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19章 自己掌嘴/恐怖女主播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他伸手一把抓住飞来的电针,电流在他手中不停地流动闪烁,他却像没事人一样,吓得保安队长脸色有些变。

他嘴角勾起一抹冰冷的笑容,将电针一扔,正好打在保安队长的身上,保安队长应声而倒,在地上不停地抽搐。

沈安毅看了看剩下的两个保安,说:“你们谁还敢来?”

保安们互相看了一眼,根本不敢上前。却放下狠话:“你,你有本事别走,等我们经理来了……”

正说着话,经理便大步地跑了过来,见了眼前的情况,正要大声呵斥沈安毅,沈安毅冷淡地道:“跪下!”

经理便觉得眼前一花,自己居然真的跪下了。

怎,怎么回事?

他惊疑地看着面前的年轻男人,心中开始打鼓。说:“阁下是什么人,为什么到我的场子里来闹事?”

沈安毅说:“这是我们自己的事情,就该由我们自己解决,你们却要送上门来给我打,看来是嫌命太长。”

精心感觉自己被一股力量给压着。连头都抬不起来。

莫非,这个沈安毅是个异人?

他吞了口唾沫,说:“我们这里,是云老大罩着的。”

“云永清?”沈安毅问。

经理愣了一下,这语气,难道和云老大认识?

沈安毅拿出手机,打了一个号码,然后递给他:“你自己跟云永清说吧。”

经理额头上冒出一颗颗豆大的汗珠,还真认识啊。

他刚将电话接过来,里面就传来云永清的咆哮:“你怎么惹到沈公子了?”

经理一愣。沈公子?难道眼前这个人还有什么天大的来历不成?

他立刻说:“都是误会,误会。”

“误会?既然是误会,就马上给我解决,解决不好,你就自己卷铺盖滚蛋吧。”云永清挂掉了电话,经理连忙陪着笑脸,说:“沈公子,误会,都是误会,我……”

他正想好好解释解释,但沈安毅举起手,制止他说下去,道:“带着你的人,立刻给我滚。”

经理连忙说:“是,是,滚,我们马上滚。”说完,冲那两个保安道,“还愣着干什么,赶快把你们队长带走!”

经理点头哈腰地退了下去。众人面面相觑,这KTV的后台不是很硬吗?怎么三言两语就打发走了?

沈安毅回过头,看向刚才那几个埋汰他的人,几人都往后躲,满脸的惊恐。

潘贤重怒道:“你要干什么?”

“刚才说过我姐姐的人。全部自己掌嘴。”他冷声道,“不然,就由我来动手。”

几人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,都不肯动手。沈安毅大步走上前,一耳光扇在一个男生的脸上,那男生惨叫一声倒在地上,被扇掉了好几颗大牙。

剩下的人都吓得尖叫,沈安毅的目光落在了他们的身上。他们觉得像被远古巨兽给盯上了一样,浑身一抖,立刻抬手往自己脸上扇了起来。

开玩笑,自己打脸最多肿个两三天,要是让沈安毅动手,半边牙都没了。

沈安毅冷冷地看着他们,他们不敢偷懒,一下一下打得很用力,直到打了二三十个耳光,沈安毅才道:“可以了。”

几人立刻停手,那些女生全都哭了起来。

潘贤重刚才没有说坏话,因此没有掌嘴,只是咬着牙,恨恨地望着沈安毅。

沈安毅上前两步,来到他的面前,目光像刀子一样刮在他的身上,让他毛骨悚然。

原本他以为沈安毅会说几句话来羞辱他,谁知道沈安毅只是朝他露出一道冰冷的嗤笑,转身便走。

潘贤重却觉得自己遭受到了莫大的羞辱,他连话都不屑得与他说!

韩雨凝却被沈安毅刚才的所作所为给完全迷住了,双眼冒着小心心,连忙追了上去:“安毅,安毅你等等我!”

韩母这才反应过来,也追了上去,拉住她道:“雨凝。别追了,难道你看不出来吗?这个沈安毅是个危险分子,很可怕的,说不定是昏黑的,身价不清白。你怎么能和这种人在一起?”

韩雨凝坚定地说:“妈,你误会了,安毅是咱们三中的学生,我打听过了,他从小就是优等生,次次考第一,当年是以第三名的成绩被三中录取的。你想想,这么好的成绩能是混混?”

“可是他刚才的样子确实很可怕啊。”韩母急道,“雨凝,你现在还年轻,不知道轻重,就喜欢这些坏男孩,等你今后走进社会了才知道,门当户对才最重要。”

韩雨凝望着自己的母亲,说:“这才是你想说的吧,门当户对!你嫌弃他无父无母,和我们家不相配,对吧?”

韩母哼了一声,说:“我们韩家女儿,要找的肯定是年轻多金的青年才俊,他算什么?也配来追我的女儿?”

韩雨凝气得满脸通红,说:“妈,第一,现在是我追他,不是他追我!第二。人家怎么不是青年才俊了?他长得不帅?他成绩不好?”

“他没钱!”韩母直言不讳地说,“这种男人我见得多了,你以为他有多爱你?他和你在一起,不过是为了我们韩家的财产罢了!”

韩雨凝气得直跺脚:“我们还没在一起呢!”

“那最好!”韩母说,“走。跟我回家!”

韩雨凝甩开她,急道:“你胡说八道什么,安毅是好人!”

韩母彻底怒了:“还反了你了!小高!”

这时,从暗处窜出来一个高大英俊的男人,是韩母的助理小高:“夫人,有什么吩咐?”

“去把保镖给我叫过来,带大小姐回去。”韩母道。

韩雨凝转身想跑,被两个高大的保镖挡住了去路,说:“大小姐,请跟我们回家。”

“你们放手!我不跟你们走!放手!”韩雨凝拼命地挣扎着,被两人拖着往电梯间走,准备下到停车场,马上回家。

刚来到电梯间,就看见沈安毅站在电梯门口,冷冷地望着他们。

韩母上前道:“我带自己的女儿回家。与你无关,赶快让开。”

沈安毅用下巴点了点韩雨凝:“但你女儿似乎并不愿意。”

“我是她妈,我叫她干什么她就得干什么!”韩母竖起眉毛,“不需要你来多管闲事!”

“如果,今天这闲事,我一定要管呢?”沈安毅往前走了两步,目光森然。

那两个保镖都是特种兵出身,身手非常了得,但一对上他的眼睛,便觉得浑身发冷。

他们想起多年前在森山老林里做任务,遇到野兽时的场景,那些嗜血的野兽就是用这种目光盯着他们,让他们不寒而栗。

“放开她。”沈安毅说。

两人居然不自觉地放开了韩雨凝,女孩跑到沈安毅的身边,警惕地望着自己的母亲。

韩母气得浑身发抖,指着她说:“好,好,韩雨凝,你长大了,敢跟自己的父母作对了。你今天要是敢跟这个小子走,就永远别回韩家。”

韩雨凝有些犹豫,沈安毅侧过头,说:“雨凝,你自己是怎么想的?”

韩雨凝从小就是乖乖女,从来没有忤逆过父母。如今让她自己做选择,她又犹豫了。

韩母脸上露出几分得意的神色,沈安毅拍了拍她的肩膀,说:“你有我的电话,有什么事情,随时都可以打给我。”

韩雨凝点了点头,沈安毅对她露出一道浅浅的笑容,道:“保重。”

从KTV里出来,他说:“姐,我知道你跟着我,出来吧。”

我脸有些红,从暗处走了出来,假咳了两声,道:“我出来走走,碰巧经过这里。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