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60章 以德报怨何以报德/恐怖女主播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“你再多说一个字,我就将你扔下去。”我冷声道。

他一下子就住口了,用恐惧和怨恨的目光瞪着我,我再次一挥手,他身子猛地一窜,重重地落在了天台上,脸色煞白,猛地干呕起来。

我不再去搭理他,将最小的十个孩子带上了飞剑,送出了学校。

如此往返了好几次。最后运出的才是男老师,那个校长一直蔫蔫地不说话。

李木子和沈安毅也救出了不少的学生,没过多久,军队便到了,用卡车将学生们送到城外安全的地方。

谁知道那个校长又一下子跳了起来,窜到了卡车前,说:“让我先上!我告诉你们,我舅舅可是首都陈家的人!”

这些士兵都是本地驻军,谁知道首都陈家,那个负责运送幸存者的士官冷声道:“你是校长?”

“对。”他抬起头,十分豪气地说,“赶快让我上车,不然我让你们吃不了兜着走!”

那个士官板着一张脸,说:“既然是学校的领导,就更应该以身作则。让学生先走。和小学生抢座位,你有什么脸面继续当这个校长?”

校长气得满脸通红,指着他,颤抖着说:“你,你……”

士官根本不搭理他。转身上了副驾驶座,道:“开车!”

校长咬牙切齿,眼中满是怨毒,想必在盘算着事后如何报复。

阿绛牵着沈安毅的手,生气地说:“没想到校长居然是这种人。连学生都不顾了,比起那些为了救学生而死的老师们,他才该死在怪物的嘴里。”

沈安毅耸了耸肩,说:“好人不长命,祸害遗千年。”

“阿绛。”一个怯怯的声音传来,阿绛转过头,看见嘉怡正害怕地望着她,拉着自己的衣角,低着头说:“阿绛,对不起,我,我不该丢下你一个人逃跑的。”

阿绛愤怒地瞪着她,说:“你不仅丢下我跑了,还把我推出去喂怪物!嘉怡,我们是最好的朋友,你怎么能这么对我?”

嘉怡的眼神有些飘忽,说:“我,我没有啊。阿绛,我当时只是太害怕了,不小心绊了你一下。真的,你要相信我,我没有把你推出去。”

阿绛更加生气,指着她说:“你怎么这么无耻?安毅哥哥说过,犯了错不可怕。可怕的是没有认识到自己的错误!你走吧,我们再也不是朋友了!”

嘉怡还想说什么,阿绛已经转过头去不再理她,她眼圈发红,眼泪一下子就流了下来。

她长得很可爱。脸圆圆的,这一哭,便有了几分梨花带雨的味道,让人不忍心苛责她。

果然,旁边有个老师走了过来。拉住她的手,说:“阿绛,我相信嘉怡不是故意的,你就原谅她,好吗?”

阿绛性格很倔强,认定的事情不会轻易改变,说:“安毅哥哥说过,朋友之间最重要的是忠诚和信任,你背叛了我,我不再信任你了,我们再也做不成朋友了。”

嘉怡眨了眨眼睛,又是两滴眼泪流了下来,那个老师皱起眉头,略带责备地说:“阿绛,平时老师都是怎么教导你们的?同学之间要互相包容……”

沈安毅毫不客气地打断他。冷声说:“孔子说:以德报怨、何以报德。如果不是阿绛机灵,现在恐怕已经没有机会在这里被你骂了。”

说完,他拉起阿绛,转身就走,那老师被驳了面子。脸上一阵红一阵白,安慰哭个不停的嘉怡,说:“别哭了,她不相信你,我们都相信你。你看,班上这么多学生,大家都愿意做你的朋友。”

我冷冷地瞥了他们一眼,没想到那个嘉怡这么小就是个白莲花,心机表,长大了还得了。阿绛还是远离这些人的好。

人走了一轮又一轮,军人们还从周围救了不少人回来,我们也帮着打退了好几轮怪兽袭击,阿绛不愿意早些离开,便跟我们一起,而嘉怡和那位老师则早早上了车,离开了。

一直到了晚上,人都送走了,我们坐上了最后一班车。

本来我们可以乘飞剑离开,但军队里的异人紧缺,我们还要保护剩下的人。

那个校长也在里面。

夜晚的山城市,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浓郁的血腥味,我没来得及看新闻,不知道其他地方怎么样,但城市的深处。隐隐间能够听到野兽的嘶吼和人类的惨叫。

半个城市的交通都已经瘫痪了,军队好不容易才开出了一条路,路边到处都是鲜血与尸体。

我有些心焦,不知道北冥的战争怎么样了,阴长生拿到镇魔树的种子了吗?

就在这时。我看到路边有一辆损坏的军用大卡,似乎遭到了某种高级怪物的袭击,里面的人都死光了。

忽然,我看到那些尸体之中有两个熟悉的身影。

正是嘉怡和那个老师。

阿绛凑过来,说:“元姐姐。怎么了?”

我立刻捂住她的眼睛,说:“没事,别看了。”

我拉下了军绿色的帘子。

阿绛扑在沈安毅的怀中,将脸蒙在他的双膝上,说:“哥哥。是不是末世来了?”

“不是。”沈安毅皱眉道,“别胡说。”

“可是……小说里都说,末世降临,各种妖魔鬼怪都会出现,人间变成炼狱。”阿绛小声说。

“你看了太多网络小说了。”沈安毅不满地说,“以后每天只能上网一个小时,手机没收。”

“不要!”阿绛急忙说,“哥哥,不要嘛,现在哪个小学生没有手机啊。我要是没有,会被人看不起的。”

“不用说了。”沈安毅拉长了脸道,阿绛很不高兴,嘟起了嘴巴,说:“这下子真成了世界末日了。”

“别说了!”那个校长忽然怒吼一声,道:“你满嘴的世界末日,是在扰乱军心!你还嫌我们不够害怕吗?”

阿绛被他吓到了,直往沈安毅身后躲,沈安毅冷眼望着他,说:“你要是再多说一个字,我就把你扔出去喂怪物。”

话音未落,忽然头顶的帆布被化开,一只巨大的脑袋伸了进来,一口咬住了校长的脑袋,然后缩了回去。

尖叫声响了起来。人们惊慌地四处逃窜,沈安毅大吼一声:“不要慌!”

说罢,骤然跳起,一把长剑出现在他手中。

剑出鞘,一时间,四周温度骤降,仿佛瞬间进入了寒冬,帆布上生出了一层白色的结晶。

那是一把很漂亮的剑,宛如一块寒冰,泛着淡淡的银色光芒。

剑横切而出。仿佛听到了风的声音。

沈安毅落在了地上,收剑回鞘,那头高达三米的怪物呆立在当场,仿佛被施了定身咒一般。

忽然,怪物的脖子上出现了一道血痕,那血痕很快便蔓延了一圈,脑袋缓缓地滑落。

正好军用卡车快速开了过去,黑色的鲜血喷涌而出,仿佛下了一场血雨,怪物重重地倒在地上,激起漫天的尘土。

原本慌乱的人们都安静了下来,用崇拜的目光望着沈安毅。

或许他们最后走,反而赚了。

我皱了皱眉,其实刚才那个校长被袭击的时候,我们是有机会救下他的,然而安毅没有出手,我也没有。

我们还没有那么圣母,救一个处心积虑找我们麻烦的人。

一路上顺利了很多,还救了一些落单的人,匆匆到达了郊外的幸存者营地。

蓝色的临时房屋搭建了起来,无数的幸存者都聚集在里面,有很多都受了伤,哀嚎声不绝于耳。

我一眼便看见了尹晟尧,他正带着自己所收的五个外门弟子给幸存者看病用药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