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01章 你比猫可爱/恐怖女主播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我的这个董事长办公室是套房,因为最近新药上市,事情很多,所以我这几天就住在办公室里,唐明黎自告奋勇地来陪我。

然而,昨晚我睡在里面的卧室,他睡在外面的沙发上。

他故意穿成这样,不就是告诉李成献我们刚刚共度春宵吗?

我嘴角抽搐了两下,你也不用这么急着出来宣布所有权吧?

李成献的脸色很难看,特别是看到唐明黎比他帅、比他高,身材还比他好。

唐明黎大摇大摆地走过来,俯身在我脸上轻轻吻了一下,说:“亲爱的,快点把事情办完,我在房间里等你。”

说罢。转身走进了屋中,我眼皮跳了跳,我的一世英名啊,就这么被你给毁了!

李成献感觉自己被羞辱了,站起身来。说:“既然元女士还有‘重要’的事情,我就不打扰了。不过,元女士,你最好还是考虑考虑,我给你三天时间……”

我微笑着打断他:“不必了。我现在就给你答复,不可能。”

李成献眼睛眯了眯,道:“很好,希望元女士身体健康,长命百岁。”

说罢,拂袖而去。

我无语,打开内室的门,正好看见光着上身的唐明黎躺在床上,双手枕在脑后,冲着我微笑。

“刚才我的表现如何?”他问。

我揉了揉太阳穴。说:“从今天开始,外面就会传,我是个喜欢在办公室里那啥的变态了。”

他一起身,就将我抱在怀中,然后拉到了床上。

我挣扎了两下,道:“你干什么啊,放手,赶快放手!”

“不放!”他将我抱得更紧,说,“老婆太优秀了,总有人觊觎,让我很有危机感呐。”

我白了他一眼,说:“谁是你老婆?你想干嘛?”

“真想不管从极了,直接带着你回阴曹地府。”他眯着眼睛,就这么直勾勾地望着我,“整日里只和你在内帏厮混,其他什么事都不管。”

我噗呲一声笑了:“所以地狱之主就成了个昏君,学李隆基那样,‘春宵苦短日高起,君王从此不早朝’?”

“没错。”他抱着我在床上打了个滚儿。说,“其实当个昏君也不错呢。”

“行了行了。”我红着脸将他推开,说,“别动手动脚的,高丽人不会善罢甘休。对方有个神级初期的高手,我们得想办法对付。”

唐明黎笑了笑,道:“那个巫女精通幻术,正好可以磨砺磨砺你的神识,如果你能够战胜她。神识就能更上一个台阶。”

“这么说来,对我来说,这是一个很好的机会?”我摸了摸下巴。

“没错。”他宠溺地揉了揉我的脑袋,我白了他一眼,“别像摸猫一样摸我。”

“你比猫可爱多了。”他笑眯眯地说。

我无奈地翻了个白眼,翻身下床,说:“今天晚上还有新药顺利上市的庆功宴,你去不去?”

他也站起身,替我整理了一下凌乱的头发,说:“当然要去。你的每一次成功和失败,我都会一直陪在你的身边。”

我的心里满满的,抬头望着他,这个角度正好看到他坚毅的下巴,我扬起头。踮起脚尖,在他嘴唇边印下了一个浅浅的吻。

吻完,我的脸颊通红,转身跑出了房间。

他静静地望着我,目光中有一层深入骨髓的眷恋。

傍晚。我和唐明黎一起来到了山城之风酒店,这里的幻境优雅,正适合举办这场庆功宴。

参加庆功宴的,不仅仅是济世药业的员工,还有一些和我们关系密切的药材商人。大多是东北那边的药材大佬,和尹晟尧的关系很好。

今晚,尹晟尧也会出席。

我挽着唐明黎的手走进会场的时候,正好看到了尹晟尧,四目相对。我看到他眼中那一分淡淡的思念和痛苦,让我的心一阵阵揪痛。

自从上次温泉的事情之后,这几个月来,我们都没有再见面,但他也是济世药业的大股东,今晚的酒宴肯定要参加,不然明天外面就会有流言,说济世药业股东不合。

我朝他点了点头,正要过去,他忽然说:“君瑶,李成献来找过我。”

我步子一顿,说:“他也想收购你手上的股份?”

尹晟尧点了点头,道:“你要小心,高丽人有些手段,很不好对付。”

唐明黎脸上带着微笑。客气地说:“尹先生可以放心,我会保护好我家君瑶的。”

尹晟尧浅浅一笑,说:“是吗?那我就放心了。”

说罢,他便转头去跟那些东北药材伤人聊天去了,很快,几个大型药店和全国知名医院的院长就围了上来,想要跟我谈重生丸销售的事情。

应付这些老奸巨猾的商人,还真有些耗费精力。

应付了他们一阵,我便借口不胜酒力,来到休息室里休息。

唐明黎本来想跟来,我让他在外面替我应付那些各怀心思的客人,然后坐在沙发上,悠闲地喝着茶。

看来,我的个性还是不适合做这个啊。

喝到一半,我突然感觉有些不对,看了看四周,又没有发现什么不对的地方,只是打心底里生出一股恐惧来。

“叩叩叩。”忽然,敲门声响了起来,我将神识探出去,门外是一个低垂着头的男侍应,手中端着一只托盘,上面是醒酒的茶汤。

我起身开门,那男侍应缓缓地走了进来,我冷眼看着他。忽然道:“你叫什么名字?”

“我叫白马。”他仍然低着头,戴着帽子,看不清面容。

我脸色一沉:“今天根本没有一个叫白马的侍应,你到底是谁?”

今天来参加宴会的,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。为了防止国外那些虎视眈眈的饿狼搞事,宴会的安保是最高级别,沐阳还拿了所有侍应的名单给我过目。

白马忽然低声地笑了起来,说:“我在这里工作了十年了,只可惜……”

他朝我抬起头,露出一双黑洞洞的眼睛,嘴角朝着两边猛然拉开,几乎裂到了耳根下面,嘴里是密密麻麻的尖牙。

“只可惜,我一个月前就死了。得癌症死的,为什么你的药不早一点上市?”他充满了怨恨地说,“都是你害死我的,我要你偿命,偿命!”

说着。将手中的托盘一扔,朝着我猛地扑了过来。

我一个法诀打出,直接就将这个恶鬼给打得魂飞魄散。

我微微皱了皱眉,转身走出了门,却发现原本亮堂的酒店,突然变得阴暗了起来。

亮晃晃的灯也变得暗了好几度,长长的走廊变得阴森而恐怖。

怎么回事?难道兰海巫女出手了?这里是幻境?

我沿着走廊往前走,来到了宴会大厅,但厅堂里空无一人,桌上摆放着许多食物。但都已经腐烂变质,上面还结满了灰尘和蜘蛛网,就好像已经过去了好几个月似的。

我眯起眼睛,看来,我真的被幻境给困住了。

我站在大厅中央。闭上眼睛,将神识给猛地辐射出去,若是普通的幻境,顷刻之间就会被我的神识给击碎。

但我睁开眼,四周的情况依旧如故。

兰海巫女不愧是神级初期,她所营造的幻境不是那么容易就能够打破的。

我让自己冷静下来,召唤出了蝶恋花长剑,打算离开宴会厅,但来到底楼,却发现酒店的旋转门外,漆黑一片,什么都没有。

这座酒店是牢笼,我被困在这里了。

就在这时,我听到了急促的脚步声,有人朝着我狂奔而来。

我猛地回头,手中的蝶恋花长剑刺出,正好点在他的喉咙上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