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44章 画中少女/恐怖女主播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莲花台的速度很快,只几个小时,我们就到达了龙腾宗,这宗门自然是地球的宗门无法比的,层层叠叠的亭台楼阁如同一座庞大的城市。

他直接带着我来到了一座山峰,山峰上有一处巍峨的洞府,走进其中,里面的环境十分雅致,倒不像有的洞府,到处镶嵌着五颜六色的宝石。

乐正枫道:“微香。你可以下去了。”

微香犹豫了一下,朝我看了一眼,说:“师父,我有一句话,想要稳稳元姑娘。”

还没等乐正枫开口,我便说:“我知道你想问什么。你大哥……是被元婴期的妖兽所杀。”

微香浑身一抖,咬着下唇,死死地盯着我,我说:“我们所栖身的那座破庙,正好在妖界通道的旁边,那只妖兽冲出来便吐了一口火球,我们没来得及救他。”

微香眼中的感情更加复杂,有痛苦、悲伤和憎恨,良久,她深深地望着我。说:“元姑娘,你,你是真的来不及救对不对?不是不想救。”

我点了点头,这到没有说谎,在元婴期妖兽的面前,我连自保都做不到,如何能保护别人?

她似乎松了一口气,转身跑出了大门。

乐正枫淡淡地看着我,嘴角勾起一抹若有似无的笑容,道:“你的魅力还真是大,连我这个女弟子,都不想怨恨你。她平日里脾气可不太好。”

我沉默不语,他缓缓来到我面前,取下我的帷帽,用拂尘托起我的下巴,脸上的笑容更深了几分,道:“果然是绝世的美人啊,上一次见到这么美的人,还是在画中。”

我心中一动,忍不住问:“什么画?”

他沉默了片刻,忽然捏住我的下巴,道:“你问得太多了。”

我皱了皱眉,将脸躲了躲,他眼底闪过一抹冷光,说:“把衣服脱了。”

我愣了一下,脸色顿时变得很难看,说:“你不觉得……有点太快了吗?”

“快?”他嗤笑了一声,说,“已经一个月了,我能够忍到现在。已经给足了你面子。”

一个月?是从我们来到山海大陆那天算起吗?

我顿时汗如雨下。

我沉默了片刻,说:“华容真人……”

“叫我正枫。”他说。

“乐……正枫。”我实在做不到那么肉麻地叫他的名字,只得直呼其名,“那个……你不觉得,这种事情。应该你情我愿吗?”

他冷笑一声,道:“你不是自愿跟我回来的吗?”

“我是自愿跟你回来,但我还没有做好和你……双修的准备。”我厚着脸皮说。

乐正枫似笑非笑地看着我,让我的脸一阵发烧,我说:“其实……咱们是不是先培养培养感情?”

“我没兴趣。”说罢。他一挥手,我身上的衣服刺啦一声,居然全都撕成了碎片。

我愣了一下,尖叫一声,抓住旁边的纱幔。扯下来将身体紧紧裹住,然后躲在柱子后面,满脸惊恐。

我居然听到了乐正枫的笑声,这人是变态吗?

“出来吧。”乐正枫道,我待在原地没有动,开玩笑,我出来干什么?投怀送抱吗?

然而,其实躲起来并没有什么卵用。

忽然一件衣服落在了我的头上,我一看,这是一件白色的纱衣,里面是一层白色丝绸,上面绣着金色的龙纹,外面罩着一层白纱,那龙纹变得朦朦胧胧,仿佛笼罩在云雾之中。如梦似幻。

“把这衣服穿上。”乐正枫道。

我迟疑了一下,将衣服快速穿好,他愣愣地望着我,似乎透过我看到了什么,眼神也变得朦胧起来。

“像,真像啊。”他轻声呢喃,我心中一顿,忍不住问:“我……像谁?你的恋人吗?”

乐正枫愣了一下,脸色立刻冷了下来,道:“女人好奇心太大,会惹来杀身之祸。”

说罢,他将我一推,转身大步走了出去。

我松了口气,还好,今天蒙混过关了。

接下来的几天。乐正枫都没有出现,但他让侍女给我送来了满满几大箱子的灵石给我修炼,还有一些法器、符箓、天材地宝之类。

我之前就搜集了不少天材地宝,山海大陆哪怕是路边的野草,都珍贵无比。

当然,和这些是没法子比的。

但是,这些东西拿着烫手啊。

我连一块灵石都没有碰。

区微香走进我的房间,看着摆在一边的几大箱子东西,微微皱了皱眉,说:“从来没有人敢拒绝我师父送的东西。”

我沉默不语。她凝视我良久,道:“你就算不想要,也藏起来一些,不然我师父看到了,会认为你在羞辱他,看不起他。”

我盯着她的眼睛,说:“我害死了你的大哥,你为什么帮我?”

“我……”她一脸的茫然,似乎也很想不通,良久。她才恨恨地说:“你对我施了什么妖法?”

我凝视她许久,最后叹了口气,说:“你什么都不知道,你走吧。”

区微香动了动嘴唇,最后咬牙切齿地说:“不要相信阿宁?”

说罢,她转过身,快步跑了出去。

我皱起眉头,阿宁?不就是乐正枫派来服侍我的那个侍女吗?

她想要干什么。

阿宁是个很喜欢说话很喜欢笑的女孩,整天叽叽喳喳的,接下来的几天。我一直在观察她,发现她总是提到乐正枫有一个房间,每次他心情不好的时候,都会到那房间里去坐一晚,第二天心情就好了。

难道,乐正枫提过的那幅画,就在那间房里?

阿宁将这个消息透露给我,肯定是有预谋的,是一个引我入套的陷阱,但是。我必须去。

任何有关神族的线索,我都不能放过。

这天是龙腾宗宗主的大寿,在飞来峰举行寿宴,如今虽然妖兽横行,但还没有出现出窍期的妖兽,这些高手们还没有放在眼里,只是派出了弟子出面剿杀。

乐正枫去飞来峰参加寿宴,我起来得有些晚,阿宁端着饭菜进来,笑道:“元姑娘。来吃点东西吧。”

我点了点头,和善地说:“阿宁,来一起吃。”

阿宁有些拘谨,说:“我,我是个下人,怎么能和姑娘一起吃饭呢?”

“没关系的。”我笑道,“我不喜欢被人伺候,一起吃也自在些。”

阿宁推辞了一会儿,见实在是推辞不过,便在我身边坐下,吃着吃着,她眼中便有了几分睡意,上下眼皮不停地打架,最后撑不住,趴在桌上睡着了。

“阿宁?”我轻轻推了推她,她没有任何反应,我嘴角勾起一抹淡淡的笑容,悄悄地从房里出来,沿着楼阁上的飞桥来到洞府的深处,一扇平凡无奇的房门前。

这里是乐正枫的禁地。不许任何人靠近,我看了看四周,确定墙上没有任何的禁制之后,轻轻推开了门。

一股淡淡的香味迎面而来,屋子里很阴暗,只有一盏烧鲛油的长明灯亮着,光线昏暗,如豆的灯火轻轻跳动,将屋子里照得阴暗诡谲。

我缓缓地走进其中,发现屋子里挂着层层叠叠的白色纱幔,而那纱幔的深处,似乎有一道曼妙的身影。

我掀起纱幔,一步一步地走进其中,不知为何,我心中的不安更加浓郁,脚下软绵绵的,仿佛踩在云朵之上。

我在一步一步接近真相,而这个真相,或许比我想象中还要残酷。

终于,我掀开了最后一层纱幔,看到了那幅挂在墙上的画。

画中所画的,是一位容貌绝美,身姿动人的少女,她坐在一丛白色的牡丹之中,怀中抱着牡丹花,脸上带着勾魂摄魄的笑容。

人比花娇。

这个少女,我认识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