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86章 见了女主人,还不跪下!/恐怖女主播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这件宽大的黑色袍子之上,火红色的凰鸟仿佛有灵魂一般,身上有红色的荧光流动,仿佛马上就要从衣服里钻出,冲天而起,振翅高飞。

几个士兵都被这大礼服给晃花了眼睛,目瞪口呆,满脸的不敢置信。

连尹晟尧也露出了震惊之色。

这是唐明黎为我所准备的大礼服,只要穿上了这件礼服,我就是他的皇后,这座宫殿的女主人,阴曹地府的女王!

我目光凛冽,高声道:“见了女主人,还不跪下!”

三个士兵这才如梦初醒,噗通一声跪倒在地。以头抢地,吓得浑身发抖:“拜见皇后娘娘,娘娘千岁千岁千千岁!”

东岳宫的这些士兵们,都是从鬼魂之中挑选的,都有好几百年的岁数了。

他们活着时。生活在皇权时代,尊卑观念早已深入骨髓,因而看见了东岳皇后的礼服,全都给吓疯了。

既然已经穿上了礼服,还不如搞大点!

我高声道:“还不快进去传令,让东岳宫的官员全都出来迎接?”

其实,我心中是有点慌的。

也不知道唐明黎魂飞魄散的消息有没有传回来,东岳大帝没了,这些官员还会尊重我这个没过门的“东岳皇后”吗?

轰!

东岳宫的大门徐徐打开,一群官员从里面鱼贯而出,在我面前停下,齐齐跪倒在地,拜道:“臣参见东岳皇后,皇后千岁千岁千千岁!”

还好,看这阵势。他们应该是认的。

我学着电视剧里的皇后,端庄而威严地说:“平身吧。”

“谢皇后!”

官员们站起身来,其中一人走上前,恭敬地道:“恕臣眼拙,不知道皇后是上界哪位仙子?”

他们的主人是出了名的不近女色,现在突然冒出一个皇后来,确实令他们懵逼。

但看这礼服,又不像假冒的。

我淡淡道:“东岳大帝转世投胎到人间,抓捕从极的事情,诸位知道吧?”

“是。”官员们齐齐回答。

就算之前不知道,上次五官王的事情那么一闹,也都知道了。

“我是东岳大帝在人间的未婚妻。”我说,“陛下曾带我回来过一次,这礼服就是那时送我的,陛下许诺,等我飞升之后,就封我为后。”

众官员互望一眼,对此,他们也有所耳闻。

何况有大礼服在,他们也不敢多说什么。

“娘娘独自回来。不知所为何事?”那官员道,“不知陛下何时归来?”

我淡淡地望着他,说:“你是?”

那官员道:“我是陛下的府丞,名叫吕福德。”

“原来是府丞?”我淡淡一笑,道。“我回来的原因……需要向你通报吗?”

吕福德吓了一跳,连忙道:“不用,不用,是臣逾越了。”

说罢,他侧开身子。众官员也分立两侧,我朝尹晟尧点了点头,拖着长长的衣摆,朝东岳宫中走去。

吕福德跟在我的身后,看了看身侧的尹晟尧。实在没忍住,上前道:“娘娘,请问这位是?”

“他是我的侍卫。”我淡淡道。

吕福德不好问什么了,只得一路安安静静。

一直来到寝宫,宫女们都站在前面,弯着腰,连头都不敢抬。

我目光在众人脸上一扫,落在了其中一人的身上。

“怀月。”我盯着她的眼睛,道,“你不是去尚功局了吗?怎么又回到寝宫里来了?是谁让你回来的?”

怀月低着头。不敢说话。

我高声道:“尚宫在哪儿?”

这东岳宫中,使用的还是唐朝的宫廷体制,分为六局,其中尚宫二人,正五品,掌:导引中宫,总:司记、司言、司簿、司闱。

这二位尚宫,是后宫女官之首。

两名衣着华贵的宫女走上前来,恭敬地弯腰行礼:“娘娘有何吩咐?”

我沉声道:“怀月是陛下亲自发配去尚功局的,你们管理宫中,没有陛下的旨意,为什么让她回到寝宫伺候?”

那个穿红色衣服的尚宫看向穿蓝色衣服的,蓝色衣服的尚宫额头上冒出了汗水,说:“她在尚功局立了功劳,所以我才……”

“就算她立了功劳,你也该先禀告陛下。”我冷声道,“若是陛下回来,不想看到她,她却出现在陛下面前,你说会有什么后果?”

蓝衣尚宫脸色有些发白。立刻说:“是,是,娘娘教训得对,我现在就让她回尚功局去。”

我满意地点了点头,怀月低着头,根本不敢反抗,她知道唐明黎对我言听计从,我要是到唐明黎面前告状,她恐怕会更惨。

“且慢。”我道,“怀风,刚才我让那些士兵来找你,为什么你说不认识我?那些士兵不认识也就算了,为什么你也不认识了?难道你失了忆?”

怀风吓得噗通一声跪在地上,战战兢兢地说:“娘娘息怒,息怒。我,我只是听岔了……”

我侧头看向两个尚宫,道:“东岳宫中,侍候陛下的宫女都该是最机灵聪慧的,耳朵不灵便。要是陛下吩咐了什么,她都给听岔了怎么办?”

怀风吓得脸色惨白,不停地磕头:“娘娘恕罪,娘娘恕罪啊。”

我目光森冷地望向她,说:“上次陛下让你来服侍我,我看你是个好的,平时也很老实,这次怎么会这么糊涂?是不是有人指使你的?”

怀风有些害怕地看向怀月,想说却又不敢说,我叹了口气。问那两个尚宫:“这种怠慢主人的奴仆,你们平日都是怎么处理的?”

尚宫们说:“胆敢怠慢陛下、娘娘,是以下犯上的重罪,要交给十殿阎罗问罪,罚入地狱受刑的。”

怀风吓得脸色大变,不敢再隐瞒,连忙说:“娘娘恕罪,我说,我什么都说,是怀月姐姐让我这么做的。”

怀月吓得立刻跪倒在地。浑身瑟瑟发抖:“娘娘,不是我,是怀风血口喷人!”

说着又转向那个蓝衣尚宫,道:“周尚宫,您要相信我啊,真的不是我!”

怀风急道:“娘娘,我伺候了您几天,您知道我是个胆小怕事的,现在寝宫里的事情都收怀月说了算,我不敢不听。她还威胁我,说我如果敢认娘娘,就把我罚到浣衣局去。”

“哦?她一个小小的宫女,居然敢这么嚣张?”我冷声道,“两位尚宫,你们说。这件事如何处理?”

那红衣尚宫立刻上前道:“娘娘,这怀月胆子实在是太大了,居然敢做这种以下犯上的事,简直罪大恶极,请娘娘将她交给我处置。我一定秉公办理。”

我看出来了,这东岳宫种也是分派系的,怀月是蓝衣周尚宫的人,而这个红衣尚宫与周尚宫不对付。

我说:“你叫什么?”

“奴婢名叫陈兰。”红衣尚宫道。

“陈尚宫,如今陛下还未回归。不便将人给送去地狱。这样吧,你们先将她收押,等到陛下回来,再做定夺。”我道。

陈尚宫有些失望,却也不敢多说什么。道:“是,娘娘。”

“至于怀风,从轻发落吧。”我道。

陈尚宫点头道:“是。”

收拾完两人,我走进宫里,屏退了左右,长长地松了口气。

“端着架子收拾人还真累。”我说,“古代的皇后也不好当啊。”

尹晟尧看着我身上所穿的大礼服,目光有些复杂:“君瑶,你放心,我的东华宫中绝没有这么多蝇营狗苟的事情。”

我笑了笑,说:“人上一百,形形色色。只要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。东华宫中肯定也有,只是上任东华大帝醉心于修炼,性格有和善,没有怎么管罢了。如今东华大帝离开成千上万年,宫里还不知道乱成什么样子呢。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