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96章 唐将军/恐怖女主播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那个洞穴却像是被什么东西给堵住了一般,根本无法进去。

那就是地府之门。

“晟尧,住手!”我大喝一声,一个箭步冲了过去,却被一股巨大的力量给掀飞了出去,重重地摔在地上,嘴里一片腥甜,我抹了一下,一手的血。

“君瑶。”他皱起眉头,“你来干什么?”

“晟尧。我知道你要干什么?”我着急地高声说,“我不许你这么做,你给我回来!”

尹晟尧深深地望着我,最后无奈地叹息,说:“君瑶,对不起,我……骗了你。”

我有些奇怪:“你骗了我什么?”

“我向你许诺过,要和你一起种桃树、种灵植,养儿育女。”他低低地说,“那些……我都做不到了。”

“你别说胡话!”我鼻子有些发酸,道,“你回来!”

他背过身去,不再看我,说:“君瑶,你走吧。我的性格你是知道的。只要决定了,十头牛都拉不回来。”

他又掐了一个法诀,玉玺缓缓地漂浮到了地府之门前。

我急了,连忙说:“晟尧,我找到明黎的灵魂了。”

他一下子愣住了。缓缓回过头来,用不敢置信的眼神望着我:“你说什么?”

“我找到唐明黎的魂魄了。”我再次说,“只要找回明黎,他就能打开地府之门,这个世界就得救了。”

尹晟尧震惊之后。就是一脸的迷惑:“不可能啊,我们明明用玉玺检查过……”

“唐明黎在转世之前,将一缕魂魄扔到了另外一个大千世界之中,瞒天过海。”我将之前玉玺所说的事情都说了一遍,“之前那缕灵魂还在沉睡,所以它感知不到,现在,灵魂慢慢地觉醒了。”

一时间,尹晟尧竟然不知道自己该高兴还是该失望。

他打心底里是希望唐明黎死的,最好灰飞烟灭,永不出现,但是,唐明黎如果还活着,就能拯救三界,他自己也不用牺牲了。

这种矛盾心理,让他纠结沉默了半晌。

良久,他才长长地叹了口气,收起了阵法。

我连忙冲过去,仔细检查了一下他的身体,见他没有受伤。才松了口气。

尹晟尧眼神复杂地望着我,一把抓住了我的手,说:“君瑶……你还是担心我的。”

他的神情让我心里有些酸涩难过,说:“晟尧,我当然担心你了。这么大的事情。你怎么能不跟我说一声呢?”

尹晟尧笑得有些无奈,道:“我要是告诉了你,你不会准我这么做的。”

我咬了咬下唇,一个耳光打在他的脸上,将他的脸打得一歪。

“混蛋!”我对他吼道。眼圈一下子就红了,“你要我什么都不知道,就接受你的死讯吗?你有没有为我想过?”

“君瑶。”他张开双手,将我一下子抱进了怀中,轻声呢喃。“君瑶,对不起,对不起。”

我深吸了一口气,抬起头看向他,这个角度刚好能够看到他坚毅的下巴,我按着他的肩膀,说:“晟尧,答应我,以后再也不要这样了,好吗?”

“好。好,君瑶,我什么都答应你。”他轻轻抚摸我的头发,在我额头上印下一个浅浅的吻。

我的心里这才好受了一些,将东岳大帝的印玺拿了出来,道:“晟尧,事不宜迟,我们赶快去找明黎回来。”

尹晟尧却迟疑了,他深深凝视着我,欲言又止。

我知道他心中在害怕什么,握住他的手,说:“晟尧,不管最后结果如何,他都必须回来。”

尹晟尧沉默了很久,说:“如果可以。我宁愿自己死,也不想失去你。”

我给气得瞪大了眼睛,说:“你要是死了,不也失去我了吗?”

他脸上浮起一抹苦笑:“可是……我不会那么痛苦。”

佛说,人生有八苦:生、老、病、死、忧悲恼、怨憎会、爱别离、求不得。

其中最苦的。就是求不得。

我轻轻叹息了一声,抬手摸了摸他的脸颊,微热的温度从手心里传来,灼烧着我的心。

“是我……害了你。”我满脸的自责。

“别这么说。”他与我十指相扣,沉默了好一阵,才说:“君瑶,答应我,不管他回来后会如何,给我一个机会。”

他的眼神那么真诚,语气那么诚恳。我说不出任何拒绝的话来。

“好。”这个字在舌头上滚过,他再次抱住了我,我的头枕在他的肩膀上,说,“晟尧。我答应你。”

一腔温热灌满了他的胸膛,他将我抱得紧些,再紧些,就像是害怕我从怀中飞走似的。

“好了,晟尧。”我在他胸口上轻轻敲了两下。“别粘着了,我要赶快去找明黎,时间紧迫。”

“我去吧。”他说,“玉玺强行打开虫洞,你从虫洞中穿过,会很痛苦。”

我心中明白,他是不想让我见明黎。

“晟尧,你和明黎的关系……说水火不容也不过分,他的灵魂还没有完全觉醒,过去的记忆都不知道有没有复苏。你要是去了,只怕会适得其反。”我无奈地说。

他顿时无言。

沉默良久,他后退了一步,说:“君瑶,我们开始吧。”

两枚玉玺悬浮在半空之中。脚下的阵法再次亮起了金色的光芒。

这个阵法是用来打开空间与空间之间的通道的,用在穿越其他大千世界也适用。

我站在阵法的中央,四周的气流迅速涌动,狂风骤起,卷起的沙尘几乎遮蔽了天日。

两枚玉玺也转得越来越快。在头顶上形成了一个阴阳图,阴阳图之中又出现了一团黑色,那黑色越来越大,形成了一条深不可测的通道,里面似乎有电流涌动。

这就是通往其他大千世界的虫洞吗?

和当时前往山海大陆的传送阵完全不同。

“君瑶!”尹晟尧朝我大喊。“不要忘了你对我的承诺!”

我还没有来得及回答,便被一股强大的吸力给吸了进去,钻进了那黑暗的通道之中,前往未知的世界。

而远在另一个世界,某座高楼的顶层中,一个年轻男人坐在落地窗前,手中端着一杯起泡酒,眼中若有所思。

近段时间,他的脑中总是出现一些奇怪的画面,夜深之时。也会做一些古怪的梦,梦中,他住在高大宏伟的皇宫之中,坐在黑色的王座之上,接受万人的朝拜。

这时。敲门声响了起来,他侧过头,淡淡道:“进来。”

一个身穿黑色军装的青年走了进来,行了个军礼,说:“将军,您的私人飞机已经准备好了,随时可以出发。”

男人站起身来,将酒杯放在桌上,道:“走吧。”

私人飞机滑过长长的跑道,骤然飞起。消失在碧蓝的天空之中。

我感觉自己快要被撕成碎片了,胃里一阵翻腾,好像连昨晚吃的晚饭都快要吐出来。

某个装修豪华,如同宫殿一般的建筑之中,忽然出现一道黑色的漩涡,而我就从那漩涡之中摔了出来,重重地摔在了地上。

原来强行跨越虫洞竟然这么痛苦,要是换了一个普通人来,肯定早已经被强大的力量撕碎,死在里面了。

此时的我,也浑身疼痛,每一个肌肉、每一块骨头、每一根经脉,都痛得撕心裂肺,没有一丝一毫的力气,意识也很模糊,虽然能够听到、感觉到周围的情况,却根本无法动弹。

就在这时,我听到了急促的脚步声,一个年轻美貌的少女急匆匆地从长廊上跑过,她跑得那么急,连看都来不及看我一眼。

她消失在走廊的尽头,很快就有人追了过来,看见了我,都吓了一跳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