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707章 你舍不得伤我/恐怖女主播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我心中一抖,和阿绛一起生活了这么久,要我动手杀她,我还真有些下不了手。

其实,我们都知道,找不到仙植琨珊,灵植琨珊的药效太差,根本起不到多大的作用。

将它带来,只是为了满足沈安毅最后的一点希望罢了。

沈安毅将双手往前平举,随着他心脏的跳动。鲜血一下一下地喷洒着,我心中一阵阵疼痛,他身上能有多少血,怎么经得起这么流!

那些血在空中化为一条红色的蛇,游向被捆住了阿绛。

阿绛正在大叫,那血蛇一下子就钻进了她的口中,她猛然间睁大了眼睛,露出不敢置信的神情。

“啊!”她发了疯一般的惨叫,身体之中似乎有两股力量在互相角力,而沈安毅的脸色惨白,额头上渗出了一层密密麻麻的冷汗。

“阿绛!”他大声喊道,“醒来啊!”

阿绛眼中仿佛有一瞬间清明,他心中大喜,起作用了!

但是,还没有高兴几秒。阿绛的眼睛又被猩红色所占满,深吸了一口气,猛地一吼,鲜血居然被反射了回来,强大的力量将沈安毅给抛了出去,重重地跌倒在地。

鲜血还在流,沈安毅气若游丝。

“安毅!”我惊道。

尹晟尧眼色一沉,眼中出现了一抹杀意,双手快速地结了一个繁复的手印,玉玺上的光芒一下子大盛。仿佛变成了一颗巨大的恒星,让人睁不开眼睛。

“啊!”阿绛发出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叫,等那光芒慢慢地消失之时,阿绛浑身冒着青烟,软倒在地上。

而尹晟尧的身体也摇晃了一下,倒了下去。

我连忙搀扶着他,给他喂了一大瓶补充灵气的丹药。

他一把抓住我的手,说:“君瑶,快,快动手杀了她!鬼胎灾星的复原速度很快,不能犹豫!”

我点了点头,提起蝶恋花剑,快步走了过去,对着地上的少女举起了剑。

“姐姐,不要!”沈安毅大声道,往前爬了几步,“姐姐,求求你,对她用一次秘法,求求你。如果还是不行,我一定不会再坚持!”

我看了他一眼,他吃了疗伤的丹药,血已经止住了,但因为失血严重。又被阿绛所伤,行动有些困难。

看着他那双充满了祈求的眼睛,我说不出拒绝的话。

阿绛这孩子我也很喜欢,如果可以,我也希望她能够活下来。

我深吸了一口气。道:“好,我就试一次。”

说罢,我一剑刺穿了她的心脏。

尹晟尧无奈地叹息,人啊,有时候就是这样。明明知道不会有什么结果,却仍然愿意去试一试。

我拿出了那几朵琨珊,口中念诵着咒语,白色的花朵仿佛被一双看不见的手给揉碎,挤出了汁液,化为一道清亮粘稠的液体飞进了阿绛的口中。

阿绛浑身一抖,我念诵起那古老的咒语,如同一首来自于遥远国度的歌谣。

我的语速非常的快,双手也不停变幻着手印,可是刚刚念了不到十分钟。地上的少女猛地睁开了眼睛,抓起蝶恋花剑,朝着我的胸膛刺了过来。

血肉模糊的声音响起,等我回过神来的时候,却看见一柄短匕刺进了阿绛的脖子。

顺着那短匕看上去,居然是沈安毅。

阿绛咳嗽着,口中喷出鲜血。

眼泪顺着沈安毅的脸颊流淌了下来,他怒吼一声,手上用力一绞,阿绛的头颅飞了起来。跌落在我的脚边。

在临死的这一刻,她仿佛有了一丝理智,嘴唇无声地动了动,然后缓缓地闭上了眼睛。

沈安毅抱起那颗头颅,嚎啕大哭起来。而我的心里也难受得厉害,像一把尖锐的刀,在我心里一刀一刀地切割。

她最后扇动嘴唇,所说的话是:哥哥。

阿绛是个好孩子,是从极害了她!

我心中生出一股强烈的愤怒,抬起头朝着从极和唐明黎离开的方向看了一眼,眼中弥漫着森然的杀意。

我侧过头,对尹晟尧说:“晟尧,你一个人能行吗?”

尹晟尧知道我想干什么,道:“我自保的能力还是有的,君瑶,记着,不要莽撞,不要冲动,一定要想好才动手。”

我点了点头。提起蝶恋花剑,快步朝着那方向追了过去。

而此时,从极已经来到了升天台。

在东岳宫最高一座塔的顶端,有一个刻满各种繁复符文的圆形祭坛,那些符文太多太繁杂。有很多都是仙文,只有仙人能够看。

这个祭坛,就是升天台,东岳大帝前往仙界的通道。

这条通道只有东岳大帝一人能够打开,也只有他一人能够前往。其他任何人一旦进入,就会被规则的力量给绞得粉碎。

从极缓缓走上了升天台,唐明黎追了过来,大声道:“从极,不要走上去。否则,你一定会后悔。”

从极转过身来,用看失败者的眼神冷冷地看着他,嘴角噙着一抹冰冷的笑意:“唐明黎,不要再垂死挣扎了,你已经失败了,只是个失败者,现在的你,已经没有资格和我争。乖乖地把玉玺交出来,我还可以留下你的魂魄。让你轮回转世,否则,我会将你打得魂飞魄散!”

唐明黎目光如炬,说:“从极,我是不会将玉玺给你的。你就死了这条心吧!”

从极鄙夷地嗤笑了一声,道:“真是冥顽不灵!”

他猛然出手,一时间地动山摇、天地变色。

“好!既然你找死,我就成全你!”

我匆匆赶来,却一眼看到从极的手穿透了唐明黎的胸膛,抓住了那颗代替他心脏的玉玺。

“不!”我大喊一声,猛地冲了上去,从极将手缩了回去,抓着染满鲜血的玉玺,脸上带着几分阴森的笑容,手一挥,我便倒飞了出去。

他的实力太强了,在他的面前,我根本没有任何的还手之力!

唐明黎倒在了地上,捂着血肉模糊的胸口,从极却一步步朝着我走过来,我正要从地上爬起,却被他一脚擦在了背心,狠狠地贴在地面。

他深深地望着我,说:“元君瑶,你还真是个……有趣的女人。”

我咬牙怒道:“你最好现在就杀了我,否则我终有一天会要你的命!”

从极冷笑了一声,说:“就凭你?”

“你可以试试!”

他像是听到了天大的笑话,说:“我就要成为天帝了,就算你将来飞升上来,也不过是我的子民,从来都没有听说过,哪个平民百姓刺杀君主是成功了的。”

我握紧了拳头,刚想说什么,他却忽然俯下了身子,道:“元君瑶,我给你一个机会,只要你愿意归顺于我,我可以在后宫里给你留一个位置,让你成为天妃,享受天界的荣华富贵,如何?”

我愣了一下,他怎么会突然提出这么个要求?

对了!我突然响起,上次来东岳宫时,唐明黎让东岳大帝的躯体也吃了我的血!

难道……他也对我……

我恶狠狠地说:“从极,你死心吧,我看到你就觉得恶心!”

他的眼中出现了一股浓烈的怒意,如同火焰在不停地燃烧。

“好,既然你这么不识相,我就杀了你!”说罢,他举起胳膊,想要一掌拍下,将我的脑袋拍个粉碎。

我直直地望着他,眼中毫无惧意。

他那一掌,迟迟没有落下。

他果然受了我血液的影响,无法伤害我!

从极试了好几次,却始终没能杀我,他眼中满是不甘,却只得收回了手,盯着我看了半晌,突然出手,在我身上几个大穴点了点,我顿时便像武侠电影里点穴一样,动弹不得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