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709章 我只是太高兴了/恐怖女主播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而医院之内,那些怀孕九月,即将生产的孕妇们,躺在产床上,一边哭泣一边用力,他们知道,肚子里的孩子哪怕是生下来,也只是死胎。

这时,一声嘹亮的婴儿啼哭响彻云霄,有一瞬间。那个母亲还以为是自己思儿心切,产生了幻觉。

“活的!”助产士激动地将那个婴儿举了起来,语无伦次地大喊,“活的,是个女儿!真的是活的!”

这个晚上,整个华夏都笼罩在巨大的喜悦之中,随着无数的新生儿诞生,社会渐渐恢复了秩序,人们又看到了希望,加入了轰轰烈烈的造人运动中,地府之中很多鬼魂等着投胎,因此这个月几乎是百分之百怀孕。

世界又变得欣欣向荣起来。

特殊部门连同政府开始做扫尾的工作,我的日子变得清闲了起来,和沈安毅一起安葬了阿绛,安毅没能从悲伤之中走出来,休学一年,背着背包出门,开始了他的背包游。

我没有阻止他,这是他的寻道之路,他所走的每一个脚印。都是道的印记。

唐明黎在隔壁的荷园休息了一个月,我让李木子去照顾他,他没有心脏的事情,肯定不能让外人知道。

而我会隔两天去看他一次,给他拿一些丹药过去。

他对我的态度很冷淡。就像在面对一个熟一点的陌生人。

我也没有什么多余的话可说,检查了一下他的伤势,将丹药留下,嘱咐他一些注意事项便离开。

“还是我去吧。”尹晟尧在我这里吃了早饭,犹豫了一下,说。

我刚要开口,他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,是安民药馆里打来的,我轻轻抱了抱他的腰,说:“你还是去忙你的吧,我只是过去看看而已。放心,我心中的那个唐明黎已经死了,而现在这个,不过是个陌生人罢了。”

他在我后背轻轻地拍了拍,说:“嗯,君瑶,我相信你。”

看着他的背影,我轻轻地叹了口气,来到了隔壁的荷园,唐明黎倚坐在床上。看着雕花圆窗外面的景色,阳光洒下,和熙地照在茂密的树冠上,透过层层叠叠的树叶洒下来,在窗台上留下一个个破碎的光点。

“师父。你来啦。”李木子高兴地说,“唐先生身上的伤已经好得差不多了,伤口上的血痂也已经脱落,要不了几天就可以痊愈。”

我点了点头,对唐明黎道:“让我看看伤口吧。”

唐明黎目光冷淡。解开白衬衣的扣子,露出了结实的胸膛,在他的左胸处,有一道狰狞的伤疤,但血痂已经脱落了一半。露出里面粉嫩的新肉。

我点了点头,道:“很好,已经没有什么大碍,下次我就不用过来了。”

唐明黎的眼神骤然一暗,垂下了眼帘,不知道在想些什么。

“好。”良久,他才吐出了这个字。

这时,敲门声响了起来,李木子连忙道:“我去开门。”

没过多久,两个男人快步走了进来。他们一看到唐明黎,眼泪顿时就流了下来。

“家主!”他们居然齐齐跪了下来,“您还活着,实在是太好了。”

“唐起、四堂叔。”唐明黎起身将他们搀扶而起,说,“不必多礼,坐下说吧。”

来的正是唐明黎以前的亲信——唐起、唐超。

自从唐明辉当上家主之后,唐明黎以前的亲信都遭到了打压,现在的境况都很凄惨。

“家主,他们都说您死了。”唐起抹了一下眼泪。红着眼圈说,“唐明辉夺得了家主之位,他不仅打压您的旧部,还心狠手辣,要将我们彻底除去。您最信任的忠叔……”

这些天。我让李木子将唐明黎的所有资料都找来交给了他,内容十分详尽,他自然知道,忠叔从小陪伴他长到大,是他最信任的人。

他皱起眉头。说:“忠叔怎么了?”

两人叹了口气,露出痛心的神情,唐超说:“上次我们唐家发现了一座古代的洞府,洞府之中险象环生,十分危险。唐明辉故意派了忠叔打头阵,忠叔死在了洞府之中,连尸体都没有找到。”

唐明黎眼底生出一丝怒意,屋子里的温度一下子便降了下来,让唐起二人生生打了个冷战。

如今的唐明黎在另外一个世界当了十几年的雇佣兵,死在他手中的人不计其数,可以说,他能有今天,是踩着尸山血海,一步一步走上去的,比起以前的唐明黎,更加心狠手辣。

他道:“我经此大难,昏迷了很长一段时间,好不容易才醒来,以前的很多事情,都忘了。不过。既然我已经回来,就绝对不会让你们再受委屈,也不会让唐明辉那个跳梁小丑再在唐家发号施令。你们暂且住下,明天我们就启程,前往首都,夺回唐家。”

唐起二人脸上露出了兴奋的神色,太好了,他们的家主终于回来了,实力更加强大,杀伐更加果断。

他们再次看到了希望。

唐超见我站在一旁。忍不住问:“元女士也跟我们一起回去吗?”

我愣了一下,笑容寡淡地说:“我不去了,山城市才是我的家乡,我暂时不想去首都发展。”

说完,我便朝唐明黎客气地点了点头。道:“不打扰你们了,告辞。”

唐起二人露出奇怪的神情,等我走后,唐超忍不住问:“家主,元女士……她怎么了?”

唐明黎朝着我离开的方向看了一眼,平淡地说:“我们已经分手了。”

两人都露出不敢相信的神情,特别是唐起,急忙道:“家主,为什么啊?元女士那么好,除了她,还有谁配得上您?”

唐明黎胸口一阵阵抽痛,面上却不显,说:“我们的事情很复杂,就不要再提了。你们准备一下,明天一早我们就动身。”

华灯初上之时,我刚刚将饭菜端上桌,一双有力的手臂便从背后伸过来,环住了我的腰,将我抱了起来。

我脸一红,道:“你干什么啊。快把我放下来。”

“让我多抱抱。”尹晟尧说,脸上洋溢着笑容,似乎很高兴。

我白了他一眼,说:“什么事情这么开心?”

“听说唐明黎要走了?”

我满头黑线:“你就为这事儿高兴啊?”

“这还不够我高兴吗?”他忽然将脸贴在我的耳朵上,低声说。“你没有跟他走,实在是太好了。”

我心中有些发酸,抓着他的手,说:“晟尧,我说过多少次了。现在的他,早已经不是曾经的他了,过去的就让它过去吧。”

尹晟尧嘴角勾起一抹抑制不住的笑意,说:“你能这样想,很好。”

说着,他将我抱起来,让我坐在了圆桌上,我用力将他推开,急道:“你干什么啊?”

他笑了笑,说:“收一点利息。”

“哪里来的利息,滚开。”

李木子和阿信正准备进来吃饭,走到门口,步子一顿,额头上出现了一排密密麻麻的黑线。

“木子姐,我觉得我们还是不要进去了。”

“那个……要不中午我们出去吃吧。”

两人悄悄地从后门跑了,而尹晟尧在我脸上亲了又亲,气得我给了他一拳,说:“够了,你是狗吗?弄得我一脸的口水。”

他平日里看着很正常啊,怎么突然发神经。

尹晟尧脸上带着笑容,说:“我只是……太高兴了。”

看着他的笑脸,我的心中一阵阵难受,有些闷闷的,说:“好了,别腻了,来吃饭吧。”

我看了看四周,说:“木子和阿信不知道哪里去了,还不来。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