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93章 陪我一起看海/恐怖女主播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他的感情,我知道,但我不能给他任何回应。

我已经拒绝过很多次,但没有任何效果。

有时候我在想,我是不是该逃开,离他越远越好,免得害了他?

将这些杂七杂八的念头全都抛到了脑后,我问:“尹大少,你有什么办法?”

尹晟尧手一翻,一颗玉玺出现在他的手中,道:“东华大帝与东岳大帝是亲兄弟,他们之间有种特殊的感应。我可以用这枚玉玺来寻找他。”

我有些担心:“使用玉玺的力量,会不会反噬?”

“只是用来寻人而已,又不是杀敌。”他笑了笑,道,“这玉玺不愧是天地之间的至宝,我每天就依靠它来吸收仙气,只可惜,一个星期也只能吸收到一丝。”

其实,凡间也是有仙气存在的,只不过极少极少,而凡人根本无法吸收仙气。

尹晟尧让我退后几步,那颗玉玺缓缓地升到半空之中。上面所盘踞的青龙仿佛忽然间睁开了眼睛,射出一道金色的光芒,正好射进尹晟尧的双眼之中。

许久,那光芒才收了回去,玉玺又跌落在他手心里,钻进了他的皮肤。消失不见。

我连忙问:“怎么样?”

他脸色有些不好,说:“我已经找到他了,不过……”

“不过什么?”我焦急地问。

“他如今在地狱的最底层,阿鼻地狱之中。”尹晟尧道,“我也不知道他怎么会去那个地方,但那里非常恐怖。凡人根本不能进去,一进去就是个死。估计这就是他骗你的原因,他不想你去救他,为他涉险。”

我眼圈发红,泪水在眼眶里打转,唐明黎啊唐明黎,你怎么就这么傻呢?

“他是地府的主人,不会有事的。”尹晟尧按住我的肩膀,说,“我们还是回家等他吧。”

我沉默了片刻,说:“真的没有办法进去吗?”

尹晟尧道:“有,用我的玉玺护住身体,就可以进去,但别忘了,阿鼻地狱本来就是唐明黎的地盘,如果他都有危险,你去了有什么用?不仅帮不了他,反而会成为他的累赘。”

他说得有道理,但我这心里,实在是有些心慌。

他安慰我道:“不用担心了,那小子命大得很,死不了。”

我忍不住问:“尹大少,你刚才所看到的,是什么样的画面?他有危险吗?”

尹晟尧并没有隐瞒,道:“我看见他在阿鼻地狱之中行走,那里赤地千里,无论天空还是山峦湖海,都是鲜红色的,地上冒着火焰,不停地喷射着酸性液体。在里面受刑的人,每天都要被火烧,被酸液腐蚀,而且,这样的刑法,永远不会结束。被罚入阿鼻地狱的。都是非常恐怖的东西,不仅是人,还有各种妖魔鬼怪。”

我急了:“那唐明黎不是很危险?里面的那些罪犯,不都是他扔进去的?”

他笑了一声,说:“反正我看到他的时候,他手中正拿着一只手机。从容地从火焰中踩过,他经过的地方,连酸液都不喷洒了。他一脸愁容,估计是手机没有信号了,不知道该怎么跟你联系呢。”

我满头黑线,什么通讯公司能开到阿鼻地狱里去?

对了,唐明黎擅长炼制法宝,或许那手机是件法宝?

“好了,你别瞎担心了。”尹晟尧劝我,“还是先回山城市吧。”

我没办法,只得跟着他一起坐上飞机,但我并不知道。他偷偷看了我一眼,心中生出一丝罪恶感,默默想道:哪怕你恨我,我也不会让你去冒险的。想来,唐明黎也跟我是一样的想法吧。

回到了山城市,一下飞机。就看见白宁清和小林站在门口等着,小林脸色有些讪讪的,不太好意思看我。

他们这次狠狠利用了我一把,我当然不可能高兴,瞥了他一眼,没搭理他。

白宁清义愤填膺地说:“我身为山城分部的部长。这么大的事情居然不告诉我,简直是不把我放在眼里。”

说着,他抓住小林的衣襟,扔到我的面前,说:“君瑶,我做主。把他交给你了,随你怎么处置,废掉他的丹田,打断他的手脚都行。”

小林也很委屈,说:“元女士,我也没想到,这次任务会演变成这个样子,唉,我知道我说什么都没用了,我也没有脸面见你。”

他低下头,朝我深深鞠了一躬,说:“我认罚。无论你如何惩罚我,我都不会有半句怨言。”

我望着他,他在特殊部门中的等级不高,更深层次的东西,他根本不知道,只是服从命令而已,也不能怪他。

我上前一步,说:“小林,我想知道,是谁给你下的命令?这次直播,是谁的主意?”

小林道:“这是特殊部门最高委员会开会决定的。”

我点了点头,道:“明白了。”

说罢。我绕开他,径直朝机场外走去。

特殊部门最高委员会,可以说是最高权力部门,如今有三十七位委员,谭委员长是委员会的领袖,但不是他的一言堂,很多重要决策,都是投票决定的。

“唉,等等我啊,君瑶。”白宁清追了上来,说,“我给你准备了车。”

“谢谢,不过我还是打车回去吧。”我冷淡地说了一声,抬手招了一辆出租车,白宁清非常厚脸皮地坐到了后车座,尹晟尧也坐了上来,小林实在没那个脸跟上来,无奈地看着汽车远去。

白宁清安排了晚饭,给我接风,我不好驳他的面子,草草吃了一顿,晚上回到家,弟弟还在闭关,院子之中灵气涌动。估计没几天就能晋级了。

接下来的几天很平静,尹晟尧邀请我跟他一起去看海,我没办法拒绝,只得约好了在这个月十五号。

一眨眼,十五号就到了,这几天里。我没有打通唐明黎的电话,心里越来越焦躁。

十五号这天早上,我被手机铃声给惊醒了,睁开眼一看,是一条短信。

“安好,勿念。”

是唐明黎发来的短信!

我给他打电话过去,却显示无法接通,但我心里总算是松了口气。

我也给他发了短信,告诉他我知道他在阿鼻地狱之中,让他有机会就赶快联系我。

尹晟尧来接我到机场,我一看,他居然包了一架专机,飞机里面极尽奢华。

我坐在柔软得能将整个人陷进去的豪华沙发上,端起高脚杯,里面是Thienpont家族的里鹏葡萄酒,我问:“你这飞机是到哪里去找的?难不成是问中东的那些土豪借的。”

尹晟尧笑了笑说:“这是我的私人飞机,我父亲送我的二十岁礼物。”

我嘴角抽搐了两下,药王谷果然有钱,他们卖几瓶丹药,这飞机就赚回来了。

“什么时候我也去弄一架来。”我说,“比这还要豪华的。”

“这家公司只贩卖豪华私人飞机,他们对客户审核非常严格,不是有钱就能买到的。”他顿了顿,又说,“不过,以你现在的炼丹师身份,买一架完全不是问题。”

我摸了摸下巴,等木子晋级成功之后,就让她去张罗好了。

两个小时之后,飞机徐徐降落在秦岛机场,我们来到海边,面前是一座很高的悬崖,整片海域,全都收罗进眼中。

大海一片蔚蓝,几乎与天空连成一线,海面上波光粼粼,仿佛无数玻璃碎片飘荡着,海风迎面而来,打在我的脸上,令人心旷神怡。

尹晟尧脸上带着淡淡的微笑,说:“十年前,我发现了这座悬崖,这里的风景很美,那个时候,我就想,总有一天,我会找到一个愿意陪我来看海的人。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