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46章 神族的诅咒/恐怖女主播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神族的修为在地球很高,但在这里也不过相当于金丹期的修士,那些出窍、合体大能们集体出手,用药物将他们控制了起来,每个家族、宗门各分得了一个,带回家去,秘密囚禁起来,然后把他们当成血牛,抽取他们的血液,用他们的血液来改善家族子弟的灵根。

那个时代。修真世界飞速发展,大能层出不穷。

然而,就算神族之人生命力再强,也有血尽的时候。

何况,为了防止神族之人借助自己的血来操控家族子弟,家主和宗主取走了他们最后一点血,然后将他们格杀!

愤怒和绝望的神族之人,在生命的最后,对这些人下了诅咒。

龙腾宗的那一代宗主是女子,十分看重自己的相貌。以自己的容貌为傲。

他们所囚禁的,正是和凝的堂妹——琨珊。

琨珊在死亡之前,对山海大陆所有的女人都下了诅咒,这个世界的女人,人人都会成为丑女。不管用什么手段,都不可能变美。

那位龙腾宗的宗主刚开始不以为然,但渐渐地,她却发现自己的容貌越来越丑,丑得令人恶心。

她想尽了办法。寻找了无数的天材地宝,想要找回自己的容貌,却没有任何效果。

不仅如此,所有女人都在变丑,他们所生下的女儿,也都是天生丑女,再无一个美人诞生。

这些死去的神族们,有许多都留下了诅咒。

比如,和悦曾留下诅咒,山海大陆每隔六十年都会遭遇一次恐怖的妖兽潮,无数的修道者和平民百姓,都会死在兽潮之中。

比如,有一位不知名的神族曾留下诅咒,神族之血的副作用本该随着一代代传承变得无比稀薄,甚至失效,但山海大陆的人,只要喝过神血,副作用永远不会失效,他们的后代一旦见到神族之人,还是会一见倾心。

神族血的副作用,并不是只对原主有效。

譬如我的血统无限接近和凝,当年喝了和凝血的人,对我起不了杀戮、反抗的心思,而喝了其他神血的人,虽然效力没有这么大。却也有天生的亲近之感。

贾家和东霓国的皇室,想来喝的就是和凝的血,而龙图阁的祖先,喝的是琨珊的血,对我来说。效力就没有贾家兄妹那么强。

听完了这个故事,我浑身发冷,整个人都仿佛陷入了万年不化的冰窖之中。

原来,我所憧憬的这个高等世界,并不是什么桃花源。而是一个血腥、残酷而又悲惨的世界。

当年带着无限希望,来到这个世界的祖先们,被关在密室之中,被当成血牛不停抽血的时候,是有多么绝望啊。

琨珊。那个和我长得有几分神似的姑娘,那个爱笑爱花的姑娘,就是在这座山中,蹉跎了自己的青春,被抽干了自己的生命。

恨!

我好恨!

玉剑从我袖中滑落,化为一道光,猛地飞了出去,穿透了乐正枫的胸口。

他,明明可以躲过的,却始终没有躲避。

当然,我这一剑,只能伤了他,无法杀他。

大乘期的修士,实力那么强大,又哪里是我能够杀得了的?

他静静地望着我。说:“这样,心里好受了一些吗?”

我大口地喘着粗气,心中明明这么痛苦,这么难过,却流不出一滴眼泪来。

良久,我稍微平静了一点,咬着牙说:“当年那些罪魁祸首呢?”

“他们死的死,飞升的飞升,早就已经不在了。”乐正枫冷静地说。

我深吸了一口气,恨恨地望着他。说:“那么你呢?你知道得这么多,想来也经历过当年的事情吧?”

乐正枫沉默了一阵,说:“我的祖母,就是当年龙腾宗的女宗主——龙月影。我的父亲曾经喝过琨珊的血。”

我忽然笑了起来,笑声中有了几分凄厉,指着他道:“你将琨珊的画挂在画室之中,日夜欣赏,呵呵,你装什么情圣呢?她死在你的父亲和祖母的手中,你们都是害死她的凶手,你以为对她表现出深情,就能消除自己心中的罪恶感和愧疚?你做梦!”

我咬着牙,一字一顿地说:“她永远不可能爱你。她恨你,恨你的家族、你的宗门!”

乐正枫猛地出手,掐住了我的脖子,那双好看的眼睛里充满了血丝,浮动着浓郁的痛苦。

我的笑容中也满是苦涩,道:“你要是真的爱她,就杀了我,免得我落到和她一样的田地。”

她瞪着我看了半晌。最后将我推倒在床上,低声道:“我不会让你落到那样的地步。”

我嗤笑了一声,心中一片冰凉。

乐正枫轻轻叹了口气,站起身来,缓缓离开。

两天之后,飞来峰上,密室之中,龙图阁看向站在面前的少年。

他看起来只有十五六岁,脸上还带着几分稚嫩,但眼中已经有了几分这个年龄没有的沧桑。

龙图阁心中微疼。眼中满是怜惜。

他没有双修道侣,但是有好几个侍妾,修道者的子嗣都很艰难,他也不例外,一千三百多岁了。只得了这么一个儿子。

只可惜,这孩子生下来他就用符箓测试过,没有任何的灵根,只能做个普通凡人,庸庸碌碌过一生。

可以想见。这样一个出身高贵,却毫无资质的年轻人在宗门之内受了多少气,别人表面上碍于他的威势,不敢说,但背后如何编排他的儿子。他都知道。

这些年,他想尽了办法,找了许多天材地宝来给儿子,但这孩子依旧没有任何起色。

如今,只剩下神血这一条路了。

“昊儿。”龙图阁说。“来,把这个喝下去吧。”

他将玉瓶推到了龙昊的面前,龙昊眼中闪过一抹隐痛,说:“父亲,还是算了吧。我没有天赋,就是吃再多天材地宝也没有用。”

龙图阁脸色一沉,加重了语气,说:“我让你吃你就吃,废什么话?”

龙昊还是第一次见到父亲生这么大的气。或许是对他有愧,龙图阁一直对他很和蔼。

他拿起了玉瓶,沉默了一阵,算了,死马当作活马医吧。

他打开瓶盖。闻了闻,不由得道:“父亲,这是什么药?为什么有一股奇怪的香味?还有一丝血腥味,是不是什么上古异兽的血?”

龙图阁沉着脸说:“不要问了,喝吧。”

龙昊只得一饮而尽,口中回荡着那奇怪的血香,不由得砸吧了一下嘴,说:“味道还不错。”

龙图阁忍不住问:“昊儿,你感觉如何?”

龙昊说:“没什么感觉。”

龙图阁皱起眉头,心中默默想:难道那个女人并不是纯血神族?

突然。龙昊说:“我感觉身体有些发热,丹田处似乎有些烫。”

他按了按自己的小腹,龙图阁连忙问:“还有呢?”

龙昊摇头:“没了。”

龙图阁拿出了一块测试的玉符,说:“昊儿,来,来测试一下。”

龙昊有些无奈,说:“父亲,就算是仙丹,也没有这么快啊。”

龙图阁却等不及了,说:“叫你试你就试!”

龙昊只得伸出手,轻轻放在玉符之上。

似乎过了很久,那玉符没有任何的反应。

龙昊早已经习惯了,并没有感觉到失望,而龙图阁却一脸惆怅,心中叹息道:果然还是不行吗?

逆天改命,何其艰难啊!

忽然,那玉佩亮起一层淡淡的蓝光。

“父亲!”龙昊愣了两秒,叫了起来,“您,您快看!”

龙图阁一下子来了精神,只见那玉佩蓝光大作,上面缓缓浮现出一个“冰”字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