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90章 我的明黎,真的不在了/恐怖女主播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终于出了市区,本来谭委员长给我准备了车,但以防万一,我并没有去拿车,而是继续步行,选择最偏僻的小路。

忽然间,我步子一顿,李木子忍不住问:“师父,怎么了?”

我讲她护在身后,目光冷冽。

忽然之间,四面八方涌出了无数身穿西装的异人,这些人的实力都在五级左右,重要的是,其中有两个人,手上端着化灵枪。

能够搜罗这么多五级异人。唐家果然家大业大。

恐怕,还是得益于唐明黎的经营吧?

我嗤笑了一声,便看见一辆黑色的宝马开了过来,停在十几米外,一道人影走下。他身旁的侍从递了一根烟上去,替他点上,那一点星火亮起,点亮了他阴郁的脸。

唐明辉。

我朝车里看了一眼,车中竟然是个神级初期的高手。

唐家的高手我都认识,这个却很面生。

恐怕是这两年新招揽的。

唐明辉缓缓走到我面前,吐出一口烟圈,我淡淡地瞥了他一眼,说:“我不喜欢烟味。”

唐明辉冷笑一声,说:“那你要尽快适应了,因为将来的几十年,你都要在唐家老宅里度过,相信我们单独相处的时间不会少。”

我将手表取了下来,说:“是这玩意儿出了问题?”

唐明辉笑而不语,凑到我的面前。在我耳边低声说:“我们唐家的势力到了什么地步,你根本不知道。”

我眯起眼睛,这么说来,特殊部门里也有他们的眼线,在这块手表上动了手脚。

用来保护我们的手表,却泄露了我们的行踪,真是讽刺。

我目光冷凝,道:“唐明辉,你以为,你赢了?”

“我当然赢了,现在你有什么办法逃走吗?”他得意地笑道,“如果有,尽快使出来,我等着呢。”

我眯起眼睛,冷冷地望着他,他笑容中带了几分刻毒,低声说:“你敢那么对我,胆子倒是很大啊,等回了唐家,你给我的屈辱。我要全部从你身上找回来。”

我深吸了一口气,用怜悯和鄙夷的目光望着他,说:“明黎居然有你这么一个堂弟,愚蠢卑劣到这个地步,真是辱没了他的名声。”

“你!”唐明辉眼中射出的光如刀子一般刺在我身上。若是换了一个人,想必早就被吓得腿软。

我堂堂九品,要是还被吓到,就不用混了。

唐明辉的声音仍旧很低,但里面所带着的威胁意味却非常的浓。让人毛骨悚然。

“元君瑶,你还敢这么对我说话?”他几乎是咬着牙说,“你明天是想下不了床是吧?”

我眼底射出一抹杀意,道:“唐明辉,你今天的话。我会记在心里,迟早会回敬给你。”

他笑容中满是得意和阴鸷,说:“我等着。”

他转过身,大步朝着宝马车走去,道:“把她们带走!要是她们敢反抗,就给我开枪!”

我后退了一步,两个异人立刻开枪,白色的光团子弹朝我们射来,我立刻召唤出盾牌,光团打在盾牌上。骤然散开,消失无踪。

而我一把抓住李木子的胳膊,手中忽然出现了一只巴掌大的阵盘,那阵盘骤然变大,将我们笼罩其中。

宝马车中的神级高手立刻跳下车来,惊道:“传送阵?”

唐明辉脸色很难看,道:“方前辈,快阻止他们!”

姓方的高手眯了眯眼睛,骤然击出一掌,一股强大的能量朝我们席卷而来,摧枯拉朽。

我嘴角上钩,淡淡道:“太迟了。”

说罢,忽然光芒一闪,我们已经消失在原地。

而那只用过的阵法盘落在地上,发出当啷一声脆响。

姓方的高手沉声道:“家主,她们已经逃了。”

唐明辉眼中满是沸腾的怒意,全身上下都充斥着恐怖杀气。

方前辈走过去捡起那只阵盘,摇头道:“可惜了,这阵法是一次性的。”

唐明辉爆发出一声怒吼,道:“追!统统给我去追!不抓到她。你们也别想回来了!”

这个传送阵是唐明黎留下来的,可惜等级比较低,传送不了多远,只传了几公里,但足够了。

我立刻召唤出了蝶恋花剑,带着李木子一路往南飞,到苏北去转了一圈,又转过头来,经西广、云贵一带,回到山城市。

之前唐明黎在山城市经营了许久,唐家在这里也有势力,但这边都是唐明黎的心腹,他们自然对唐家本家的命令阳奉阴违。

何况,山城市是我的地盘,他们也翻不起什么大浪来。

我回了家。便急匆匆来到了兰园,找到了尹晟尧,将印玺交给他,说:“晟尧……这次又要麻烦你了。”

这话说得我自己很不好意思,脸上有些发烧。

他却面带笑容。说:“好,你跟我来。”

他带着我进到了里面的炼丹室,这还是我第一次进他的炼丹室,里面很干净,只有一只青铜鼎,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淡淡的药香,令人沉醉。

在炼丹室旁边有一个小小的耳室,耳室里布了一个阵法,尹晟尧道:“这个阵法可以提高两只玉玺的联系,如果他真有一丝魂魄存在。玉玺一定能感应到。”

我眼中满是感激,道:“谢谢你,晟尧。”

尹晟尧淡淡一笑,笑容中却有了几分苦涩,道:“君瑶,我……希望它感应不到任何东西。”

我心头像被针扎了一下,特别的难受。

“晟尧,我……”

他伸出手指头,按在我的唇上,说:“不用说了。君瑶,这已经是最有用的办法,如果还是找不到,我就不会再退让。”

我低着头,没有说话,只是默默地将玉玺递给了他。

他将自己的东华大帝印玺也拿了出来,掐了一个法诀,两尊玉玺都飞到了半空之中,东华大帝印亮起一团白光,东岳大帝印受到它的影响,也亮起了光芒,原本消失不见的文字也缓缓地浮现了出来。

两尊玉玺在半空之中上下沉浮,而地上的阵法也亮起了金色的光芒,最后在阵法正中凝成一个点,骤然射出。打在了两枚玉玺之上。

哗!

白色的光一瞬间笼罩着整个屋子,东华大帝的玉玺之中,现出一丝细细的金线,缓缓萦绕,尹晟尧道:“如果玉玺有主人。就会出现金线。”

我紧张地看向东岳大帝的玉玺,双手握紧,只觉得浑身都在发抖。

明黎,你,还活着吗?

时间仿佛一下子慢了下来。短短的几分钟,就像是一个世纪般漫长。

可是,我所等待的那一根金色的丝线,迟迟没有出现。

我的明黎,真的已经不在了。

尹晟尧轻声道:“君瑶。够了。”

我摇头说:“不,再等等,就等几分钟。”

尹晟尧无奈地叹息,却也没有说什么,仍旧掐着法诀,直到过去了整整二十分钟,他才说:“君瑶,不用等了,那金色的丝线,不会出现了。”

我脸上满是绝望。

尹晟尧掐了另一个法诀,将两只玉玺都收了回来,我后退了两步,差点没有站稳。

他立刻伸手将我拉住,然后用力拉进了怀中,紧紧地抱住了我。

我崩溃了,眼泪一下子就流了下来。

嚎啕大哭!

我已经多久没有这么哭过了?

我紧紧抱着他,眼泪不停地流,长期以来压抑在心底的惶恐和痛苦如同潮水一般汹涌而出。

我的明黎,真的不在了。

尹晟尧轻轻抚摸我的长发,低声叹息,道:“哭吧,哭出来心里就舒服多了。”

也不知道我哭了多久,一直到我哭累了,才从他的怀中抬起头来,轻轻擦干脸上的泪水,道:“对不起,我刚才……失态了。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