:“冉夫人,你放心,这件事情,国家一定会给你做主的,最迟今晚,你就能看到了。”

朱梅满脸疑惑,也满心的期待,到了下午,村民们忽然看见一辆辆黑色的红旗轿车开了进来。

蹲在村口抽烟喝酒打牌的闲人们都看待了,这么一个穷乡僻壤,什么时候见过这么多豪车?

“你们看,那是红旗车。”有人见过世面,说:“那可是当大官的人才坐的。”

“乖乖,咱们这村子怎么突然来这么多大官啊。”

“走,快去看看,这些大官都是来干什么的?”

村民们全都跟了过去,却看见那些车全停在了冉家老宅门前。

村民们面面相觑,有人低声道:“我听说这个冉回就是个普通的打工仔,在公司里给老板打工的,怎么会有大官来看他们?”

“难不成他出息了,在城里当了大官?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