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73章 镇魔树 为-凝_望的皇冠加更/恐怖女主播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“傻丫头。”阴长生道,“我若是不愿意,没有任何人能强迫我。”

我心头满满的,将手机放在床上,跪了下来,道:“师父在上,请受君瑶一拜。”

我恭恭敬敬地对着他磕了八个响头,然后从乾坤袋里拿出一袋茶叶,泡了一壶茶,倒上一杯。放在手机前,说:“师父,请喝茶。”

我再次磕了个头,立起身子的时候,那杯茶已经不见了,想必已经被阴长生前辈拿走。

“徒儿,起来吧。”

我再次磕了个头,站起身来,阴长生道:“君瑶,师父送你一件见面礼。你转过身去。”

我听话地转身,等再转过来的时候,便看见床上放着一只玉简和一瓶丹药,说:“这颗是金轮升天丹,等你实力到了。可以助你飞升。我知道你自己就能炼制,不过这枚是我所炼制,里面带着一丝仙气,比你所炼制的凡丹要好。”

他顿了顿,又道:“这枚玉简,是我修行时所积累的经验,你仔细看看,对你将来的修行有很大好处。”

“是。”我点头道,“多谢师父。”

阴长生长长地叹息,道:“真没想到。我居然也有收徒弟的一天。君瑶,你是我唯一的徒弟,希望你能够加紧修炼,早日飞升。”

我迟疑了一下,说:“前辈,如果一个人的灵魂被摧毁了,还能复活吗?”

“当然不能。”阴长生斩钉截铁地说,“谁死了?”

我忍着悲痛,说:“是明黎。”

“唐明黎?”阴长生的声音中充满了惊疑,“东岳大帝?他死了?怎么回事?”

我将来龙去脉仔细说了一遍,阴长生沉吟片刻,语气凝重,道:“东岳大帝和东华大帝都是仙界的混元无极大罗金仙,陨落一个,都是仙界极大的损失。东华大帝陨落,好歹选了一个继承人,只要假以时日,必能继承他的遗志,成就大业。而东岳大帝……”

他沉默了下来,似乎在思考着什么。良久,他才开口道:“君瑶,你好好修炼,这件事情,我会仔细调查。别太伤心,动摇了修行的根基就不好了。”

我心中隐痛,若是我真能忘情,该有多好。

关上了手机,坐在床上惆怅了片刻。最后露出一丝苦笑。

明黎,为了你,为了山城百姓,我也要振作起来。

我擦去脸上的泪水,目光变得坚毅。

我离开了营地。来到了山城市的市中心,这里已经变成了一片废墟,水泥地出现了一条条裂缝,各种植物从里面长出来,时不时有异兽徜徉其中,难以想象,一个多星期前,这里还人声鼎沸。

我在四周布了一个结界,从乾坤袋中将宇宙洪荒镜和镇魔树的种子拿了出来,将一大块水泥地面全部打碎,露出下面的泥土层,然后小心翼翼地将种子种了下去。

镇魔树生命力非常顽强,只要有足够的水和泥土,就能生长。

我将宇宙洪荒镜挂在上面,金色的光笼罩着土中的种子。

我将所有的灵气都输入了镜中。加快它的速度,不到一天,一棵小小的嫩芽便破土而出。

我满心的欣喜,轻轻地抚摸那棵嫩芽,却听见一个稚嫩的声音在说:“饿。好饿。”

我愣了一下,那声音是直接传入我的脑海之中,难道是……镇魔树在说话?

我将食指点在嫩芽上,和它沟通:“是你在叫饿吗?”

“是我,是我。我好饿呀。”

真的是镇魔树!

“你不是能进行光合作用吗?为什么还饿?”

“泥土中的养分不够。”镇魔树说。

原来如此。

我说:“你需要什么肥料?”

镇魔树道:“那些异兽看起来很好吃。”

我满头黑线,镇魔树又不是食人树,还能吃肉?

算了,它要什么就给它什么吧。

我抓了两只恰巧路过的倒霉蛋,将它们埋在了种子周围。镇魔树似乎很高兴,表示这些异兽很好吃,小小的嫩芽还转了转。

我不敢离开,一直守在这里,守了七天七夜。不知道捉了多少异兽给它吃,终于,它慢慢地长大,已经比我高了,树干也有手臂那么粗,只要等到它长得有一人合抱粗,就算是长成。

最近几天,我发现四周的魔气要少了许多,很多异兽都不肯过来了,想必是镇魔树能吸收魔气。同时放出灵气的缘故。

于是,我不得不跑得更远一点,去给它找食物。

这天我抓了一头六级的异兽,体型非常大,我用蝶恋花剑给砍成了几块。分几次搬回去。

等我再次回来取肉的时候,却发现两伙人正剑拔弩张地守在肉边,眼看就要打起来。

这些都是异人,我不由得皱起眉头,远远地看着。没有上前。

“怎么,你想跟我们黑斧派抢东西?”那一群提着黑色斧头的人高声道。

听他们的口音,似乎不是山城人?

难道周围几个城市的异人都过来猎杀异兽了?

山城市被异世界侵蚀,对于普通人来说是灾难,但对于异人来说。却是好事。

很多异兽的肉是可以吃的,能增长灵气,提高修为,再加上多了不少天材地宝,胆子大的异人们或许会成群结队地来探险。

另一方似乎是山城人,他们冷笑一声,道:“黑斧派是什么玩意,听都没有听说过。山城市是我们云雾宗的地盘,识相的就赶快给我们滚,别逼着我们动手。”

原来这些是云雾宗的人,他们都穿着普通衣服,倒是看不出来。

我看了看天色,时候不早了,懒得再看戏,便纵身跳了下去,捡起地上的肉,扛在肩上就走。

“站住!”两边的人先是愣了一下,然后齐齐怒吼道,“这是我们发现的,你是什么东西?赶快给我们放下!”

我冷眼看了看他们。道:“怎么?你们觉得这些肉是异兽自己割下来的?”

两边的人脸色都有些不好看,我懒得理他们,正要走,黑斧派的人冲了上来,挡住了我的去路。怒道:“你说这异兽是你所杀,有什么证据?”

我冷笑一声,道:“以你们的实力,能杀得了一头六级的异兽?”

云雾宗的人识时务,都看出我不同寻常,领头的那个朝身后的人使了个眼色,让他们不要轻举妄动。

但这些黑斧派的人,实力都不高,两三级的样子,有点初生牛犊不怕虎的味道。

“我们杀不了,你一个娘们就能杀得了?”黑斧派领头的那个冷笑了一声,道:“识相的就给我放下,不然,爷爷手头的斧头可不认人,把你那张漂亮的小脸蛋给划伤了可就不好……”

他的话还没有说完。手中的斧头就飞了出去,在半空中划下一道完美的弧线,插在队伍最后一个人的胸口,而那人正拿着一把枪,准备对我下黑手。

领头的那个大怒,喊道:“兄弟们,给我上!”

我眼神一冷,猛地放出九品的威压,原本气势汹汹的众人忽然双腿一软,噗通一声就跪倒在了地上,被我的威压压得头都抬不起来。

我冷冷地看了他们一眼,说:“就凭你们这点修为,也想到山城市来打家劫舍?把斧头收好滚回老家去吧,免得把命给丢在这里。”

说完,我纵身而起,在周围的房屋之间跳跃了几下,消失在了钢铁丛林之中。

这时,那云雾宗的带头师兄忽然想起了什么,惊道:“我想起来了,她,她不就是那位大名鼎鼎的元君瑶吗?幸好我们刚才没动手,不然,我们比他们还惨!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