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30章 皇甫莲华失踪/恐怖女主播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我忍不住对神族所去的那个世界憧憬起来。

就在这时,急促的敲门声响了起来。

我看了看时间,都凌晨两点了,谁这个时候来串门?

我没有用神识去扫,在这个到处都是异人的地方,滥用神识会被人当成挑衅。

“谁?”我高声问。

没有人回答,只有急促的敲门声,我起身打开门,却一下子愣住了。

外面什么都没有。

我看了看四周,所有厢房都静悄悄的。连一盏灯都没有。

奇怪。

我皱了皱眉头,关上了房门。

这一夜,静悄悄地过去,谁也不知道,这个晚上到底发生了什么。

第二天一早,我又来到了人山人海的广场,炼丹炉少了很多,只剩下二十九鼎。

也不知道是运气好还是不好,我居然抽到了一号,而皇甫莲华抽中了二号。

我们并肩往前走,忽然,她开口道:“昨晚上有人失踪了。”

我愣了一下,皱眉道:“谁?”

“一个叫安久玲的女炼丹师。”皇甫莲华说,“昨天没能炼出六品丹,被淘汰了。”

“淘汰了的炼丹师都已经下山了。”我说,“你怎么知道她失踪了?”

皇甫莲华说:“我们皇甫家和安家是姻亲,昨天她和丈夫回到市里的酒店,她丈夫出去买了点东西,回来便发现她不见了,特意请了我父亲他们一起寻找,找了整整一夜都没有找到。”

我皱眉道:“她的行李呢?”

“行李不见了。”

我说:“恐怕是她没能炼出六品丹,受了打击,想要一个人静一静吧。”

“不会。”皇甫莲华摇头,斩钉截铁地说,“她不是那种人。”

我们各自登山了炼丹台。今天所炼的七品丹药是浑天丹。

浑天丹是专门为以武入道,打熬筋骨的武者所炼制,吃了这枚丹药之后,身体就像是浸泡在融化的铁水之中,非常疼痛。

那种皮肤肌肉筋骨被铁水生生灼烧融化的感觉十分恐怖,忍耐力稍微差一点,都无法承受。

甚至有人在吃了这丹药之后,痛得心脏停跳,瞬间猝死的。

但是,一旦熬了过去,身体就能刀枪不入,等闲兵器近不得身,修为也会更上一层楼。

因此,浑天丹十分难练,一丹难求。

我还没炼过这种丹药,好在有和凝的记忆,炼制起来还算顺利,但皇甫莲华却很艰难,刚刚炼到一半,她就脸色苍白。额头上渗出了大颗大颗的汗珠。

渐渐地,她的精神力耗尽,再也坚持不住,猛地吐了一口血,身子一软。从炼丹台上滚了下来。

而飞在半空的炼丹炉也“当”地一声重重落在地上,里面冒出了阵阵黑烟。

她的父亲急匆匆跑了上来,将她横抱而起,焦急地给她喂食补充灵气的丹药。

这一幕看在别人眼中,都是父慈女孝。而我隔得比较近,从皇甫尽忠的眼中,我看不到丝毫对女儿的关心。

他所关心的,是这个天赋卓绝的女儿,能不能给他带来利益。如果她死了,或者天赋受损,他在家族的地位,就会一落千丈。

当初去我外婆那里求药的人,不会就是这个父亲吧?

我的眼底浮过一抹怒容,我的血,居然成了这些人稳固地位的工具!

炼丹炉忽然震动起来,我吓了一跳,连忙凝神静气,稳住心神,差一点,这一炉丹药就毁了。

炼浑天丹,花了我整整十四个小时,炼完之后精疲力尽,好在成功了,可惜成丹率只有五成。

尹晟尧和上官月梅的成丹率也是五成,品质都一般。

我回到了别苑的房间之中,拿出了那面小镜子,用食指在镜面上轻轻画了一个圈,唐明黎的面容便出现在了镜中。

“君瑶。”唐明黎脸上带着温柔的笑容。冲我眨了眨眼睛,说,“怎么,想我了吗?”

我却很严肃,说:“明黎,替我做一件事。”

这个晚上,过得寂静无声,第二天一早,我再次来到广场,却看见广场上闹哄哄的。

皇甫尽忠带着几个皇甫家的人,正在说话。

他满脸严肃,对高坐在上面的宗主道:“孙宗主,昨晚炼完丹,夜已经深了,我带我女儿下山。半路上遇上了一群黑衣人,将我女儿抓走。无论如何,我女儿是在贵门派的地头丢的,还请孙宗主给我一个交代。”

孙宗主皱起眉头,道:“居然有这样的事情?你放心。我一定安排人去查。”

皇甫尽忠脸色沉了一分,说:“孙宗主,我丢了女儿,实在是心焦,有些话要说,请您不要见怪。”

孙宗主道:“皇甫先生尽管说。”

皇甫尽忠拿出了一件东西,道:“孙宗主,昨天那些黑衣人袭击我们,我们奋力抵抗,从他们身上得到了这东西。”

他将那东西高高举起:“这是你们天枢宗的牙牌!”

众人一时议论纷纷。孙宗主骤然站起,沉声道:“居然有这样的事情?皇甫先生,请将牙牌给我看看。”

“可以。”众目睽睽之下,量他也不敢耍花招。皇甫尽忠将牙牌递给了一个天枢宗弟子,那弟子捧到了孙宗主的面前。孙宗主接过来仔细看了看,道:“这的确是我们宗门的牙牌。”

下面又是一阵喧闹,孙宗主将牙牌翻过来,仔细看了看,皱眉道:“我们宗门外门的牙牌。背面都有名字,一人只有一块,而且这牙牌是施了法的,不能改动。这牙牌上的名字叫易朝贤。童管事,去传这个外门弟子易朝贤过来。”

“是。”

没过一会儿,一个年轻男人就走了上来,皇甫尽忠大吼:“你还我女儿!”说着便要冲上去。

“皇甫先生且慢!”孙宗主手一挥,一股巨大的力量就拦住了他,“先听他怎么说?”

孙宗主对那易朝贤道:“这可是你的牙牌?”

易朝贤恭敬地接过来,仔细看了看。道:“回禀宗主,这的确是我的牙牌,不过已经丢了三天了。前天就已经上报给了织造局,他们说再过两天就能补一个。”

“你胡说!”皇甫尽忠怒道,“昨晚明明就是你带着人劫走了我的女儿!”

易朝贤不慌不忙地说:“皇甫先生。我昨天一整晚都在聚气殿里打坐,同时打坐的还有上百人,这上百人都能为我作证,我一刻都没有出去过,如果不是宗主召我来。我还在聚气殿里练功。”

每个宗门都有好几个聚气殿,这里是宗门里灵气最充足的地方,弟子可以在这里打坐修炼,能事半功倍。

童管事道:“宗主,我的确是在聚气殿里找到他的。”

孙宗主道:“皇甫先生,你也看到了。我们这位弟子,的确没有时间作案。这样吧,等炼丹大会结束之后,我们一定会派出弟子搜山,帮你把人给找回来。”

皇甫尽忠是个聪明人,他目光阴冷地看了孙宗主一阵,当然不会相信他们的鬼话。

“孙宗主。”皇甫尽忠道,“我就这么一个女儿,她是我们家族的希望,我年迈的母亲对她疼爱有加。请您体谅我的爱女之情。”

孙宗主身子前倾,问:“那你的意思是?”

皇甫尽忠道:“请孙宗主允许我们自己进山寻找。早一天,就早一点生还的希望。”

孙宗主眯起眼睛,他身边那两个长老道:“宗主,万万不可啊。我们天枢宗的地盘,怎么能容许外人来搜查?”

“是啊,宗主,我们宗门的颜面何在?”

孙宗主道:“皇甫先生,我体谅你的爱女之情,但天枢宗有天枢宗的规矩,你先回去等消息吧。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