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96章 兄弟阋墙/恐怖女主播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“你没同意吧?”

“我怎么可能同意?”唐明黎怒道,“我从阴曹地府前往仙界,捉拿从极,没想到他居然打着我的名号做了很多伤天害理的事情。很多等级比较低的仙人,不敢招惹我,居然都缄口不言,不然我早杀上去抓人了。”

我皱眉道:“这么说来,从极岂不是就在这酒店之中?”

唐明黎按住我,说:“不用担心,从极虽然厉害,但时刻被凡间的天道规则所压制,他只能使些小手段来对付我们。不敢和我正面交锋。”

他顿了顿,冷笑一声,道:“这个阵法很耗损灵气,此时,他应该躲在哪里养伤。”

此时,从极在一个阴暗的地方,盘腿坐在蒲团之上,面前摆放着一面镜子,镜子之中所浮现的,正是唐明黎和尹晟尧互相敌对的画面。

他的嘴角勾起一抹冰冷的弧度,道:“两个男人和一个女人,要让你们决裂,实在是太简单了。何况……”

他低低地阴笑两声,说:“东岳啊东岳,你从来都很嫉妒东华吧,你们明明是兄弟,他能够在仙界生活,统领所有男仙,人人都尊敬他,爱戴他。而你,却只能生活在阴森恐怖的阴曹地府,做阴间之王,其实,你从来都不甘心啊。”

他猛地伸出手,抓住镜子,用力按在地上,道:“既然如此,我就让你们尝尝兄弟阋墙的滋味。”

经过了温泉池的事情,唐明黎并没有穷追猛打,要和我探讨“身体问题”,而是让我好好休息,他则睡在外面的沙发上。

清晨醒来,我悄悄打开门,看见他侧躺在柔软的沙发上,双眼紧闭,睡得非常沉。

我放轻脚步来到他身边,有些心疼,平息阿鼻地狱里的怪兽暴动,一定耗尽了他的心力。

不过,他也因祸得福,晋升到了大宗师巅峰,估计用不了多久,就能顺利登顶,突破神级。

阳光从窗帘的缝隙里面洒进来,照在他的身上,他的睫毛很长很密,像两把小小的扇子,阳光将它的倒影在脸上拉得很长很长。

我的男人,真好看。

我轻轻地碰了一下他的睫毛,却被他一把抓住了手腕。

他睁开眼睛,嘴角带着淡淡的笑容,说:“起得这么早?不多睡一会儿吗?”

“不了,习惯了早起。”我说。

他露出柔和的笑容,一把抱住我的腰。顺势一滚,就将我压在了身下。

我有些惊慌,说:“你,你要干什么?快放开我。”

“不放。”他说,“君瑶,你知道吗?我在阿鼻地狱之中。差点死在上古怪兽的手里,那时,我满脑子想的都是你,如果我死了,你该怎么办?会不会被尹晟尧那个混账东西给抢走?会不会为我伤心?一想到这些,我的身体里仿佛充满了力量。最后终于将怪兽封印。”

他的目光充满了柔情蜜意,让我情不自禁地沉沦。

“明黎……”我轻轻叫着他的名字,他低下头,用嘴封住了我的双唇。

“别说话,吻我。”他含糊不清地说,将舌头伸进了我的口中。

我生涩地回应着他,仿佛和他融化在了一起。

那一瞬间,我心中有个声音在告诉我:“爱他吧,拥抱他,把自己的一切都交给他。”

良久,他将我放开,然后在我额头轻轻吻了一下。说:“君瑶,你真美。”

我娇羞地将脸蒙在他的胸膛里,含糊不清地哼哼了两句。

他忽然拿出了一双大红色的鞋子,是一双高跟鞋,漆皮,虽然没有任何花纹。却非常漂亮,很有气质。

“真好看。”我惊讶地说,“这好像还是一件法器?”

“这是我在阿鼻地狱之中所制作的。”他声音轻柔,仿佛放了蜜一般的甜,“是用一种食人花的花瓣制作而成,非常坚韧。但很柔软,你哪怕穿着跑个几天几夜,也不会感到疲倦。”

说着,他俯下身去,执起我的脚,将鞋子给我穿上。不大不小,正合适。

“君瑶,你穿着真美。”他的话比糖还甜。

我脸颊绯红,说:“还是我自己穿吧。”

“那怎么行。”他又给我穿上了另外一只,说,“我制作它的时候,就想亲自给你穿上。”

他将我的脚抬起,举到脸颊便,轻轻在我脚背上亲了一下。

我吓了一跳,想要把脚给缩回去,他却死死抓着不放手。

“别亲,很脏的。”我说。

“一点都不脏。”他笑着说。“你的身上有一股淡淡的香味,像兰草的味道。”

我急了:“明黎,快放开,你又不是恋足癖。”

他凑到我的耳边,低声说:“君瑶身上的每一个地方,我都喜欢。”

我的脸更红了。在他胸口踢了一脚,身子一滚,从沙发上跳了下来,道:“大早上的,不要诲淫诲盗,我饿了。”

他笑了笑,说:“放心,早就已经准备好了。”

说着,拍了拍手,很快门就开了,男侍应推着餐车走了进来,然后十分识趣地退了出去。

唐明黎所点的是几样做工非常精致的糕点。还有一瓶鲜榨的果汁。他朝我招了招手,说:“君瑶,过来,到我怀里来坐着吃。”

我红着脸,说:“那就不用了吧。”

他神秘一笑,忽然一伸手。我就感觉自己飞了起来,落在了他的怀中。

我挣扎了一下,说:“你干什么啊?”

“喂你吃饭。”他抱着我的腰,拿起一块樱花模样的糕点,塞进了我的嘴里,说。“这是你最喜欢的水蜜桃味,快尝尝。”

我白了他一眼,说:“我又不是三岁小孩。”

他揉了揉我的头发,说:“我倒是希望你像三岁小孩一样向我撒娇。”

我想要跳下去,被他给阻止了,将我抱得死紧,说:“君瑶,乖乖地别动,让我多抱抱,这次我快死了,就是因为想着要回来抱你,才撑下来的。”

我脸又有点红。转移了话题:“对了,阿鼻地狱之中出了什么事?”

“一头上古巨兽挣脱了封印,差点跑出来,我带着东岳大帝的玉玺去镇压它。”唐明黎道,“很凶险,但还好撑过来了。”

我有些心疼,拿起一块糕点,塞进了他的嘴里,说:“解决了就好,会是从极干得吗?”

“他不敢。”唐明黎嗤笑一声,“远古巨兽实力强大无比,只有仙界的混元无极大罗金仙才能够封印。他若是放出来,第一个死的,就是他自己。想来只是年代久远了,封印松动了而已。”

真的这么简单?

不过,既然唐明黎都这么说,我便丢到了脑后,吃完了早餐,我们便动身回山城市。

出了酒店大门,我们刚要上车,转头的刹那,正好看到从酒店大门里出来的尹晟尧。

四目相对的刹那,我的心揪痛了一下。

元君瑶,硬下心肠,当断不断,必受其乱,这对你对他都好。

我转过身,进了车中,再也没有回头。

唐明黎冷冷地瞥了尹晟尧一眼,嘴角带着几分挑衅和鄙夷。

他没有出声,却用唇语一字一顿地说:“你输了。”

尹晟尧的脸色变得很难看,唐明黎嘴角上勾,开着车,疾驰而去。

尹晟尧深深地吸了口气,压下心中汹涌的愤怒,脸上恢复了一片清冷。

回到了山城市,沈安毅突破了七品后期,正式出关。

他淡淡地看了一眼我身边的尹晟尧,便不再搭理他。

我为了打破尴尬,说:“安毅,为了庆祝你晋级,我们出去好好地吃一顿。”

沈安毅道:“好啊,我想去吃烤鳗鱼,还记得天月日料店吗?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