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17章 好香啊/恐怖女主播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她顿了顿,又骂:“国忠,这件事你知不知道?”

皇甫国忠连忙说:“母亲,你要相信我,这件事我一无所知啊。”

黄谷还想说什么,皇甫国忠狠狠地瞪了她一眼,她立刻蔫了下来,她不怕皇甫国忠,她怕这个心肠狠毒的丈夫祸害芷儿。

她在心底冷笑,皇甫国忠。你说得这么大义凛然,仿佛你多爱云娟娟一样,可是她才死了不到三天,你就爬到我的床上了!

像你这样无情无义的人,那云娟娟也是瞎了眼睛。

皇甫国忠说:“妈,你别生气,我明天就和黄谷离婚。”

皇甫老太太仔细盯着他看了半晌,才摇了摇头,说:“我累了,你们把该办的事情办好吧。”

众人都退了出来,只见皇甫国忠拉扯着黄谷,匆匆瞥了皇甫莲华一眼,便快步离去,皇甫莲华眼中闪过一抹暗光。

如繁花着锦、烈火烹油一般繁华的皇甫家中,暗流涌动。

两天之后。我收到了皇甫莲华寄来的道歉信。

她在信中说明了前因后果,态度很诚恳,并且送上了几样珍贵灵植作为补偿。

不知为何,我竟然有些心软,不想再追究。给她回了一封信,这件事算是翻篇了。

皇甫莲华拿着我的信,仔细地看着。

她的父亲皇甫尽忠坐在对面,脸色阴沉,道:“没想到黄谷居然敢这么做,她毁了我们的计划,我不会饶了她!”

皇甫莲华沉默了一阵,拿起信件,低头闻了闻,然后深深地吸了口气,露出迷醉的神情。

皇甫尽忠看了她一眼,皱了皱眉,说:“莲华,你在干什么?”

“没什么,这信好香啊。”皇甫莲华说,“真想知道,她用的什么香水,还是熏了什么香?”

皇甫尽忠满头黑线,假咳了两声,说:“莲华,你到底是怎么想的?还要不要向元君瑶挑战?”

“要,当然要!”皇甫莲华道。

皇甫尽忠点了点头,满意地说:“你有这么高的斗志,我很高兴,只要能够在炼丹术上打败她。你就能够一飞冲天。”

他顿了顿,又道:“就算赢不了,也能让整个华夏看到你的实力,这对我们皇甫家很有利。”

皇甫莲华冷淡地瞥了他一眼,这个被她称为父亲的人。只关心家族的利益,从来就没有真正地关心过她。

她握了握拳头,将注意力放在了信上,嘴角勾起了一抹淡淡笑容,说:“我越来越期待早日见到她了。”

一转眼。就到了春节前夕,家家户户都准备回家团圆,唐明黎作为唐家家主,春节必须回家,参加大年三十的团圆宴。带领全家人一起守岁。

他让我和他一起回去,但我看了看孤零零坐在一边的沈安毅,有些为难地说:“明黎,安毅去参加唐家的团圆宴肯定不合适,我不能放他一个人在家。”

唐明黎眼中闪过一抹失望,却贴心地没有说什么,道:“那你们去首都过年吧,我给你们准备房子。”

我摇了摇头,道:“大年初一还要去给外公外婆上坟。”

他无可奈何地叹了口气,说:“好吧,我尽快回来。”

说着,他低下头,轻轻吻了一下我的额头,沈安毅很不满,说:“你们不要天天在我面前撒狗粮行不行?”

唐明黎毫不留情地说:“你这是在嫉妒?”

沈安毅怒气冲冲地说:“我会嫉妒你?姐姐把我看得比你重要多了!”

唐明黎笑了笑,道:“那你生什么气?”

“你!”

“好了。”我顿时觉得头又疼了,“你们俩别见面就吵架,让我安生一点好不好?”

唐明黎和沈安毅四目相对,目光交汇之处似有火光。

唐明黎走后,我回到自己的卧室,脸色有些低沉,说:“你既然来了,为什么不现身?”

窗外传来熟悉的声音:“你说过,你不想再见我。”

是尹晟尧。

我沉默了下来,他也不说话。一时间,只能听见院子里树叶所发出的沙沙声。

良久,我才开口,说:“你不回家过年?”

“要。”他的语调有些低落,“但我父母恐怕不会想捡到我。”

我说:“你不要这么想,他们嘴上说不想见你,但心中却很盼望你回去。”

尹晟尧长长地叹了口气,说:“是啊……君瑶,我以为你不会搭理我的。”

我倒茶的动作微微一顿,很快又恢复了正常。说:“尹大少,你该走了。”

尹晟尧沉默了片刻,说:“新年快乐。”

说罢,门外扫过一阵风,我缓缓来到窗户边,朝外面看了一眼,一个人都没有。

他已经走了。

这样,也好。

不会有期待,就不会痛苦。

沈安毅在唐明黎那里受了气,就接到了韩雨凝的电话。说几个朋友在KTV你玩,问他要不要去,他正想找个地方散散心,便答应了,换上衣服。很快就来到了东方皇宫KTV。

韩雨凝的朋友们点了一个豪华包房,沈安毅走进去,韩雨凝高兴地迎上去,说:“安毅,你可来了。快,快坐,想喝什么酒?”

沈安毅淡淡一笑,说:“随便吧。”

“雨凝,这就是你提过的那个沈安毅?”旁边一个男人开口道。语气让人很不爽。

沈安毅看过去,那是一个二十来岁的年轻人,一身的名牌,看他的眼神很嚣张,带着几分鄙夷。

沈安毅侧过头。看了看韩雨凝,她的脸色很难看。

“我就是沈安毅,阁下是?”他沉声道。

“沈安毅,你也是三中的学生,连我们潘少都认识?”旁边一个男声嘲笑道。“两年前,潘少在三中可是风云人物,以全市第二高的分数考上了首都大学,是三中的骄傲。”

沈安毅仔细想了想,说:“似乎是有这么回事,久仰、久仰。”

他语气中的调侃让潘少脸色有些变,潘少站起身来,缓缓来到沈安毅面前,本想居高临下地呵斥他,却发现自己没有沈安毅高。

他心中更是不满。脸色也有些不好,说:“听说你很照顾我们家雨凝?”

韩雨凝脸色一变,高声说:“潘贤重!我什么时候成了你家的了?”

潘贤重笑了笑,说:“雨凝,咱们爸妈在讨论我们的婚事。差不多就要定下来了,等你毕业之后就结婚。”

韩雨凝脸涨得通红:“我不同意!”

潘贤重脸色一沉:“我爸妈和你爸妈都说好了,你这是不给他们面子?”

沈安毅淡淡道:“雨凝今年才十七岁吧?”

韩雨凝读书读得早,岁数比较小,潘贤重道:“你想说什么?”

沈安毅说:“国家法律规定二十岁才到结婚年龄。她毕业了都还没满十八岁。”

韩雨凝眼睛一亮,连忙道:“就是啊,我都还没到结婚年龄,结什么婚?这是犯法的知不知道?”

潘贤重微微眯起眼睛,眼中闪过一抹凶光。

旁边一个看起来很和善的男生连忙出来打圆场:“好了。好了,今天是大家高高兴兴出来玩的,不要弄得不愉快了,有什么事,以后再说嘛。来来。继续喝酒。”

潘贤重冷冷地瞥了沈安毅一眼,缓缓坐了回去,韩雨凝拉着沈安毅远远地坐着,只跟沈安毅说话,潘贤重看着两人郎情妾意的样子,觉得非常刺眼。

他身边的那个男生似乎是他的跟班,眼珠子一转,便开口道:“沈安毅,你父母是干什么的啊?”

沈安毅从桌上拿起酒杯,跟韩雨凝碰了一下杯,说:“我父母已经过世了,家里只有个姐姐。”

几个男人互相递了个眼色,原来他是个无父无母的孤儿,就靠一个姐姐含辛茹苦地打工挣钱来供他读书,怪不得他一身的便宜货呢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