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28章 你就是元君瑶?/恐怖女主播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我说:“在上场炼丹之时,每个人都要仔细检查,看有没有夹带现成的丹药,蒙混过关。如果我没有记错,是要检查袖子的吧?”

“放肆!”那两个弟子怒喝道,“你是说我们天枢宗弟子对他下毒?你这简直就是污蔑!”

“师父,我建议,这种污蔑我宗弟子。毁坏我宗名誉的人,取消她炼丹的资格,赶出宗门去!”

“对,师父,这样的人不能姑息!”

周围围观的人也都议论纷纷,有人低声道:“人家不过是提出一个可能性,天枢宗的人就急着要把人家赶出去,不会是做贼心虚吧?”

“对啊,人家小姑娘来炼丹,又不是跟你们天枢宗有仇,怎么会污蔑天枢宗?”

“没想到天枢宗这么霸道,是不是人家炼出了金轮升天丹,也耍赖不给阵法啊。”

童管事的脸色越来越难看,他本来是打算听信弟子的话,将我赶走的,如今却有些犹豫不决。

我淡淡道:“你可以把我赶走,但你封不住悠悠众口。”

童管事的脸色又黑了一分,这时,坐在上面的一个长老道:“童管事,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

童管事犹豫了一下。走上前去,将前因后果说了一遍,那长老皱眉道:“等炼丹结束之后再调查,不要妨碍炼丹!”

童管事身后那两个弟子都露出了几分得意的神情。

我脸色一沉,上前道:“长老,如果现在不查,以后恐怕就查不出了。”

那长老不满地瞥了我一眼,道:“你是何人?”

“在下元君瑶。”我拱手道。

众人都是一惊,围观的异人们议论纷纷。

“原来她就是元君瑶,那个恐怖女主播?不过好像和直播间里长得不一样?”

“这个我早就听说了,据说那直播间有古怪,能够改变主播的容貌。”

“有意思,恐怖女主播运气逆天,和她作对,可没有什么好结果。”

“我看呐,十有八九是天枢宗弟子下的毒了。”

天枢宗宗主侧过头打量我。道:“你就是那个元君瑶。”

我拱手道:“正是。”

天枢宗宗主用手指头轻轻敲了敲石椅的扶手,说:“你说我们天枢宗弟子下毒,可有证据?”

“有!”我这话一出口,众人又是一阵骚动。天枢宗宗主的神色却丝毫未变,说:“那你说说吧,证据在哪儿?”

“证据就在那两个弟子的手上。”我高声说,“如果他们在检查徐道长袖子时下毒。这段时间也没有离开过,那么毒药肯定还沾在他们的手上。只要用刚才的试毒粉试一试,就知道了。如果等到以后,他们清理了毒药。证据湮灭,再查可就不容易了。”

天枢宗宗主沉吟了片刻,那长老道:“宗主,不可啊,就因为这女人的一句话,当着这么多人的面,审查我们的弟子,我们天枢宗颜面何存?”

我高声道:“如果不审查,又如何堵住悠悠众口?何况真金不怕火炼,如果查出不是天枢宗弟子所为,正好洗清他们的嫌疑,何乐而不为?”

那天枢宗宗主身子微微前倾,说:“元女士,这位徐道长是你什么人?你要为他出头?”

我正义凛然地说:“我和徐道长是朋友。就算不是,路见不平拔刀相助,我也要为他讨一个公道。今天我不为他说话。谁知道明天会不会就轮到我被下毒?到时候又有谁来为我说话?”

众人不禁点头:“说得对啊,如果真是天枢宗弟子下毒,谁知道他们下一个要对付的是谁?防不胜防啊。”

“恐怖女主播高义,我们这些明哲保身的人,比不上啊。”有炼丹师微微摇头,叹息道。

那长老的脸色更加难看,厉声道:“如果查出不是我们天枢宗弟子所为,又当如何?”

“那正好洗清贵派弟子的嫌疑,是好事啊。”我说,“还能如何?”

他怒道:“你污蔑我们天枢宗弟子,就这么随随便便算了?”

我不满地说:“谁说我污蔑了?我只是提出合理的质疑,我没有指名道姓。斩钉截铁地说,谁就是凶手吧?”

“你……”

“好了。”天枢宗宗主道,“元女士,我可以当众审查弟子。但你的言行确实损害了我天枢宗的名誉,如果查出不是我天枢宗弟子所为,你就必须立刻离开天枢宗,从此不得踏进我宗门一步。”

我抬起头,点头道:“好!”

天枢宗宗主颔首道:“是谁检查徐道长的?”

两个天枢宗弟子走上前来,拱手道:“回禀宗主,是我们。”

“很好,童管事。把药粉拿过来,给他们试试吧。”

“是。”童管事来到他们的面前,他们却毫不害怕,昂首挺胸。一脸的正义凛然。

童管事将药粉洒在他们的手上,众人都伸长了脖子,想要看个究竟。

没想到,看了半天。他们的手也没有任何变化。

俩人都露出了得意的笑容。

那个长老厉声道:“元君瑶,你还有什么话好说?”

“看来真不是天枢宗弟子所为。”围观的人们低声议论。

“难道恐怖女主播的运气到头了?”

“这下子女主播要倒霉了,唉……”

天枢宗宗主也道:“元女士,既然已经证明不是我宗弟子所为,你自己离开吧。”

“等等。”我高声道,“我还有话要说。”

“哼,你还有什么好说的?”那长老不屑地说,“如果要求情。我劝你还是算了吧,我们宗主公正不阿,一言九鼎。”

我什么话都没有说,转身朝着那两个天枢宗弟子就是一掌。

天枢宗宗主大惊。怒道:“元君瑶,你敢!”

他神级威压朝我碾压而来,我早就做好了准备,就地一滚。匆忙躲过,而那两个天枢宗弟子,却被我一掌扫倒在地,摔了个七仰八叉。

就在这时,一根小竹棍从他们的身上滚落了出来。

天枢宗宗主还想继续对我出手,唐明黎飞身上前,挡在我的面前,说:“孙宗主,且慢!”

孙宗主怒道:“你们还有什么话要说?”

唐明黎指着地上那竹棍,说:“孙宗主,你看,这是什么?”

那两个天枢宗弟子早已经吓得脸色惨白。想要去将竹棍抢回来,孙宗主伸手一抓,竹棍就飞了起来,落在了他的手中。

唐明黎将我从地上扶起来。我说:“孙宗主,这才是他们下毒的工具。我之前之所以说毒药残留在他们的手上,是防着他们乘乱将这竹棍丢弃,或者是塞到别人的身上。”

天枢宗宗主将竹棍放到鼻子下闻了闻,顿时大怒,骤然站起,怒喝道:“你们还有什么话好说?”

那两人立刻噗通一声跪倒在地,不停地磕头:“宗主,宗主我们错了,我们再也不敢了。”

“说,是谁指使你们干的?”孙宗主怒问。

“是,是金虎宗的人。”两名弟子瑟瑟发抖,竹筒倒豆子一般全都倒了出来,“他们跟徐道长有仇,拿了几颗聚灵丹给我们,让我们将这个毒药下在徐道长的袖子上。毒药进入炼丹炉,丹炉会爆炸,到时候谁都不会知道是我们干的。”

童管事气得浑身发抖,也跪了下来,说:“都是我管理不严,才让这两个混蛋小子干下这种龌龊的事情,请宗主责罚。”

孙宗主脸色阴沉,当着这么多人的面,这两个弟子居然真的敢下毒,真是无法无天!

他沉声道:“来人,将这两个孽障给我拖下去关起来。金虎宗的人,全部拿下,让他们宗门的人来给我一个说法!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