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27章 有人下毒/恐怖女主播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这也很正常,今天的材料全都是天枢宗提供,金轮升天丹的材料价值连城,不可能拿出来给这么多人练手。

这也能保证,其他的高级丹药材料不浪费。

所有的炼丹师都在一个弟子处报名登记,登记之后拿到一块名牌,名牌上有号码,便到相应的炼丹炉前去。材料早已经准备妥当。

报名的人很多,这些炼丹师知道自己炼不出九品丹药,但能够在天下能人异士面前露脸,是个扬名立万的大好机会。

至于三品以下的炼丹师,人家天枢宗根本就没有放在眼里。

我的号牌是三十五号,等我在炼丹炉前坐定,回头看了看,发现徐咏逸就在我不远处,他是三十八号,而上官月梅离我比较远,是四十九号,皇甫莲华运气比较好,抽中了三号。

徐咏逸朝我点了点头,露出了一丝浅浅的笑意。

他笑起来倒是蛮好看的。

我一转头,看见了抽中九十三号的尹晟尧,他连看都没有看我一眼。

第一轮是炼制三品聚灵丹,这丹药我炼过无数,自然驾轻就熟,不到二十分钟就炼成了。

上次考炼丹师等级的时候,我还想着藏拙。如今已经没有藏拙的必要。

我按下炼丹台上的按钮,很快就有弟子跑过来检查我所炼制的丹药。

这一炉,我出了十颗丹,每一颗都是上品,还有一颗是极品,成丹率百分之百。

但是那个弟子只是淡淡地看了一眼,仿佛很稀松平常,给我记录了成绩,让我在一边等待。

这一轮,九十八个炼丹师,只有八个被淘汰。

进入第二轮,我们又按照抽签换了炼丹炉,这次炼的是四品大还丹,这次是上官月梅第一个炼制完成,成功率八成。

她冷冷地瞥了我一眼,眼底是几分不屑。

这一轮。淘汰掉了十七个。

进入第三轮,炼制五品丹药平灵丹,我刚刚炼成,忽然听见轰隆一声巨响。转过头去,便看见徐咏逸的炼丹炉猛然爆炸,突然爆出的青色火焰窜得老高,丹炉碎片四处飞溅。几个离得近的炼丹师惨叫一声,都受了伤,虽然伤得不重,那一炉丹却彻底报废了。

“徐道长!”我大惊失色。从炼丹台上跳下来,匆匆跑过去,徐咏逸躺在台下,满脸都是烧伤,插满了破碎的丹炉碎片,触目惊心!

西华宗的弟子们全都围了上来,焦急地喊:“大师兄!快,快把疗伤的丹药拿过来!”

他们给徐咏逸吃了几枚疗伤丹药,一个管事过来看了看,面无表情地说:“炸炉了,带下去疗伤吧。”

“且慢!”我大声道。

众人的目光都落在了我的身上,我给他把了把脉,脸色沉了下去,然后又走到炸了一般,只剩下三分之一的炼丹炉前,里面还剩一些丹药的碎渣。

我挖了一些废渣。放到鼻子下闻了闻,眼中闪过一抹精光。

“你在干什么?”那个管事的不满道,“你的丹药炼完了吗?炼完了就到一边去等着,别来妨碍我们做事。”

我没有搭理他,来到徐咏逸身边,拿出一颗丹药给他吃下,旁边的几个西华宗弟子急道:“你给我们大师兄吃了什么?”

“四品的清心化毒丹。”我说,“解毒的丹药。”

“解毒?”西华宗弟子们面面相觑,“我们大师兄是炸炉受伤,哪里需要吃解毒的丹药?”

跟在那管事后面的两个天枢宗弟子也嗤笑了一声,说:“你真的是炼丹师吗?怎么连丹药的药性都不懂?”

“你知不知道清心解毒丹不能乱吃的?”另一个天枢宗弟子说,“没有中毒。吃这个丹药反而是要中毒的。”

西华宗的弟子们都朝我看了过来,一脸的不信任,仿佛我要将他们大师兄毒死一般。

围观的众人都对着我指指点点,议论纷纷。

“这么年轻的姑娘。能炼出什么好丹药?”

“可是他能炼制五品丹呢?”

“是不是作弊啊。”

那两个弟子也说:“童管事,不如查一查这个女人,看看她有没有作弊。不然让这样的人杀入最后的关卡,岂不是浪费了老祖珍贵的材料?”

那童管事捋了捋胡子,正要说话,我开口了:“徐咏逸中毒了,有人给他下毒!”

此言一出,所有人都惊了一下。议论的声音更大。

那两个弟子怒道:“你胡说八道!谁用哪个炼丹炉,都是抽签决定的,连我们事先都不知道,怎么可能下毒呢?”

“对。你这是血口喷人!”

那童管事也皱起了眉头,不满地说:“你说有人下毒,可有凭据?”

“我当然有凭据。”我直视童管事,童管事嗤笑了一声。说:“等等,下毒的事情先不说。这个下毒的人,是如何做到的?在抽签之前,谁都不知道谁用几号炼丹炉。”

“他不需要知道。”我说。

“那他如何下毒?”

“因为毒药并不是下在炼丹炉里!”我这话一出来,众人再次一惊,连那些还在炼丹的炼丹师们,都看了过来。

那两个弟子急了,双眉倒竖。说:“胡说八道!那你说,毒下在哪里?是谁下的毒?”

我将徐咏逸的袖子拿起来,说:“毒就下在袖子里!”

众人都露出了疑惑之色,我继续说:“徐道长穿的袍子。袖子很大,以他的炼丹手法,大开大合,袖子飞舞。如果将毒下在他的袖子之中,极容易飞入炼丹炉中。”

我将徐咏逸的袍子脱了下来,道:“如果不信,你们可以检查一下,看袖子上是不是有毒。”

这时,那坐在石头宝座上的宗主和两个长老都看了过来,童管事严肃地对弟子说:“去拿试毒粉来。”

两个弟子不敢怠慢,立刻拿了一种白色的粉末过来,洒在那袖子上,袖子立刻变成了一片紫色。

童管事皱眉道:“原来真下了毒。”

那两个弟子又道:“师父,肯定是他得罪了什么人,别人给他下的毒。与我们没有什么关系啊。”

童管事点了点头,道:“此事确实与我们无关,不过这个凶手下毒,不仅伤了徐咏逸。还炸伤了好几个炼丹师,更毁了我们的炼丹炉和珍贵灵植,这件事我们不能不管!先将人抬下去医治,等炼丹结束之后,再派人仔细调查。”

“等等!”我抬手道,“我还有话说。”

童管事再次皱起眉头,觉得我真是多事,而那两个弟子更是满脸讥讽,说:“徐道长伤得这么重,你却拦着不让他医治,到底是何居心?”

西华宗的弟子们都目光不善地望向我,我又拿出了一颗丹药,是四品的黄龙丹,那些弟子都露出了不敢置信的神情。

黄龙丹的材料很难得,炼制也很困难,因此很珍贵,一丹难求,他们没想到我居然随手就拿出来给徐咏逸吃。

我又在他几个重要穴道按了按,最后一掌拍在他的胸口,插在他身上的炼丹炉碎片全都飞了出来。

伤口开始缓慢愈合,他的脸色也变得红润了一些。

我说:“我就是医生,治疗徐道长的伤势没有问题。不是我拦着不让治,而是一旦徐道长被抬走,这事儿可就不好说了。”

童管事眉头深锁,道:“你到底什么意思?”

“徐道长是八品的修道者,高手中的高手,要给他下毒而不被他察觉,至少都是九品的高手。”我说,“九品高手要教训一个八品,需要用上下毒这样的下作手段?”

童管事脸色严肃,道:“你的意思是……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