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76章 为什么你不接受我?/恐怖女主播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李木子犹豫了一下,说:“这次,他们请来做说客的,是唐家的人。”

我愣了片刻,道:“请他进来吧。”

来的是唐起,当年唐明黎还是唐家家主的时候,他是管家。

只不过,现在唐家家主是唐明辉,他也被解除了职务,赋闲在家。

他苦笑着看了我一眼。说:“元女士,抱歉,如果这次我不来,就得去大西北的挖矿了。”

我皱起眉头,那个百里家请不到我,就让唐家出面,看样子没少给唐家利好,而唐家也是狠,故意用这些唐明黎的旧臣来逼迫我。

我沉吟了片刻,道:“好,我去。”

唐起松了口气,满脸歉意,道:“元女士……对不起,是我们没用。”

“你们是明黎的旧臣,我有义务保护你们。”我安慰道,“你先回去吧,我明天就动身。”

打发走了唐起,我收拾了一下,这两年,我每个季度都举行一场丹药拍卖会,桃源拍卖会竟然成了山城市的一次盛典,全国上下最有权势的家族和宗门都会来,山城市的普通人也赚了个盆满钵满。

济世药业虽然没有出新的药物,但一个重生丸,已经足够让公司大赚十几年了。

沈安毅并没有去首都上大学。他选择了第二志愿,留在了山城大学,现在修为已经突破了八品中级。

白宁清回了空海岛,高晗在华夏四处游历,每个季度回来一次,帮我打理拍卖会。

他已经突破了九级。

第二天一早,我来到了机场,登上了百里家准备的专机,却发现一个熟悉的人影坐在柔软的沙发上。

尹晟尧。

我愣了一下,说:“百里家的人……也请了你?”

尹晟尧道:“我本来不想去,但听说你要去,这趟旅行应该不会那么无聊。”

我笑了笑,笑容有些黯淡。

“君瑶。”他深深地望着我,说,“你到底要躲我到什么时候?”

我躲避着他的目光,说:“我……我没有躲你,你想多了。”

他站起身来,从冰箱里抽出一支葡萄酒,倒了一杯给我,说:“这是我酿的葡萄酒。特意带来给你尝尝。”

我喝了一口,入口浓烈,然后是极甜的味道,但回味却带着一丝淡淡的苦涩。

“这味道,就像我们的相识。”他坐在我对面。说,“我们第一次见面,充满了阴谋、痛苦和怨恨,是浓烈冲口的味道,但后来我们的相处。又透着浓浓的甜,但回味起来,却满是苦涩。”

我心中很纠结,说:“晟尧,我……”

“君瑶。唐明黎已经走了两年了。”尹晟尧忽然伸出手,抓住了我的手,“为什么你还是不能接受我?”

我吓了一跳,连忙将手抽了回来。

“晟尧,你不要这样!”我说,“我……忘不了明黎,我的心里装不下其他男人。”

他的眼中露出痛苦和绝望之色,缓缓地放开了我,坐回了沙发,轻轻晃动着手中的高脚玻璃杯。

良久,他目光坚定地望着我,说:“君瑶,我不会轻易放弃,我相信,总有一天你会接受我。”

我心中更加难过:“晟尧。你这又是何必呢?你就不怕有心魔吗?”

尹晟尧露出一丝无奈的苦笑:“你早就是我的心魔了。”

他的目光变得深邃:“不得到你,我的心魔永远不会结束。”

我低低地叹息,这就是我不愿意见他的原因。

给他虚妄的幻想,是害了他啊。

飞机上的气氛变得有些古怪,好在时间不长。两个多小时之后,飞机降落,百里家的转车将我们接到了百里家老宅。

百里家是一个很古老的世家,这个家族在明清两代出了很多个大学士,封疆入阁。十分气派。

到了新华夏之后,这个家族不仅没有堕落,反而更加繁荣,连开国元勋之一,都出自这个家族。

现在百里家的老爷子已经退下来了。但余威仍在,首都这么多大家族,都要给他们几分薄面。

来到百里家,一对中年夫妻带着人出来迎接,这对夫妻长得男俊女俏。却满脸的愁容,特别是这位夫人,眼睛还肿着,眼睛里满是血丝。

“尹先生,元女士。谢天谢地,你们终于来了。”百里夫人声音有些哽咽,“我的女儿有救了。”

尹晟尧道:“先让我们看看病人吧。”

“好,好,请跟我来。”这位身穿灰色衬衣的男人。就是百里家的长子——百里隼。

我将手伸进兜里,悄悄地按下了直播键。

这两年来,我一直在做直播,但对凡间和地狱的直播少了,对山海大陆却渐渐多了起来。

山海大陆的观众已经有了近万人。这些都是土豪啊,他们那边资源丰富,打赏起来十分阔绰。

【三弟,快来,恐怖女主播又开始直播了!】

【来了。来了!恐怖女主播可是我的女神,一天不看她的直播,我连修炼都不得劲了。】

【哈哈,三弟,我上次给你搜集的那三个美女你享用了没有?】

【别提了,自从见了女主播,那些庸脂俗粉连看都不能看了,真想破碎虚空,去亲眼见一见她啊。】

【前面的能不能别说了?直播期间不能乱说话不知道吗?你们随口一句话,都会变成弹幕!】

百里隼一边带路一边说:“我女儿这样子有七个月了,刚开始的时候,身上长出了大块大块的红色胎记,然后那些胎记开始化脓、腐烂,现在已经……”

他没有说下去,但眼圈已经红了。

百里家是一座民国风格的公馆,欧式建筑中又带了几分华夏古风的味道。

来到二楼,房门打开,我立刻闻到了一股诡异的腐臭味。

“为什么不开窗?”我不满地说。

百里隼道:“我们曾请了好几位中医国手来看过,他们说佳玲不能见光,否则这病情会更加严重。”

我们来到床边。掀起帘子,那股恶臭更加强烈。

床上的少女脸上一片模糊,她眼睛微微睁着,似醒非醒,从脸部轮廓来看。若是没有得这个怪病,应该是个非常漂亮的姑娘。

我掀开被子,仔细检查了一下她的身体,发现浑身上下没有一块好肉,又给她把了脉。

这个脉象好奇怪啊。

“晟尧。你来看看。”我说,“她这脉象好奇怪,我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脉象。”

尹晟尧也给她把了把脉,皱起了眉头。

百里夫人见我们神色不好,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。上前道:“两位大夫,我们家佳玲的病情如何?”

我和尹晟尧互望一眼,道:“很不好。”

百里夫人身体摇晃了一下,差点晕倒,百里隼扶住她,说:“两位大夫,她的身体到了什么样的地步?请两位如实相告,我们……受得了的。”

尹晟尧沉吟片刻,问道:“令千金在生病之前,有没有发生过什么奇怪的事情?不管多小的事。都要告诉我们。”

百里夫妻俩想了半晌,也想不出什么奇怪的事来,这时,一个穿着白色衣服的女佣走了过来,说:“先生,夫人,我……我想起了一件事。”

百里隼连忙道:“那你还不快说?”

那女佣十七八岁,名叫郑晓美,和百里佳玲差不多年纪,她的母亲一直在百里家当佣人,她寒暑假的时候也会来帮忙,和百里佳玲从小一起长到大,关系很好。

在百里佳玲生病之前,在学校听人说,有个占卜师特别的灵验,能够看到前世今生,于是她就拉上郑晓美一起去了那个占卜师的店铺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