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714章 药王谷的狗血伦理剧/恐怖女主播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我猛地放出一股力量,想要将她逼退,谁知道她居然整个人都朝后飞了出去,重重地摔在地上,嘴里吐出一大口鲜血。

我不由得皱眉,刚才我这一击,似乎没有这么大的力量吧?

我似乎想到了什么,回过头,看见房屋的门开了,尹晟尧走了出来。正好看到她吐血的这一幕。

尹夫人立刻挣扎着想要爬起来,却又摔倒在地上,无力地伸出手,说:“晟尧,我的尧儿,快来救我。”

原来这才是她的计谋!

她看见尹晟尧就要出关了,便估计激怒我,逼我出手,而她就可以乘机演这场苦肉计了。

尹晟尧朝我看了一眼,快步走了过去。将尹夫人搀扶起来。

我的心有些发凉。

他一向看重家庭亲人,为了那个让人恶心的堂妹,甚至不惜去死。

难道,他真的会中计吗?

尹晟尧先给她把了会儿脉,然后拿出一颗丹药给她喂下,她抓住他的手,眼中噙着泪水,说:“晟尧,不要怪她,她也是为你好。是妈妈不好,妈妈实在是太担心你,太思念你了。我知道她不喜欢我,以后……妈妈只远远地看着你就满足了。”

好一个恶人先告状!

我冷眼望着她,没有说话,而尹晟尧却盯着她看了良久,低低地叹了口气,说:“妈,你就这么恨我吗?”

尹夫人泫然欲泣,说:“尧儿,妈妈就你这么一个儿子,疼你都来不及,怎么会恨你?我不求你理解,只希望你能越来越好。”

“既然如此,你为什么要在我的炼丹炉里动手脚?”尹晟尧眼底浮起一抹隐痛,那是对最亲之人背叛的伤心和失望。

尹夫人一惊,连忙道:“尧儿,你,你为什么这么说?妈妈怎么会做那种事情?是她告诉你的吗?在你的心中,妈妈是那种人吗?”

尹晟尧看着自己的母亲,良久才叹息道:“把她带出来吧。”

阿信点了点头,没过多久,就看见一个十四五岁的小女孩被拉了出来,她被绳索绑了个结结实实,脸上带着泪水,一看见尹夫人。就再次哭了起来。

尹夫人的脸色一时间变得极为难看。

那个少女我见过,是附近的村民,听说家里面很困难,当初修宗门的时候,当地的村委会找过来。请求宗门帮帮村子里的五保户。

尹晟尧就让叶清明去招了几个聪明伶俐的,来宗门里做后勤工作,平时还可以跟着弟子学习中学课程。

医王宗里请了几个老师,专门教弟子文化课。

尹晟尧对那少女道:“说吧,到底是怎么回事。”

少女咬着下唇不敢做声。尹晟尧道:“药王谷可以救你的父亲,我们医王宗也可以杀你的父亲。”

少女浑身一抖,哭得更加厉害了,哽咽着说:“是,是这位夫人给了我一颗丹药。让我在宗主的炼丹炉上做手脚的。我爸爸得了病,快要病死了,只有那枚丹药能够救他。”

尹夫人急了,道:“胡说八道!尧儿,你怎么能信一个外人的话呢?”

她又看向我,气势汹汹地问:“你给了这女孩什么好处,让她来陷害我?”

我依然冷眼看着她不说话,就像在看一个跳梁小丑。

“妈。”尹晟尧痛心地说,“证据确凿,你还想要狡辩吗?我毕竟是你的亲生儿子。为什么你要这么害我?”

尹夫人见他已经认定是自己做的,也就不再坚持,而是沉下了脸,说:“你是我唯一的儿子,我对你寄予了厚望。自从你出生开始。我就一直盼望着你能成为药王谷的主人,为了实现这个愿望,我愿意做任何事情。”

尹晟尧皱眉:“妈……”

“你以为你父亲是什么好东西吗?”尹夫人咬牙切齿地说,“他一直在外面养着女人,连私生子都有好几个了,只不过这些年隐藏得深罢了。这些年,我为了防着他们,做了多少努力,你知道吗?”

尹夫人的眼睛通红,恨声道:“如果你不回来,那些私生子就要上位,你难道要我在他们的手底下讨生活?”

“你可以离婚。”尹晟尧直言不讳地说。

尹夫人一下子愣住了,惊诧地望着他,他沉着脸说:“妈,这都什么年代了?你为什么还要死守着一个不爱你的男人?就因为他能够给你权势?你难道就不能像我一样,靠自己来创造权势吗?”

尹夫人颤抖着说:“你居然让我跟你父亲离婚?”

“离婚又如何?这么多年,你们在一起幸福吗?”尹晟尧道,“你也是修道者,修为也不算低。但这些年,你把所有的精力花在宅斗上,难道你要把一生都空耗在这上面吗?”

尹夫人有些慌乱,握紧了拳头,说:“我,我付出了那么多,我不会离婚的。你父亲也不会允许……”

“不需要他允许。”尹晟尧脸色坚定,“妈,如果你想要新的生活,我一定会帮你。”

尹夫人更加慌张,她后退了几步,尹晟尧继续道:“妈,你难道不想去维也纳学音乐吗?”

尹夫人浑身一抖,惊讶莫名:“你,你怎么知道?”

“我知道,你年轻的时候喜欢钢琴,你曾经去维也纳考过音乐学院,还拿到了录取通知书,但外公逼你回来结婚,给音乐学院施压,让他们取消了对你的录取。”尹晟尧缓缓走到她的面前,道:“妈,你不想去实现当年的梦想吗?”

尹夫人深藏在心底多年的秘密被挖了出来,顿时就像被击垮了一样,眼泪一下子就流了下来。

尹晟尧抓住她的双肩,说:“妈,你应该有自己的人生,我的父亲配不上你,你要嫁的,是一个懂你爱你,对你忠诚的男人。”

尹夫人整个人都懵了,一语不发,尹晟尧让弟子和保镖一起送她回厢房里休息。

我忍不住问:“你不是最看重家人吗?为什么却要拆散你的父母?”

尹晟尧轻轻地叹息,说:“就是因为看重家人,我才会劝他们分开。这么多年,我从来没有见我妈真正高兴过,长期的压抑和痛苦,让她变得扭曲。所以她才会把我当成她唯一的希望。”

我有些无奈,道:“世家大族之中,不知道有多少这样的怨侣。”

说着,我朝他眨了眨眼睛。说:“你妈要是离开了药王谷,你爸会娶别的女人,将来药王谷就真的没你的份了,你就甘心?”

尹晟尧笑了一声,说:“我的医王宗,迟早会比药王谷更强,我又何必在乎一个本就不属于我的东西?”

我看着眼前的他,觉得他很高大,阳光从他的身后照过来,仿佛为他镀上了一层圣光。

我终于明白,为什么东华大帝会选择他成为继承人了。

尹夫人在房间里关了三天三夜,最后踏上了回药王谷的车。

尹晟尧道:“妈,你想好了吗?”

“我想好了。”尹夫人眉眼之间有些疲倦,眼神有些空,嘴角居然有了一丝淡淡的笑容。说,“我想要去维也纳。”

尹晟尧也微笑起来:“我帮你。”

尹夫人点了点头,朝我看了一眼,冲我笑了笑,上车而去。

很快,就传出药王谷谷主夫妇闹离婚的消息,尹夫人提出离婚,谷主不同意,尹夫人就一纸诉状递到了法院。

药王谷谷主大怒,认为她丢尽了自己的脸面,将她囚禁在谷中,还明目张胆地将最宠爱的一个情人接了回来,那情人给他生了两个孩子,一儿一女,儿子比尹晟尧还大上一岁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