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89章 逃出唐家/恐怖女主播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唐明辉瞪着眼睛,眼中所射出的愤怒之光恨不得将我给碾碎。

我将衣服搜了个遍,却什么都没有找到,我不由得皱起眉头,难道没有在他身上?

不可能啊!

我再次看向他,用神识在他身上仔仔细细地扫过,忽然,我发现了什么,大步走到他的面前,将他戴在右边耳垂上的耳坠给拽了下来。

就在这时,大门被一脚踹开,唐家老爷子大步冲了进来,看见的就是唐明辉光着身子,而我按着他的肩膀,正欲行不轨之事。

唐老爷子气得差点晕过去。指着我怒骂道:“唐明黎,你看看,你睁开眼睛好好看看!这就是你一心一意爱着的女人!你死了没两年,她就想要祸害我的另外一个孙子了!”

说着,他还没忘猛地关上房门。要是让外面那些家臣们看到了这情景,以后唐明辉这个家主就别想当了。

“妖女,你害死了我长孙,我今天就要让你偿命!”说着,他抽出宝剑,朝着我刺杀了过来。

我冷声说:“老爷子,我不想和你打,你年纪大了,修为又远远比不上我,我不想让别人说我恃强凌弱,欺负老人家。”

唐家老爷子气得差点一口老血喷出,他脸涨得通红,羞愤难当,恨声道:“贱婢!你别得意!就算我修为比不上你,今天拼了这条老命。也不会让你好过!”

我一边躲闪着他的剑,一边说:“我只是来拿回属于我的东西,至于床上那个男人,我一点兴趣也没有。”

我的眼中闪过一抹惆怅和悲伤:“他哪里比得上唐明黎?”

听到这句话,唐老爷子的脸上似乎也有一道复杂的情绪闪过,我笑了一声,说:“老爷子,连你也是这么想的吗?”

床上的男人皱起眉头,他其实什么都知道,在老爷子的心中,他远远比不上唐明黎,之所以捧他做家主,除了因为他是他的血脉之外,还因为他比唐明黎好控制!

他的心中涌起一股恨意,为什么?为什么人人都说他不如唐明黎?

他不甘心!不甘心啊!

唐老爷子毕竟老辣,一眼就看出我的居心,怒道:“辉儿做事一向以家族为重,哪里是那个被美色迷住的逆子比得上的?你不用挑拨离间,没有用!”

我嘴角上钩,心中暗暗想:有没有用。要试过才知道。

唐明辉可是最恨别人说他不如唐明黎的呢。

嫉妒真是一个好东西啊。

我根本没有跟唐老爷子过招,退到了屋外,然后虚晃了一招,朝着外面疾奔而去。

唐家老宅有一座大型的阵法,但不是祖上传下来的。而是唐明黎亲自布下的,就如同他在东岳宫中所布的那个一样,都有生门死门,生门无数、死门无数,一个不留神就容易进入死门。万劫不复。

平时这个阵法都没有开启,一旦遇敌,操纵阵法的几个族老就会开启阵法,将敌人困杀。

然而,这个阵法里的五行石还是我提供的。我自然了若指掌。

我在生门之间穿梭,速度非常快,片刻之间便来到了大门边,李木子早就已经等待多时,迅速出手,一掌劈晕守门的几个人,然后打开了大门,高声道:“师父,快!”

我一把搂住她的腰,冲出了大门。然后召唤出蝶恋花飞剑,望着天空疾驰而去。

片刻之后,唐家院子里也飞出了几把飞剑,朝着我消失的地方追了过去。

然而,那只是一个障眼法罢了,是我用符箓和一根头发所幻化出的影子,而我真身却悄悄地乔装改扮,和李木子一起,隐没在了外面川流不息的人群中。

首都太拥挤,有时候也是有好处的。

我们找了一处偏僻的别墅,是沐阳朋友的产业,她那朋友出国了,这里也空了下来。

我们暂时藏在这里,拿出了那枚耳环。

它是用黄金打造的,细细的拉成一个圆圈,上面吊了一颗黑色的小石头。

那是……空间石!

唐家虽然家大业大,但消耗也大,这么多年下来,宝库已经空了,唐明黎精通炼器。为唐家留下了不少好东西,这就是他所炼制的一只空间法器。

我鼻头一酸,眼圈泛红,声音也有些哽咽。

“明黎,人走茶凉。”我轻声说,“唐家太凉薄了,他们不配用你留下的法器。”

李木子看见我这个模样,心里也很难受,轻声道:“师父,我到外面替您守着。”

她关上门,我将这颗耳环拿着反复看了一阵,将神识沉入其中,果然有一层禁制。

它已经认主了,但这层禁制是唐明辉所下,我的修为又比他高出许多。轻而易举就将它抹去了。

里面有不少的符箓和法器,这些法器也大多是唐明黎所炼制,每一件都有他的印记。

我心中不禁生出了几分怒火。

他们享受着你留下的宝贝,却欺负你的女人和臣子,何其无耻!

在那些东西中。我找到了东岳大帝的玉玺。

但奇怪的是,上面的篆体文字不见了,下面只是平平的一块。

我轻轻摩挲着这块灵玉,作为仙界的顶级法宝,它应该有器灵了吧?

它应该早已经生出了灵智,唐明黎死了,其他人没有资格使用,它就自己将文字隐去。

东岳大帝的印玺是可以分封和罢免地府官职的,若是被人随意使用,后果不堪设想。

“玉玺。”我轻声说。“你一定要帮助我……找到你的主人。”

我今天的所作所为彻底激怒了唐家,据说唐家家主大发雷霆,动用了所有的势力,开始全城搜查,发誓一定要将我给找出来。

我给谭委员长打电话,他苦笑着说:“君瑶,听说你强X了唐家的新任家主?唉,你说你,就算他长得像明黎,你也不要用强啊。好好说谁不愿意啊……”

“停!”我立刻说,“委员长,您不要听别人胡说八道啊,绝对没有的事情,我是那种人吗?”

“现在整个首都都传遍了,各种风言风语。”他说,“唐家这次不抓到你誓不罢休啊。”

我笑了笑,说:“委员长,我准备了一些黄龙丹、大还丹之类的丹药,准备捐给特殊部门呢。”

谭委员长呵呵一笑,说:“君瑶啊,瞧你说的,你也算是咱们特殊部门的一员,我把你当女儿看待,我们当然会保护你。说什么丹药啊,伤感情。”

我扯了扯嘴角,说:“委员长,这都是我的一片心意,你们可不能拒绝啊。”

“唉……”谭委员长叹了口气。道,“既然如此,我们就勉为其难收下了,以后可不能这样啊,显得多生分。”

我挂上电话。只有呵呵两声。

很快,谭委员长就派人送了一件高科技仪器来。

那东西看起来和手表没有两样,但背面有个按钮,只要按下按钮,就能够屏蔽掉修道者的神识。对神级中期以下都有效。

唐家想来不会为了这点事就把老祖给请出来,这两块手表足够保护我们离开首都市。

凌晨四点,正是一个人最疲倦的时候,会稍稍放松警惕心,我和李木子便乘这个机会,悄悄地出城。

首都市里一切如常,普通人根本察觉不到发生了什么,但警惕的异人们都会发现,谁要是想要离开,总会有几道监视的目光落在自己身上。

我和李木子没有乘飞剑,也没有坐交通工具,而是步行离开。

我们在偏僻的街道小巷中快速走过,我的神识也放了出去,小心地避过了每一个暗哨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