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18章 侮辱我姐姐,该死/恐怖女主播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几人便起了寒碜他的心思。

“不知道沈同学的姐姐是做什么工作的?”有个男生笑呵呵地问。

沈安毅淡淡瞥了他一眼,不愿意跟他们多说,道:“普通工作。”

“你姐姐多大年纪?”又有人问,“什么学校毕业的啊?”

沈安毅没说话,立刻就有人接话道:“看来不是什么好学校啊,那可找不到什么好工作。”

“沈同学,要不让你姐姐到我们公司里来做事吧。”另一个女生笑道,“我爸爸是开饭店的,让她来做个服务员,一个月能够两三千的工资呢。”

“小琳啊。你家的饭店招服务员不是很严格吗?”一个把头发挑染成红色的女孩笑道:“不知道沈同学的姐姐长得好不好看,身高有没有一米七啊。”

“应该没有吧,山城市的女孩子,一米七的能有几个?”之前那个家里开饭店的女孩笑道,“唉,对不起,沈同学,不能让你姐姐来我们这里工作了。”

话音未落,就听见那个头发挑染的女孩说:“不如去我家开的KTV吧,我们正在招包房公主。你姐姐只要长得不是太丑,都可以来,我罩着她。”

说着,众人都哈哈大笑了起来。

沈安毅的眼神越来越冷,就在众人哄笑之时。他忽然出手,一把掐住了那女孩的脖子,将她给举了起来。

女孩吓得花容失色,满脸惊恐地望着他,拼命地挣扎着,但让她觉得诡异的是,这个沈安毅长得也不是特别壮实,力气却出奇的大,几乎要将她的脖子给扭断。

她像一条上岸的鱼,一边挣扎。一边奋力张开嘴,想要呼吸,却吸不进一点空气。

然后,她看见了沈安毅的目光,那双眼睛像刀一样刺在她的身上,令她如芒在背,浑身发冷,仿佛落进了千年不化的冰窟。

沈安毅死死地盯着她的眼睛,一字一顿地说:“任何侮辱我姐姐的人,我都不会放过。”

魔鬼!女孩的脑中闪过这个词,脸色青紫,差一点就要窒息。

“安毅。”韩雨凝走了过来,担忧地说,“别这样,你快掐死她了。”

沈安毅将她扔在了沙发上,就在这时,一个男生抓起椅子,狠狠地砸在他的身上,嘴里骂道:“TMD!敢对我女朋友动手,你特么活腻了!”

那椅子是铁做的。他用力全力,狠狠地打下去,将钢管都给砸弯了。

但诡异的是,沈安毅居然连动都没有动一下,缓缓地转过身来。目光森冷地望着那个人。

韩雨凝大怒,指着那个背后偷袭的男生大骂:“张兴华!你疯了吗?这是铁椅子,要砸死人的!”

张兴华怒道:“我砸他又怎么样?他敢打我女朋友,看我不叫人弄死他!”

潘贤重脸上带着几分得意的笑容,站起身来。说:“是啊,沈同学,有话好好说,何必动手呢?”

沈安毅忽然伸出手,按在了张兴华的肩膀上。只听咔擦一声,他就发出杀猪一般的惨叫声,肩骨头居然给生生地折断了。

潘贤重脸色一变,大声道:“沈安毅,你敢伤人!”

张兴华抱着自己的肩膀,噗通一声软倒在地上,不停地打着滚儿,不停地惨叫着。

沈安毅冷声道:“胆敢侮辱我姐姐的人,我谁都不会放过。”

说着,他抬起头,看向刚才说话的那几个人,说:“刚才,还有谁说了我姐姐坏话?”

众人都露出了惊恐的神情,潘贤重挡在众人面前,厉声道:“沈安毅,你以为你是谁?敢在我面前嚣张?”

他按下了桌上的呼叫按钮,一个服务生大步走了进来,看了一圈,问:“请问……这里发生了什么事?”

潘贤重指着沈安毅,说:“这个人不请自来,在这里伤人,你们管不管?”

那服务员打量了一下沈安毅,见他身上所穿的只是普通的衣服,而潘贤重身上所穿的全都是名牌衣服,顿时就知道该怎么办了。

“管。当然管!”服务员高声说,然后拿出了对讲机,说,“保安,这里有人伤人。赶快过来!”

韩雨凝急了,这个KTV可是有后台的,要是叫了保安来,沈安毅肯定会吃亏,连忙说:“他不是不请自来,是我把他请来的。他之所以动手伤人,也是因为这几个人挑衅在前。”

潘贤重怒道:“雨凝,你不要听信这个男人的花言巧语!你想想,他一言不合就敢动手伤人,你要是和他在一起,今后还有好日子过吗?”

韩雨凝脸上满是怒意,说:“我和谁在一起不管你的事,何况安毅是个很温柔的人,他姐姐是他唯一的亲人,如果不是你们侮辱他姐姐,他能跟你们动手?潘贤重,要是有人侮辱你母亲,你难道就不生气?”

“雨凝,这里发生了什么事情?”这时,一个中年女人走了进来,一脸惊疑。

“妈!”韩雨凝皱起眉头,今天运气怎么这么差,居然在这里遇到了妈妈,“你怎么在这里?”

韩母道:“我来这里和人谈生意,雨凝。这个人是谁?”

韩母做了几十年的生意,非常精明,一眼就看出女儿对沈安毅不一般。

韩雨凝还没有开口,潘贤重就说话了:“阿姨,这个沈同学是雨凝叫来的朋友。但他一言不合就把我的两个朋友给打伤了。我正叫保安来处理呢。”

韩母的脸立刻垮了下来,说:“雨凝,你怎么能和这种人交朋友?走,跟我回去!”

说罢,拉起韩雨凝的手腕就往外拖。

韩雨凝用力甩开她,退到沈安毅的身边,说:“妈,你别听潘贤重的,他是胡说!安毅家中就一个姐姐,姐姐辛辛苦苦工作供安毅读书,他们却在安毅面前诋毁他姐姐,换了我,我也要揍人的。”

听说沈安毅无父无母,韩母脸上的神色又冷了一分,说:“怪不得动不动就打人。原来是没有父母教养的。雨凝,你交朋友也要看人,那些家庭有缺陷的,少跟他们接触,他们心理都不太正常的。”

韩雨凝急了:“妈,你怎么能这么说呢?”

“我虽然无父无母,但小时候外婆把我教育得很好。”沈安毅沉着脸道,“我姐姐也是个正直的人,我的家庭很健康,比那些夫妻不和睦,各自都出轨,在外面养小三的好多了。”

韩母心头一颤,他和韩父就是如此,两人早就貌合神离了,但要一起做生意,就没有离婚,但都在外面各玩各的,唯一的条件就是不能弄个私生子出来。

她不由得打量起沈安毅来,他刚才说的话,是信口胡说的,还是意有所指?

如果是后者,说明他对自己的家庭很了解,那么,他接近韩雨凝的目的,就很值得玩味了。

就在这时。几个保安冲了进来,看了看四周,沉着脸说:“打人的在哪儿?”

潘贤重立刻指着沈安毅说:“就是他。”

保安领队走了上来,将他上下打量了一遍,见他身上的衣服很普通,把他当成了没有什么背景的普通人,态度立刻嚣张起来。

“把他给我带走!”保安队长咬着牙发狠道,“敢在我们东方皇宫KTV里闹事,今天我让你知道花儿为什么这么红!”

说完,他身后两个保安就冲了上来,要将他给拿下。

沈安毅冷哼一声,两个保安便噗通一声,跪在了他的面前。

保安队长一愣,随即大怒,道:“你还敢还手!”说着便掏出了一把电击枪,朝他开了一枪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