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93章 地府来人/恐怖女主播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说罢,便急匆匆地回了屋。

我心中有些难受,自从上次之后,我们就一直冷战。

尹晟尧道:“君瑶,年轻人总有个叛逆期,别太担心了。”

我有些无奈。

深夜,不知从何处而来的乌云缓缓地遮蔽了月亮,整个世界都笼罩在一片黑暗之中。

忽然敲门声响了起来,一股阴冷之气从门缝里溢了出来,在屋子里回荡,温度顿时降低了好几度。

我猛然睁开眼睛,用神识一扫,心中微微吃惊。

居然是她?

我打开门,一个少女跑了进来,噗通一声跪倒在我面前。哭叫道:“娘娘,不好了,东岳宫出事了!”

话还没有说完,她又立刻摇头:“不,不对。是整个阴曹地府都出事了!”

她,居然是东岳宫的宫女——怀风。

东岳宫的宫女和官员们,都是鬼魂。

生前或积年行善,或立有功劳,死后论功行赏,被东岳大帝看中,收入东岳宫中任职,算得上是个鬼仙,但仍然是鬼,而不是仙,是不能随意进入凡间的,否则就是触犯天条,是要被罚入地狱的。

怀风居然来到了凡间找我,肯定出了什么大事了。

我眉头紧皱,将她拉了起来。说:“你赶快起来,详细说,到底发生了什么事。”

怀风的身体摇晃了一下,腿上背后都有黑气溢出,这是受了重伤。

我立刻拿出了一颗疗伤的丹药给她吃下,她脸色煞白,身体虚弱至极,我让她躺在沙发上,给她输入了一缕灵气,她才稍微缓了过来,焦急地抓住我的手,说:“娘娘,出大事了,陛下在哪儿?奴婢要见陛下!”

“有什么话,都跟我说吧。”我道。

她的脸色再次变得很难看,道:“难道……那个人说的是真的吗?陛下……真的已经……魂飞魄散了?”

我心中一惊,连忙问道:“是谁?是谁告诉你们的?”

“是邪神从极!”怀风哭道,“他已经占领了地府,而且……刚刚关闭了地府之门!”

此时,在整个东亚地区。都出现了很恐怖的情况。

东南省的某市之中,某个殡仪馆内,一个披麻戴孝的孝子正坐在灵堂上,往火盆里扔着纸钱。

今天是守夜的最后一天,灵堂上空荡荡的。四周一片寂静,白色的绸子所扎成的白花中,簇拥着一幅遗像,遗像上是一个满脸皱纹的老人。

那位孝子一边烧纸钱一边叹息,说:“爸。你就安心走吧,我们兄弟几个,一定齐心协力,把家族的企业做大做强。”

说着,他还用袖子擦了一下脸上的泪水。

就在这个时候。灵堂后面传来一声闷响,他吓了一跳,奇怪地往后面张望。

灵堂后面是冰棺,里面放着的就是他父亲的尸体,怎么会有声音?难道是进了贼?

不可能啊,后面又没个门窗,贼是从哪里进来的啊?

夜深人静之时,停尸间里却发出这样的声音,谁都会害怕。他有些发抖,拿起了地上的火钳。小心翼翼地走向灵堂后面。

他的心跳得很快,咬了咬牙,一把掀开了白色的帘布,一下子就愣住了。

冰棺的盖子已经打开了,里面空空如也。

他走过去,朝着里面看了一眼,脸色煞白。

忽然,他听到奇怪的声音从身后传来,立刻回头,却看见一个穿着青色寿衣的老头站在角落之中,低垂着头。

“爸……”他脑子里嗡地一声,一片空白。

他的父亲不是死了吗?怎么会站在这里?

“爸,你,你,你还活着吗?”他上下牙齿不停地打架,这时,那老人缓缓抬起了头,露出了一张苍白发青的脸,眼中露出一抹嗜血的凶光。

“吼!”老人发出一声低吼,朝着自己的儿子扑了过去。

悲剧还在不停地上演。

东北地区的某个城市之中。某户人家的老婆哄睡了三岁的女儿,也睡下了,不知道睡了多久,她忽然听见女儿房间里传来奇怪的声音,一下子惊醒了过来。

难道是女儿肚子不舒服,起来上厕所?

她立刻起身,推开了女儿的房间,看见一个背影正坐在女儿的床边,低头啃着什么东西,发出稀里哗啦的啃咬声。

她心中大惊,难道是进贼了?

她立刻拿起放在一旁的棒球棒,啪地一声打开了灯。

那背影停下了手中的动作,猛地回过头来,当她看见他的模样时,不由得发出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叫。

那是个面色青黑。身体浮肿的男人,不,不是男人,是尸体!一个出现了腐败巨人观的可怕尸体!

那个尸体,是她的丈夫。上个星期才出车祸死去,她刚刚办完他的葬礼,没有火化,按照家乡的风俗,在公墓里直接土葬。

而那个死去的男人,手中正抱着自己的女儿,女儿的脖子血肉模糊,早被啃得只剩下一截骨头了。

他目露凶光,扔下女儿,朝着妻子扑了过去。

山城市市郊的公墓之中。陈老头坐在门卫办公室里,拿出了手电筒,正想出去走一圈,巡逻一下,看看有没有人偷墓碑。

现在的人,心都太坏了,居然有人偷了墓碑出去,当成石材转卖,这些人就不怕见了鬼,遭报应吗?

这座公墓就是一座小山头。上面有几十层排得整整齐齐的坟墓。

这些年,土葬的人越来越多,这座山头上,有一半都是土葬,他还得防着有人来偷年轻女尸。

唉,真是世风日下啊,为了给那些办冥婚的人找尸体,这些人都丧尽天良。

刚刚走到半山腰,他忽然看见几个人正在扒拉一座刚刚修好的坟墓。

那里埋葬着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姑娘,因为情伤,跳河死了,三天前才刚刚下葬。

肯定是来偷尸体的!

他立刻拿出警棍,大声呵斥道:“你们干什么?赶快给老子住手!”

说着便冲了上去,他年轻的时候当过兵,这么些年在军队里学的那些东西没有落下。别看已经快六十了,身体很硬朗,比年轻人还好。

那几个偷尸体的贼早就做了充足的准备,拿出了随身带着的砍刀、钢管之类的东西,朝着陈老头冲了过来。

陈老头上去就是一棍。撂翻了一个年轻人,他眼中带着精光,那是杀过人见过血的眼神。

当年的自卫反击战,他也没少杀敌人。

就在双方打得不可开交的时候,忽然。陈老头看见一只手从墓碑后面的泥土里伸了出来。

他心中大惊,手下露了破绽,被人一钢管打倒在地,剩下的几个人立刻就冲了上来,对着他一阵拳打脚踢。

“妈的。死老头,三番两次坏我们的好事,老子今天打死你!”

他们的拳头如同雨点一样打在陈老头的身上,根本没有发现,一个人影从坟墓里爬了出来,跌跌撞撞地朝着他们走来。

借着手电筒的一点昏暗光线,陈老头看清楚了那个人影的相貌,那是一个年轻女孩,但身体浮肿得可怕,眼睛里露出了凶狠的光芒。

是那个跳河自杀的女孩!

她,她诈尸了!

“吼!”女孩低吼一声,猛地跳起,扑倒了其中一个偷尸贼,张开大嘴,狠狠地咬在了那人的脖子上。

另外几个停止了殴打,本想上去帮忙,却看见一具腐败巨人观的尸体正在啃咬自己的同伴,都吓得变了脸色。

陈老头艰难地从地上爬了起来,四周有悉悉索索的声音响起,他环视四周,发现很多尸体从坟墓中爬了出来,全都是刚死之人,男女老少都有,有的做了防腐处理,还没有开始腐烂,有的已经高度腐败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