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32章 晋升八品/恐怖女主播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明黎,对不起,我……不是一个好女人,总是让你担忧和伤心。

关上了房门,我盘腿坐在床榻之上,将那枚九窍金丹塞进了口中。

一股暖流瞬间便走遍了我的四肢百骸,我猛地睁开眼睛,双眼顿时变得金红。

我想要惨叫,又立刻捂住自己的嘴。

这丹药的药力居然这么霸道,痛,快要把我给痛死了。

我深吸了一口气,忍,一定要忍。

当初,我能忍得了那些人对我的侮辱,忍得了冷嘲热讽。也能忍得了这刻骨铭心的疼痛。

不到一个小时,我就突破了七品巅峰。

但是,危机在悄无声息间来临。

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,我却发现,自己体内的力量开始紊乱。快要控制不住了。

我的脸越来越红,身体也越来越烫,仿佛泡在沸水之中,狂乱的灵气开始冲击我的识海,让我心中烦躁不已,生出一丝狂暴的情绪。

不好,我要走火入魔了!

我咬紧了牙关,从乾坤袋中拿出一瓶琉璃清心丹,一口吞下,一股清流冲刷着我的身体。却怎么都压不住那狂暴之气。

怎么回事?为什么会这么艰难?之前的晋级不是很顺利吗?

我的额头上冒出大颗大颗的汗珠,整个人都仿佛泡在水中,连衣服都打湿了。

就在我快要坚持不住的时候,耳朵里忽然响起了熟悉的声音:“元姑娘,按照我说的做。”

我一震。是阴长生前辈。

我一直将微型耳机藏在耳朵里,说不定什么时候就要开始直播呢,不怕一万就怕万一,没想到关键时刻,却救了我一命。

等等,我并没有直播啊,为什么阴长生前辈能够跟我通话?

我满心的疑惑,但现在不是想这个的时候,阴长生前辈在我耳边说:“气沉丹田,引动灵气走手三阳三焦经……”

我按照他所说的方法,引导灵气在体内游走,刚开始的时候很难控制,渐渐地,那些狂乱的灵气变得顺服了起来。

“好,就是现在。”他高声说,“将所有灵气汇聚成一股,冲击丹田!”

我深吸了一口气,将所有的力量化为一道金色的长剑,朝着我的丹田刺了过去。

“啊!”就在刺进去的瞬间,我发出一声怒吼。体内某个屏障被冲破了,四周的灵气猛地朝我涌了过来,渐渐地,在别苑上空形成了一个巨大的灵气漏斗。

天枢宗的弟子们都从房间里跑了出来,看到这奇异的景象。忍不住说:“是谁在突破?”

“看样子,是从七品升八品,应该是内门那些天赋异禀的师兄吧?”

“不对啊,那不是内门的方向,反而像是别苑啊。”

“别苑。那边不是住着外来的炼丹师吗?居然是炼丹师晋级?有意思,真有意思。”

灵气漏斗只出现了八个小时便消失了,很快,别苑上空出现了离奇的景象。

那景象之中,出现了一片桃林。

“快看。那是海市蜃楼!”天枢宗的弟子们全都跑出来看热闹了。

“傻啊你,那根本不是海市蜃楼,那是人家晋级八品的异象。”

“我第一次看见这样的异象,一般不就是上古神兽、神鸟之类的吗?”

“呵呵,看来这人很不一般呐,等等,你们看,桃林里还有人。”

那片桃林,自然是神族那已经毁灭的领地,桃林之中,立着一个男人,那男人身材颀长,白衣胜雪,可惜只能看见背影。

“哇,好帅啊。”一个女弟子花痴地说。

“背影你都能看出好帅,你的眼睛是怎么长的,真的很好奇啊。”

“白痴,身材这么好、气质也这么好的男人,能长得丑?”那女弟子继续花痴,“他要是能够转过身来就好了。”

忽然之间。空中响起一阵清脆的笛声,异象之中的男人居然开始吹起了笛子。

笛音袅袅,如同仙乐,很多人都听呆了去。

“这异象居然还有声音,这么多年,我还是第一次见。”有年纪大的弟子摸着胡子,感叹道,“今天也算是长了见识了。”

而这时,在后面高大的山峰之中,一座宏伟的洞府之中。一个正在打坐的人睁开了眼睛。

他那双漆黑的眼眸之中,正好映照出了我的异象。

沉默了许久,他忽然开口喃喃道:“会是她吗?”

孙时宗主正在大殿里和长老们议事,我的晋级打断了他们的会议,有个长老义愤填膺地说:“这是那个叫元君瑶的女人在晋级?她七品高级。居然直接升了八品初级,肯定是偷了我们的九转金丹!宗主,这种小贼不能姑息,不如乘她晋级之时,将她一举拿下。按照咱们宗门的规矩处理。”

众长老议论纷纷,晋级之时最忌讳人打扰,别说是将人给抓起来处罚了,就是去人家面前吼上一句,都可能让人家走火入魔。甚至有生命危险。

这长老竟然如此恶毒。

孙宗主冷声道:“辛长老,你在开玩笑吗?她是我们请来为老祖炼丹的炼丹师,本来打断别人晋级,在异人界就是为人所不齿的事情,你却要用这样的手段对付自己的客人。你是要我们天枢宗声名尽毁吗?”

那辛长老道:“难不成就任由她偷我们的灵丹?”

孙宗主叹了口气,说:“本来这次炼丹,要收走他们炼出的所有丹药,就是我们占了大便宜。若是平时,你要找个八品炼丹师炼制九转金丹,他能给你一颗就不错了。我们也只是仗着有三十三天八卦阵,才能让他们同意,但我知道,这些炼丹师心中都是颇有微词的,连那些异人都在说闲话。你们说,要是我们以这个理由打断元君瑶晋级,他们是会帮着谁?”

辛长老冷哼一声,道:“不服?不服又如何?谁要是不服,直接来打上一场,看他们服不服!”

“辛长老,时代已经不同了。”另一个长老说,“现在是政府强势的时代,咱们做事,也不能毫无顾忌。”

“李长老说得不错。”孙宗主说,“算了。由着她去吧,一个二十来岁的小姑娘,别让人以为我们这些七老八十的大老爷们欺负她。”

他顿了顿,又道:“何况,她的炼丹术十分了得。如今晋级八品,说不定就能炼成金轮升天丹,对我们也有好处。”

辛长老不甘心地哼了一声,说:“这次算她走运!”

异象出现了整整一天,和凝的幻影也吹了一天的笛子,只可惜他一直都没有回头,空留下那么多痴迷的天枢宗女弟子。

他的笛声仿佛有一种神秘的力量,能够令听过的人心清目明,烦躁的心情平复,渐渐地,那些弟子竟不在聚灵店里修炼了,反而来到山边,一边听他的笛声一边修炼。

这笛音让他们很快就进入物我两忘的境界,修炼起来事半功倍。

直到异象消失,他们才缓缓睁开了眼睛。有些可惜。

这笛声怎么不来得久一些呢。

忽然,有人大叫了一声:“我,我体内的暗伤好了大半!”

众人都是一惊,细细查看身体之内,发现以前修炼时所得来的暗伤都减轻了许多。

难不成。是那笛声的功劳。

就在这时,有人指着天空道:“你们看,雷云!”

一团团乌云开始在天枢山上云集,厚厚的云层之中,流动着惊人的雷电。噼里啪啦,仿佛一条条白色的蛇。

我睁开双眼,抬起头,道:“雷劫来了。”

阴长生前辈道:“雷劫对于你来说并不是什么问题,君瑶,你只要记住,固守本心就行了。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