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87章 东岳玉玺的下落/恐怖女主播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尹晟尧皱了皱眉,说:“总不会让你受委屈的。”

我将大礼服脱了下来,反正里面穿戴很整齐,不需要他回避。

他深深地望着我,眼神有些眷恋和迷醉。

我愣了一下,轻咳了一声,他立刻将脸转过去,脸上浮起几分红晕。

我这才想起了什么,说:“东岳宫中侍卫竟然能和后妃独处?好像大家都一副见怪不怪的样子?怎么回事?”

华夏古代,皇帝防男人就像防贼一样,宫里只留太监伺候,免得被戴了绿帽子。

尹晟尧有些不好意思,说:“这里是神仙洞府,宫殿里各种阵法盘根错节,人人都有法术。主人更是混元无极大罗金仙,谁那么大的胆子敢在这里胡来?”

我点了点头,有道理啊。

“咱们别在这里废话了。”我说,赶快去看看明黎的肉身,看有没有什么线索。

说罢。我带着他来到后面的寝殿,这里没有侍卫,但是布下了等级极高的阵法,一般人根本无法靠近一步。

上次唐明黎告诉过我阵法的生门所在,这阵法有生门死门,一旦入死门,必死无疑。

我们从生门进去,那幽暗的宫殿之中,东岳大帝的肉身依然鲜活,面容如生,让我的心一阵阵揪紧,几乎要流下泪来。

明黎,这两年,你知道我是怎么过的吗?

我压下心中的痛苦,说:“晟尧。当初明黎将一缕魂魄放在这具肉身之中,你看看,现在还在吗?”

尹晟尧点了点头,张开手,东华大帝的玉玺缓缓飞起,悬浮在东岳大帝的头顶,一道柔和的光线洒下,将他笼罩其中。

良久,那枚玉玺也没有半点的反应。

绝望如同藤蔓植物,缓缓地浮上我的心头。

尹晟尧将玉玺收了回来,朝我摇了摇头,道:“那一缕魂魄想来早已经被他收回了。”

我伤心地垂下眼帘,尹晟尧想要上来安慰我,但他步子顿了顿,拿出一张手绢,伸了过来。

“谢谢。”我心中很难受,想哭,却发现根本哭不出来。

定了定神,我不死心,又说:“晟尧。你的玉玺能不能看出,他还有没有灵魂存世?”

尹晟尧说:“我的玉玺不行。”

我满脸绝望,他犹豫了一下,说:“但是他的玉玺可以。”

我深吸了一口气,道:“但他的玉玺失落了。”

尹晟尧看着手中的印玺。叹了口气,说:“我的玉玺和他的玉玺来自同一块玉石,可以互相感应。”

我心中一喜,也没有去问之前在人间时,他为什么不说。只用期待的目光望着他。

他很无奈,说:“我试试看吧,如果那枚玉玺被藏得很深,对方设了阵法或者禁制,我就没办法了。”他叹了口气。说:“我毕竟还不是东华大帝。”

我点了点头,心中又有些歉疚,说:“晟尧……我,我对不起你……”

尹晟尧给了我一个浅浅的笑容,说:“君瑶,我跟你定下约定的时候,就已经说过,一定会帮你。我说话向来一言九鼎的,你信不过我?”

“不是,你误会了……”

他按住我的肩膀。说:“我所做的一切,都是自愿的,你不要有心理负担。”

说着,他笑了笑,道:“你就把这看作是我的私心吧,早点确认他已经不在了,你就会放弃,然后跟我在一起。”

我心里更加难过了。

他不再多说,掐了一个法诀,玉玺忽然金光闪烁,忽然射出一道金光,打在墙上。

墙上缓缓现出一道光影,出现了一个画面。

画面之中,居然出现了一个人。

一个很熟悉的人。

唐明辉?

怎么可能?唐明黎的玉玺怎么会在他手中。

尹晟尧似乎想到了什么,说:“君瑶,当时出事之时,除了你之外,是不是只有唐明黎的父母碰过他的尸体?”

我心中一震,当时我悲痛欲绝,根本没有心思多想。唐进夫妇来了之后,他们清洗了唐明黎的身子,带走了他身上的所有东西,说要回去给他建一座衣冠冢。

难道玉玺被他们拿走了?

他们……将玉玺交给了唐明辉?

他们怎么能这么做?那可是他们的亲生儿子啊!

尹晟尧叹息一声,安慰我道:“唐明黎过世之后,他们在唐家的处境很艰难,想来也是被逼无奈。”

我无言以对,却无法接受。

深深地望着墙上的男人,我的眼神变得冷冽,原来,他长得越来越像唐明黎,是因为那枚玉玺的缘故吗?

无论如何,我都要将它拿回来!

从寝殿里出来,我跟两位尚宫和吕福德说了一声,便离开了东岳宫。原路返回。

其实,我虽然有皇后的礼服,但并不是真正的东岳皇后,甚至连仙人都不是,他们从心底是瞧不起我的。只是碍于唐明黎的缘故,不敢对我不敬。

一旦他们知道唐明黎已经不在了,肯定不会将我放在眼里。

我们顺利回到了人间,一刻也没有停歇,直接定了去首都的飞机,马上前往首都。

这次尹晟尧并没有跟去,他刚刚在首都掀起了一阵腥风血雨,事情还没有结束,他去不合适。

唐家不是普通人家,礼数要做足。于是我带上了李木子,让她带着我的帖子上门拜访,唐明辉同意见我,但三天之后才有时间,让我等着。

我微微眯起眼睛,上次我没有给他面子,这次他就跟我摆谱?

好,我等。

在酒店一连住了三天,我和李木子来到唐家,进了唐家门。却被安排坐在接待室里等候,一等就是两个小时,李木子很愤怒,说:“师父是九品炼丹师,一位九品炼丹师上门拜访,他们居然敢摆这样的架子?这算什么接待室?连一杯水都没有!”

我淡淡道:“木子,不必生气,他今天一定会见我的。”

李木子咬了咬下唇,说:“唐明辉也太不是东西了,师父毕竟是上任家主的女友,怎么能这么慢待,传出去别人也要说唐家不懂礼数,仗势欺人。”

我笑了,说:“木子,我都没有生气。你就不要再抱怨了,他们没有茶,我们自己带了茶。”

说着,我从乾坤袋中拿出了一套精致的茶具,优哉游哉地泡茶。吃起茶点来。

刚刚喝了一杯,之前带我们进来的那个下人就闻着香味摸进来了,吸了吸鼻子,笑道:“两位这是什么茶,好香啊。我来讨一杯喝。”

我冷淡地笑了笑,李木子说:“抱歉,我们到别人家里做客,本来以为有茶招待的,就没有带多。”

那佣人嘴角抽了抽。他是唐家的下人,俗话说宰相门房七品官,谁见了他不是毕恭毕敬的?这两个女人居然敢扫他面子?

他冷哼了一声,说:“我们唐家不允许带外食,不然吃出问题来,还赖上了我们怎么办?立刻将茶具撤掉!否则我就只能叫保安来赶你们出去了。”

李木子愤怒地站起,指着他的鼻子骂道:“你是什么东西,敢对我师父这么说话?”

“木子,不必生气。”我喝着茶,淡淡道,“狗咬了你一口,你就要咬回去吗?坐吧,别理她,我们接着喝。”

李木子嗤笑了一声,道:“没错,不过是条狗而已,让他叫几声吧,正好给咱们解解闷。”

“你们敢骂我是狗?”那个佣人大怒,高声道,“保安!保安,快进来!”

很快,几个身穿黑色制服的保安走了进来,道:“老李啊,出了什么事?”

老李朝着我们一指,说:“这两个人存心搞事儿,把她们给赶出去!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