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95章 晟尧,你今天很反常/恐怖女主播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已经过去了一个星期,今天又清理了一批死人,我回到家中,很是疲倦。

其实,身体并不累,累的是心。

华夏已经全国戒严了,师父自从去了从极渊,至今未归,不知道情况如何。

我躺在沙发上,闭上眼睛休息一会儿,忽然一双手伸了过来,轻轻握住了我的脚。不轻不重地替我捏着脚。

我睁开眼,看见尹晟尧正坐在沙发上,捏得很专注,每一下都按在穴位上,一股股热流从脚底升起,随着经脉流遍全身,将我身上的疲倦一扫而光。

我脸色微红,将脚收回来,说:“不用了,你也劳累了一天。”

他却躺了下来,正好躺在我的大腿上,道:“既然如此,你也替我捏一捏吧。”

我有些无语,轻轻按压着他的后背,按摩其实也是华夏传统医术的一部分,但我很少给人按摩,手法有些生疏,但他却很享受。发出一声舒服的喟叹。

我忧心忡忡,说:“晟尧,你说,这样的日子,什么时候才是个头啊。”

他抬起胳膊,我替他捏了捏手臂。他说:“不会太长的,我们一定能想到办法。”

我却仍旧愁眉不展,他沉默了片刻,将我横抱了起来。

我吓了一跳,结结巴巴地说:“你,你。你要干什么?”

“睡觉。”他理直气壮地说。

我连忙挣扎,面红耳赤道:“等等!我还没有准备好,你,你赶快放我下来!”

他却抱着我就往卧室里走,我急了,说:“你要是再敢胡来,我可就生气了!”

他的速度极快,等我反应过来的时候,他已经将我放到了床上,我正要挣扎着起来,被他按住了,他也躺了下来,将我紧紧抱住。

我急了,一巴掌打在他脸上,道:“混蛋,你想用强?”

他硬生生受了这一巴掌,说:“君瑶,你放心,我虽然不是什么君子,却不是卑鄙小人,不会真的对你做什么的。虽然,虽然我很想……”

我红着脸说:“不许想!”

“让我想想吧,我是个正常的男人,不想你就要担心我的身体了。”他将我抱得那么紧。紧得都能感觉到他的某个坚硬的东西。

我吓了一跳,立刻将腿移开一点。

“晟尧,你今天有些反常。”我皱眉道。

“不,我今天才正常。”他将下巴轻轻抵着我的肩膀,说,“君瑶。真希望能够永远这样抱着你。”

我心中有些酸涩,仿佛有一只大手将它揪紧。

“晟尧,别这样,来日方长。”我轻声说。

他沉默着,我耳边回荡着他的呼吸声,温热的呼吸喷在我的耳朵上。让我身体有些燥热。

“晟尧,你……能不能先起来?”我说。

尹晟尧道:“我只抱抱,不动。”

我嘴角抽搐了两下,忽然想起那个有点颜色的笑话,是做禽兽,还是禽兽不如。这是个问题。

我轻轻叹了口气,说:“晟尧……我暂时还不想做那个事。”

“我知道。”尹晟尧道,“都是我的错,君瑶,对不起。”

他所说的,是当年的那件事,我的初夜太痛苦,给我留下的只有愤怒、悲伤和怨恨。

有时候我都怀疑,我是不是个X冷淡,一直没有那方面的欲望,也提不起做那事儿的兴致。

“我一直想治好你。”他在我耳边道,“是我害了你。自然有这个义务。”

我脸有些红,说:“不用了,我觉得现在挺好。”

“我会让你改变想法的。”他低声说,“只要我有时间……”

我愣了一下,不知道为什么,总觉得他话里有话,心中隐隐生出几分不安。

“晟尧……”我还想说什么,他忽然按住我的嘴唇,说,“好了,君瑶,今天太晚了,有什么话,明天再说吧。”

说着,他在我嘴唇上留下一个浅浅的吻,站起了身,整理了一下身上的衬衣,然后摸了摸我的头发。说:“你好好休息。”

我有些发愣,看着他离去的背影,心中有些发慌。

为什么有种送恋人上战场的感觉?是错觉吗?

我有些心烦意乱,今晚也没法修炼了,便躺下想要睡一觉,但睡眠很浅。总是被一点小小的响动惊醒。

天快要亮的时候,我感觉腰间有什么东西在发热,睁开眼一看,发现乾坤袋中亮着一团光。

我立刻打开乾坤袋,将那发光的东西给取了出来。

居然是唐明黎的印玺!

那印玺忽然漂浮了起来,白色的光将我包裹了起来。

它在向我传达信息!

它感应到了主人的一缕魂魄!

我的心剧烈地跳动起来。

唐明黎居然真的还有一缕魂魄存世!

我忍不住问它,之前为什么不说?

它告诉我,在东岳大帝转世再生之时,为了以防万一,在原本的身体里留了一缕魂魄,其实,这缕魂魄不过是麻痹敌人的。他还抽走了一缕,将那缕魂魄扔进了三千大千世界之中。

那缕魂魄,根本就不在这个位面!

被鬼胎灾星杀死,是他逃脱不了的命运,哪怕尊贵如混元无极大罗金仙,也不过是天道手下的一枚棋子罢了。

但他绝对不会甘心赴死。他要瞒天过海!

要是留魂魄在地球,命运肯定会想尽办法摧毁它。

唯一的办法,就是留一缕魂魄在另一个世界,某个人的身体里面,深深隐藏、沉睡。

之前玉玺没有反应,是因为那缕魂魄没有觉醒。它根本感应不到,而现在,那缕魂魄渐渐苏醒,它能够感应到了,立刻通知我,让我去将他给找回来。

一股狂喜从我心中冒了出来,我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。

明黎没有魂飞魄散?

太好了!

我喜极而泣,眼泪汹涌而出,明黎,太好了,我就知道,智计双绝的东岳大帝。是不会这么容易就魂飞魄散的!

我连忙问玉玺,唐明黎到底在哪个世界,赶快送我去找他,但玉玺却说,只有东岳大帝才能使用它全部的力量,它虽然是器灵。却也只能使用一部分,无法将我送过去,除非有东华大帝的玉玺帮忙。

两块玉玺是同一块灵玉做成,也如同兄弟一般,彼此也所感应。

我正高兴,想要去找尹晟尧帮忙。脚下的步子却顿了一下。

我已经答应了尹晟尧要和他交往,他会帮我去找唐明黎吗?如果真找回了明黎,那么……我该怎么办?

我陷入了两难的境地,心中十分纠结。

就在这时,玉玺的器灵告诉我,他感受到了东华大帝玉玺的悲鸣。尹晟尧一定是想牺牲自己,强行打开地府之门。

我一下子愣住了。

“你是什么意思?”我惊道,“什么叫强行打开地府之门?”

玉玺告诉我,尹晟尧决定用东华大帝的玉玺去撞击通往阴曹地府的通道。

东华大帝的玉玺是顶级仙器,能够打开地府之门,但会遭到极为恐怖的反噬,连混元无极大罗金仙都要受重伤,何况尹晟尧只是个凡人。

那反噬的力量,会瞬间将他打得肉身尽毁,魂飞魄散!

我的脑袋嗡地一声炸了,怪不得他之前那么反常,原来……是想要去送死吗?

不。不行,我不能让他去死,我一定要去把唐明黎找回来,只要东岳大帝复活,就能打开地府之门,三界就得救了。

至于我个人的小情小爱。根本算不得什么!

玉玺告诉我,赶快去救尹晟尧,他马上就要开始撞击地府之门了。

我一刻也不敢耽误,立刻跑了出去,召唤出飞剑,冲到隔壁的兰园,在院子之中,刻画了一个方圆十米,繁复无比的阵法,尹晟尧就站在阵法之中,面前悬浮着东华大帝的玉玺,双手掐着法诀。面前缓缓地出现了一个黑色的大洞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