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69章 观众打赏的宝贝 为-凝_望的皇冠加更/恐怖女主播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他们拖出来的,居然是高晗,他之前中了一枪,本来实力就没有恢复,这次又中了一枪,被一只高科技的手铐给拷住,完全使不出丝毫的异能,只能任人宰割。

两个雇佣兵架着他来到了我的面前,往他膝盖弯里踢了一脚,想让他跪下。但他纹丝不动。

他们又狠狠地踢了几脚,高晗依然倔强地站立着,不肯动弹。

砰。

一声枪响,打在高晗的大腿上,高晗痛得脸上的肌肉扭曲,却仍然不肯屈服。

野兽将枪口对准了他的后脑勺,说:“元女士,这个男人是你的情人之一,不过,他似乎并不得宠。或许他死了。你并不会伤心。”

“他不是我的情人。”我拳头死死地握着,关节泛白,“他是我的同伴,刎颈之交。”

这四个字让高晗愣了一下,他依然是那副面瘫脸,但眼中似乎有些什么东西在缓缓浮起。

野兽作为一个外国人,并不明白刎颈之交是什么意思,但下一刻,我从乾坤袋里将剩下的两颗灵兽蛋给拿了出来,扔了过去,说:“只有这两个了,最后一颗蛋在打开怪兽肚子的时候,不小心劈到了,已经破掉。”

野兽看着四个蛋,脸上露出了得意的笑容。说:“元女士,你要是早交出来,这三个人也不必死了,咱们或许还有机会一起吃个晚饭,再来一个销魂的夜晚。”

我冷着脸,道:“别做梦了。”

野兽嗤笑一声,道:“还有所有的研究资料,全拿出来。”

我拿出一只U盘,也扔了过去,对方检查了一下,点了点头。

野兽笑了起来,缓缓地走到我的面前,伸手想要摸我的脸,被我一把抓住了手。

忽然间,一道化灵光团打在了我的身上,将我给打飞了出去,我顿时感觉体内灵气消失,四肢酸软无力。

野兽来到我的身边,蹲下来道:“元女士,我一直都在看你的直播。从第一次在屏幕上看到你,我就对你很感兴趣,想要和你共度春宵。”

说着,他露出一道邪气的笑容,说:“元女士。不如就乘今天这个机会,咱们来个美好的初遇,怎么样?”

“滚!”我瞪着他,说,“你让我恶心!”

野兽眯起眼睛。眼底涌起一股怒意,他猛地一转身,骑在了我的身上,伸手就来撕我的衣服。

高晗大怒,挣扎着想要冲过来。被一个雇佣兵朝着后辈开了一枪,鲜血顿时汹涌。

而沈安毅也戴着手铐,拼命地捶打着玻璃墙。

【我屮艸芔茻,这么漂亮的姑娘,居然要被这个长得像熊一样的男人侵犯了,这场面太辣眼睛了,我看不下去了!你们谁快想想办法。】

此时,山海大陆直播间的观看人数已经增加到了五十多个。

【这人可恶,敢碰我的女人,我要将他碎尸万段!】

【你的女人?女主播什么时候成你的了?】

【前面的什么玩意儿,女主播明明是我的!】

【女主播的修为比这个丑八怪要高,之所以被他欺负,是因为他们手中有一种武器,可以化解女主播体内的灵气,我这里正好有一面盾牌。就打赏给女主播了,免得女主播等不到我破碎虚空去找她。】

我正拼命挣扎,耳边忽然响起一个女声,那声音很机械:“用户裘镇打赏一件九品法宝——八卦椿木盾,可抵挡化灵弹攻击。是否接受并提取。提示:主播只有一次接受高级打赏的机会。”

我心中一动,高声道:“接受并提取!”

话音未落,忽然一道光从我体内射了出来,野兽害怕是什么攻击法宝,迅速逃遁。那团光凝固在我的手上,变成了一面盾牌。

这盾牌……长得真是一言难尽。

我还以为,法宝都是很漂亮的,但这块盾牌,看起来就像是直接从树上劈了一块下来,上面的树皮都还在,我找来找去,都没有找到八卦在哪儿。

不管了!

我从地上爬起来,拿出一大瓶补充灵气的高级丹药,一口气吞了下去。

丹田之内涌出强大充沛的力量。我召唤出蝶恋花剑,朝着野兽冲了过去。

野兽一把夺过身边雇佣兵手中的化灵枪,对准我就是一枪,我举起盾牌,盾牌中金光一闪。面前居然出现了一面八卦阴阳鱼的图案,化灵子弹打在那图案上,居然被它给吸收了。

我心中大喜,而野兽却露出不敢置信的神情。

我嘴角勾起,化灵枪对我无效,这里就是我的主场了。

下一秒,我的蝶恋花剑就杀到了,一剑刺进了他的咽喉,鲜血从他的口中喷出,结束了他罪恶的一生。

我迈着八卦步,以极快的身法在控制室中穿梭,剑影翩翩飞舞,所过之处,一片血花飞溅。

这面盾牌不仅能够抵挡化灵枪,还能抵挡异能攻击,这可是九品法宝,这些五六级的异能者在它面前根本不够看。

不到一分钟,控制室里的雇佣兵们全都被我放倒,至于外面的几只小杂鱼,我根本没有放在眼里。

玻璃柜里的众人都满脸的兴奋。我大步走过去,打开了门,沈安毅第一个冲出来,一把抱住了我,说:“姐姐,太好了,你没事。”

我拍了拍他的背,说:“放心吧,你忘了,你姐姐的运气逆天啊。”

这时。一个女科学家走了出来,眼睛通红,流着泪,愤怒地瞪着我,说:“既然你有这么厉害的宝物。为什么不一开始就拿出来?为什么要等到张豪死了,才肯拿出来?”

另一个科学家拉了她一把,说:“张玲,不要说了。”

“抱歉,张豪是她的哥哥。她刚刚失去了亲人,有些失态了。”一个年纪比较大的科学家客气地说。

我扫了那些科学家一眼,虽然他们没有说什么,但从他们的眼中,我看到了几分不满。

我冷笑了一声,说:“本来我没有必要向你们解释,但今天我心情好,就说上两句。如果我一开始就能用这个,就不会任由那个男人碰我。在你们怨恨我责怪我之前,我得提醒你们。你们的命,都是我救的。”

那个老科学家连忙点头,道:“我们完全没有责怪你的意思,你千万不要误会。”

我也懒得去管他们是不是口是心非,转身抓起一个没死的雇佣兵,给他戴上封灵手铐,把他绑在椅子上,冷声道:“说,谁是内应,只要你老实交代,我可以饶你一命,这是你唯一的机会。”

那个雇佣兵一边吐血一边笑着说:“你死心吧,我是绝对不会说的。要对我用刑也随便,我们都受过刑讯训练,哪怕你活生生把我的皮剥下来,我也不会说。”

【呵呵,主播,对他搜神啊。】

【对啊,主播的神识比修为高,应该突破了筑基期了吧?】

地球的神级,就相当于山海大陆的筑基期。

【筑基期对一个炼气期的蝼蚁进行搜神,不是信手拈来?女主播你不会对这个蝼蚁动了恻隐之心了吧?】

我微微眯起眼睛,心中也想到了搜神。

但是搜神有一点不好,我会看到他所有的记忆,包括他做羞羞的事情,还有他接受残酷训练的场景,谁特么有兴趣看他没穿衣服的身体?

我侧过头去,看了一眼科学家们,所有人都一脸愤怒地瞪着雇佣兵,似乎都很无辜。

看来,不用搜魂是不行了。

我一把抓住了他的下巴,将精神力化为一束,刺进了他的额头,进入了他的脑海中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