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717章 谢谢你,唐家主/恐怖女主播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我愤怒地看向坐在角落里的尹晟舜,大步走了过去,一脚踢在他的丹田处,他痛苦地弓起身子,口中发出一声闷哼。

“混账东西!”我骂道,“禽兽不如!”

尹晟舜已经痛得说不出话来,刚才唐明黎那一掌,已经打碎了他的丹田,让他修为尽失,已经是个废人了。

他看向我们的眼神有愤恨也有恐惧。我掐着他的脖子,恶狠狠地说:“当时你勾结那几个纨绔子弟给我和尹晟尧下毒,有没有想到会有今天?”

尹晟舜咬着牙不说话,我死死地盯着他的双眼,说:“我不会杀你,我要让你活着,长长久久地活着,让你一辈子都受折磨。”

他的眼中满是绝望,我心里总算是舒服了,将他一推。让他软倒在地上,转身对唐明黎道:“多谢唐家主仗义相救,您的大恩大德,我一定会报答。”

唐明黎脸色有些不好,胸口有些发闷,对我这种划清界限的说法很不满意。

他沉着脸,说:“不过是举手之劳而已,不必记挂。”

我连忙说:“那怎么行,滴水之恩,当涌泉相报,您的恩德,我是一定要报的。”

唐明黎脸色更黑了,说:“好吧,既然你执意如此,就当你欠我一个人情,以后我会找你讨回来。”

我点了点头,道:“只要不是让我去死或者做伤天害理的事情,我都义不容辞。”

唐明黎眼底有了几分怒意,但他掩饰得非常的好。

我们一起离开了山中的别墅,这个尹晟舜,为了防止我逃跑,居然将我关在几百公里大山的深处,到处都是悬崖峭壁,一个不小心就会迷路,困在山中,根本出不去。

我站在飞剑之上,唐明黎脚下也有一把飞剑,但我没有见过,看起来很新,很可能是他刚刚炼制的。

“唐家主,请问……您怎么会知道我在这里?”我忍不住问。

唐明黎冷着脸道:“我刚好到山中来找一种珍贵的木材,用来炼器,恰好看到你在林中乱走,所以才来看看。”

我皱了皱眉头,这么巧?

但他不愿意多说。我也没有多问。

夜空之中,我侧过头,看到他的侧影,月亮刚刚升起,正好在他的身后。映衬着他的身形,显得颀长而优美。

我的脑中忽然闪过一个词:芝兰玉树。

胸口一阵酸楚,在心中对自己说:元君瑶,以前的唐明黎已经不在了,你又何必为了一个虚幻的影子而伤心呢。

他开口问道:“你现在有什么打算?”

我眼神变得坚定。说:“我要去救尹晟尧。”

唐明黎沉默了片刻,说:“外面都在传,说尹晟尧要解散医王宗,重新回到药王谷做继承人。”

我眼底满是愤怒,道:“尹晟尧一心想要帮助自己的母亲。没想到却被亲生父母给算计了。”

唐明黎嗤笑了一声,道:“这就是人类啊,自私自利,心胸狭窄,对自己的子女充满了控制欲。何况尹晟尧又是这么一个优秀的子嗣,他们当然不会放过。”

我咬牙道:“他们就不怕尹晟尧报复吗?”

唐明黎冷笑一声,道:“尹晟尧重情义,就算到最后,一切手段都没有用,他也不会赶尽杀绝。既然如此,他们为什么不试一试?”

我心中升起一股强烈的愤怒,恨不得将整个药王谷都烧成一堆灰烬。

眼看着就要到达药王谷,我朝唐明黎道:“唐家主,我已经到了。为免引起唐家和药王谷的争端,您还是不要出面比较好。”

唐明黎微微点了点头,道:“这个你拿着,尹晟尧就被关在湖中水榭里,有位神级初期的高手看着。”

我接过来一看,居然是一张地图,上面画的是药王谷的防御阵法,哪里是生门、哪里是死门,如何破解,都非常详细。

这是……他专门为我画的吗?

“谢谢你,唐家主。”我由衷地表达谢意。

他深深地望着我,郑重地说:“小心一点。”

我愣了一下,他的神情太像以前的明黎了,每次我要去做危险的事情,他不会阻拦,只会叮嘱我:小心。

他尊重我,把我当成了可以并肩站立的道侣,而不是一个需要他保护圈养的宠物。

我沉沉地叹了口气,将飞剑一收,跳下了山林,根据地图上所示,悄无声息地就潜入了药王谷中。

尹晟尧的湖中水榭我曾去过一次,他将当年伤害了我的那几个纨绔子弟都杀了,头颅挂在水榭之中。

水榭四周,并没有重兵把守。也不需要,一位神级高手,就足以比得上百万雄师了。

那位高手的神识笼罩着整座湖泊,我张开神识,将自己隐蔽起来。

我的神识达到了神级中期,神级初期根本无法发现我。

我足尖一点,在湖面上掠过,来到水榭之中,从窗户悄悄地钻了进去。

一进门,我就看到了一个修长的身影。

是尹晟尧!

他正坐在台灯下看医书,面目沉静,但身体里的灵气似乎有些紊乱,我不由得皱起了眉头。

他抬起头看了我一眼,道:“阁下是什么人?为什么闯入我的水榭?”

我心中更加恼怒,这是什么父母,居然给自己的亲生儿子下失忆的药!

我几步走上前去,他警惕地望着我,沉声道:“阁下要是再前进一步,就别怪我动手了。”

我深深地望着他的双眸,说:“你真的要对我动手吗?”

我沉默了片刻,将自己的外套脱了下来。

如今是初春,但药王谷在南方,四季如春,因此我薄薄的外套下面,只穿了一件白色的吊带长裙,雪纺的材质,一直垂到了脚踝。

此时,外面的月光从窗户透了进来,正好洒在我的身上,我光滑的肩膀在月光下洁白如玉,泛着淡淡的荧光。

尹晟尧的眼神一暗,说:“阁下大半夜闯进我的水榭,是想要自荐枕席?”

我没有说话,手一翻,玉剑出现在了手中。他浑身的肌肉紧绷,只要我一动,他就会暴起伤人。

而我将手抬起来,在我的嘴唇上划了一刀,鲜血一下子涌出,整个水榭都充满了奇异的香味。

尹晟尧闻到这个味道,眼神有些恍惚,我快步走了上去,抱住了他的头,吻了上去。

鲜血一下子灌进了他的口中,这个吻充满了血腥味,却出乎意料的好,连我都沉溺其中,无法自拔。

良久,他才依依不舍地将我放开。深深地望着我,说:“你……到底是谁?”

“我是元君瑶,晟尧,你忘了我吗?”我抱着他的脖子,轻声说。

尹晟尧神情有些恍惚,默默地念着我的名字:“元……君瑶……好熟悉的名字……”

“我是你的女朋友。”我轻言细语地说,“你曾经向我许诺,会和我一起种一棵桃树,院子里种满了灵植,再生两个孩子,一个男孩一个女孩,春天的时候,我们可以赏桃花,到了秋天,就有满是蜜汁的蟠桃吃了。”

“可是……我……不记得了……”他感觉脑袋昏昏沉沉的,就像是一团浆糊,什么都想不起来,却又好像想起了什么。

我乘机抓住了他的手,替他把了把脉,脸色顿时变得有些难看。

这种药物已经深入了他的神识,对他的神识造成了一些损害,同时,他的丹田似乎也受了一些影响,身上的灵气才会混乱不堪。

这种药能够控制他,让他忘记一些东西,他的父母就能给他灌输一些“忠心”、“孝顺”之类的思想,让他完完全全听命于他们。

这样的人,怎么配做父母?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