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711章 食髓知味/恐怖女主播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而唐明辉因为生病,被送到了华夏一个偏远的乡镇养病,不过,就算病好了,估计也回不来了。

谁都不知道,在众目睽睽之下,被掏走了心脏的唐明黎是怎么活下来的,但他已经成为了一个传奇。

时间过得飞快,大半年静悄悄地过去,眼见着春节就要到了。尹晟尧策划很久的医王宗也将在春节过后正式建立。

这个宗门就建在山城市,市郊的南越山被他买了下来,与我用来种植灵植的山头相连,我们就一起将聚灵的阵法扩大,花了大半年的时间,建了一座护山大阵。

这个阵法我们用去了难以计数的灵石和五行石,在这个时代,绝对算得上是一等一的大阵了。

前来拜师的弟子已经超过了四十个,只不过尹晟尧始终没有找到能够传衣钵的,都只是些外门弟子。

建立宗门的消息已经传了出去,很多人颇有微词,认为一个四十几人的小宗门,也敢自称医王宗。

但尹晟尧有九品炼丹师的名头,还没有人敢上门来找晦气,只敢在背后议论纷纷。

然而,他们哪里知道,尹晟尧作为东华大帝的继承人,将来要统领天下所有男仙,别说是建立一个医王宗,就是建立一个医神宗。也名副其实。

春节时,我们打算在南越山上度过,一座座古典楼阁已经修好,虽说人不多,但房子修了不少。宗门建立之后,对外广招弟子,就是冲着九品炼丹师的名头,也会有很多人慕名前来拜师。

大年三十,那四十个外门弟子已经将宗门各处都挂上了大红灯笼,贴上了春联,有好几副春联还是尹晟尧亲自写的,他的书法非常好,一手草书写得龙飞凤舞,气势磅礴。

医王宗里有一处我的小院落,我答应作为客座长老来给弟子们讲课。

沈安毅前两天刚刚打了电话回来,说他现在在西南高原的雪山之上,那里信号不好,没法回来陪我过节。

他的语气平缓了很多,我知道,他已经渐渐地走出了悲伤。

今年的冬天是个暖冬,温暖的阳光照下来,笼罩着整片山林。

我的后院里种了一蓬葡萄,年轻的弟子们架起了葡萄架,葡萄藤缠绕着木质的架子。因为灵气太充足,哪怕是冬天,都没有落叶,如同绿色的绒毯一般,郁郁葱葱。

我用宇宙洪荒镜照了照葡萄藤。当天下午就结出了一串串紫色的葡萄,长得非常好,垂在头顶,空气中都弥漫着一股清甜的香味。

我摘下一串,坐在秋千上。轻轻地晃动秋千,将葡萄高高举起,仰着头叼住了一颗,吞进了口中。

尹晟尧进来的时候,正好看到了这一幕。粉色晶莹的嘴唇,衔着一颗紫色的葡萄,洁白如玉的脸上光影闪烁,如同梦境一般。

如梦似幻。

他竟然看得入了神。

我转过头,冲他笑了笑,说:“来尝尝,这些葡萄非常甜。”

他走了过来,轻轻地推动秋千,似乎想到了什么,道:“也不知道这秋千是哪个臭小子挂上去的。这小子真是欠抽。”

我奇怪地望着他,说:“为什么欠抽?”

他的脸上浮起两团可疑的红色,轻咳了两声,道:“你真不知道?”

我一脸茫然,摇了摇头。

他轻笑了一声,道:“你……没看过《金瓶梅》?”

“我为什么要看那个?”我睁大眼睛,问,“难道你看过?”

他的脸更红了,再次轻咳了两声。

我说:“你害羞了?”

“……没有。”

“《金瓶梅》是研究明代市民生活的书籍,看那个也没什么。你不必有什么心理负担。”我安慰道。

他一脸无语。

不知为何,看到他那个表情,我有些想笑。

他忽然来到我的正面,双手抓住了秋千的绳索,低头凝视着我。他的眼神比阳光还要炽热,让我浑身发热,脸上发烫,有些不自在。

“你,你老盯着我干什么?我脸上开了花吗?”我低下头道。

他没有说话。只直直地望着我,良久,他从头顶上摘下一串葡萄,含了一颗,然后低下头喂到了我的嘴边。

我愣了一下,本能地接过来,吞进了口中。

“甜吗?”他在我耳边轻声道。

我的脸一下子就红成了熟透了的番茄。

“甜吗?”他又问了一声。

我咬破了口中的葡萄,清甜的香味顺着我的喉咙流淌下去,在我的胃里弥漫开来,让我整个人都沉浸在一种飘飘忽忽的感觉之中。

“嗯。”我用几不可闻的声音答应了一句,咬着自己的下唇,害羞得垂下了头。

他笑了起来,可见心情非常好,在我头发上轻轻吻了一下。

我低着头,嘴角也勾起了一抹笑容。

尹晟尧笑道:“我错了,那个挂秋千的小子应该好好奖赏。”

说罢,他低头吻住了我的嘴唇。

这个吻又深又长,我们互相品尝着对方口中的淡淡馨香,良久才缓缓分开。

他轻轻地喘着气,说:“君瑶。你好甜。”

我的脸一直红到了脖子根儿,说:“行了,别贫嘴了。”

在这葡萄架下,时间仿佛变得很长,又仿佛变得很短,夜色渐渐地就暗了下来,我说:“该吃晚饭了。”

“再等一会儿。”他的鬓发轻轻贴着我的脸,似乎陷入了一场幻梦之中。

“好了,该醒了。”我推了他一把,站起身。去厨房里用极快的速度做了一桌饭菜,和他一起吃了顿饭。

按照宗门的规矩,内外门弟子之间是有差别的,随身侍奉的必须是内门弟子,但尹晟尧还没找到内门弟子。便带着阿信,其他的弟子则是在外面的食堂吃饭。

吃完了饭,阿信跑过来,在门外喊道:“师父,他们在外面的广场上放烟火,快来看看吧。”

我们来到院门前,远远看去,下面的广场上,外门弟子们正将几个圆筒状的烟花并排着放在地上,然后点火,一束光射到了半空之中,骤然炸开,在空中开出灿烂的花。

一朵朵花在空中次第绽放,照亮了大年三十的夜空,我的眼中倒映出烟火,也开出了花来。

忽然,尹晟尧伸手抓住了我,与我十指相扣,我们对视一眼,在那一刻。仿佛连时光都禁止了。

而此时,远在首都的唐明黎从家族的宴席上出来,院子里的人都到前面吃年夜饭去了,整个院落空空荡荡,显得空寂无比。

那一盏盏大红色的灯笼。一点都不喜庆,反而阴森森的,让人害怕,连灯光都变得清冷了起来。

唐明黎站在寂静的院子里,远处的喧嚣嬉闹仿佛来自于另一个世界。

他从来没有像现在这般孤独过。

不知道是谁说过。和心爱的人在一起,再艰难的日子也会变得甜蜜幸福,如果独自一人,哪怕权势滔天,当夜深人静之时,也会孤单寂寞冷。

以前从来不觉得,如今才知道,原来真的如此。

难道……是因为食髓知味了吗?

只有在经历过那种刻骨铭心的爱恨,才会如今天这般惆怅。

“家主。”唐超的声音从身后传来,他没有回头,淡淡道:“有什么事?”

唐超道:“家主身边没有个知冷知热的女人可不行,自从您回来之后,首都之中不知道有多少人看中了您夫人这个位置,都蠢蠢欲动,想要往您身边安插人。”

唐明黎依然很冷淡:“所以呢?”

唐超道:“我为家主您选了一位美人,您就算不喜欢,也可以收在身边做个样子,绝了那些人的心思。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