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719章 师父回来了/恐怖女主播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她的心中也一片冰凉,缓缓地后退了两步,只觉得心口一阵阵发疼。

尹晟尧往前走了两步,与尹路德对峙,尹路德从他身上感觉到了强大的压力,咬牙道:“逆子,你要干什么?”

尹晟尧沉默了片刻,从乾坤袋之中拿出一只玉瓶,递给他,说:“父亲。这是你一直想要的金轮升天丹。”

尹路德的眼睛一亮,立刻将玉瓶拿了过来,打开瓶盖,一股浓郁的药香弥漫开来。

果然是神药——金轮升天丹!

他满心的欣喜,虽然他现在的实力还没有突破神级,但他一直相信,在药王谷的丹药堆积下,他肯定能够飞升成仙。

所以,他一直想要得到金轮升天丹,为将来的飞升做准备。

他看向儿子的眼神也变得柔和。说:“晟尧,你始终是我的儿子,还是想着我的。孩子啊,你怎么就对药王谷这么大的意见?药王谷哪点不好?为父打下的这偌大江山,今后还不是要交给你?”

尹晟尧摇了摇头,面色冰冷,道:“父亲,这颗丹药,就当做我感谢您的生养之恩。”

尹路德脸色一变,顿时大怒,道:“逆子!你这是什么意思?”

尹晟尧后退了一步,道:“从今天开始,我与药王谷再无任何瓜葛。”

尹路德气得脸色涨红,道:“你想和我们断绝关系?你是我们的儿子,骨血都是来自于我们,你生是我们尹家的人,死是我们尹家的鬼!今天的事情要是传扬出去,天下人会怎么看你?怎么看你所建立的医王宗。”

“只要我能炼出高品级的丹药,天下人就不会对我有任何意见。”尹晟尧冷冷道。

尹路德顿时就被噎住了,恶狠狠地瞪着他。

良久,他知道已经无可挽回,指着他道:“好,逆子!你无父无母,背叛宗门,大逆不道,我要将你逐出药王谷,从今往后,你再也不是药王谷的人,也不再是我的儿子,你不准再姓尹!”

跟在尹路德身后的那一对年轻男女都露出了欣喜的笑容。

尹晟尧冷笑一声,道:“我姓什么,是我自己的事,你管不着。”

尹路德怒道:“我要昭告天下,只要与你医王宗有瓜葛,就是与我药王谷作对!”

尹晟尧反而笑了:“很好。请你赶快昭告天下,将你的客户全都赶到我那里去,尹谷主。”

说罢,他回过头,拉住我的手。说:“君瑶,我们走。”

他召唤出黑色的长剑,化为一柄飞剑,然后将我一个公主抱,站上了飞剑。

飞剑骤然飞了出去。尹路德气得浑身发抖,后退了一步,只觉得喉头一甜,吐出一大口鲜血。

“父亲。”那一对年轻男女立刻跑了上来,搀扶着他。满脸的担忧,但心底却乐开了花。

作为嫡子的尹晟尧走了,这药王谷,将来就是他们的天下。

“逆子!逆子啊!”尹路德仰天长啸,心中满是惆怅和心痛。

如果这个儿子没有什么本事,走了也就走了,可是尹晟尧不仅年纪轻轻就晋升神级,还是个九品炼丹师,药王谷要是有他在,肯定能够更加辉煌。

而现在。他失去了最优秀的儿子,还多了一个竞争对手,让他怎么能不恨?

他看了看面前这两个孩子,他们那副急吼吼地想要讨好他的神情令他十分心烦,一挥手。将他们给推开,道:“都是你们出的好主意!我好好一个儿子,都被你们给赶走了!滚,都给我滚!”

两人都吓了一跳,他们的母亲朝他们使了个眼色,示意他们赶快离开。

她跟了尹路德很多年了,自然了解他的脾气,现在他心情烦闷,正要找人发泄怒火,可不能让他们将火撒在自己儿女的身上。

那两个年轻男女悄悄地退走了,于是害苦了在尹路德身边伺候的弟子,那天晚上,有两个被打成重伤。

我们回到了医王宗,尹晟尧情绪有些低落,我从背后轻轻地抱住他的肩膀,说:“你还有我。”

他微微侧过头来,我抬头望着他的眼睛,清晨的阳光照在我的脸上,我继续说:“你还有这些忠心耿耿的弟子。哪怕已经传出你要解散宗门的消息,他们也没有离开,依然在等着你回来。”

尹晟尧勾了勾嘴角,道:“你说得没错,我还有你们。”

我将脸贴在他的背上,说:“将来,你还有更多的亲人。”

我点了点头。忽然道:“君瑶,这段时间……他们对你做了什么?”

我顿了顿,将来龙去脉都说了一遍,尹晟尧的脸色立刻沉了下去,眼底浮起一抹怒意,一掌拍下,将那只刚做好没多久的红木桌子给拍了个粉碎。

“欺人太甚!”他怒道,“他们明明知道你是我的女人,居然还将你交给了尹晟舜!让你受那个混账的侮辱!”

“别生气了。”我安慰道,“反正我也没有受什么伤,反倒是那个尹晟舜,已经成了一个废人了。”

尹晟尧望着窗外,目光森冷,光是他一个人变成废人,怎么能消他的心头之恨?

他们不仅伤害了他心爱之人,还给了唐明黎英雄救美的机会。

是可忍孰不可忍!

一个星期之后,药王谷传出消息,尹晟尧被驱逐出谷,尹晟舜生了重病,在谷中疗养,谷主另选了一个儿子尹晟玉做继承人。

但是没过多久,尹晟玉在一次炼制四品丹药的时候,发生了炸炉,他被炸成了重伤,整个脸几乎烧掉,还伤了经脉,修为倒退,今后想要再进阶很难。

尹路德为此大发雷霆,他怀疑这都是尹晟尧做的,可惜没有任何的证据。

接下来,一系列的倒霉事接踵而来,先是种植珍贵灵植的灵植园失火,烧掉了大半灵植,再是谷中卖给天枢宗的一批丹药被发现以次充好,甚至有好几个实力很强的炼丹师出走。药王谷可谓祸事连连,受了重创。

尹路德为此愁白了头发。

我心中默默地想,这是尹晟尧在为我出气吗?

很好,我很解气。

闲得无聊,我打开了电脑,这些日子我一直有给阴长生师父留言,但他一直没有回复,想来还没有从从极渊回来。

可是今天一打开,却看见他的头像跳了起来,我连忙打开,他居然在线。

“师父。”我惊喜地说,“您回来了?”

阴长生那熟悉的声音传来,只是有些疲倦:“从极渊的事情已经解决了,凡间的事情……你也解决了吧?”

我点了点头,将事情经过说了一遍。阴长生叹息道:“东岳大帝性格喜怒无常,你离开他也好。”

我心中暗暗想,看来唐明黎在天界的名声不怎么好啊。

阴长生又继续道:“至于那个尹晟尧,暂时还看得过去,但还需要好好考察。”

我噗呲一笑,他问:“你笑什么?”

我说:“师父,你这话,真像是个为女儿担心的父亲。”

阴长生:“……”

对方沉默了许久,说:“我是你师父,为你担心也很正常,你不要想多了。”

咦?我有想多吗?

他的意思是,我不要想从他这里得到父爱?

也对,我们的关系亦师亦友,要是把他当成父亲,心里很别扭。

“我还有点时间,你有什么修炼上不明白的,尽管问吧。”阴长生岔开了话题。

我点了点头,向他请教了很多问题,他讲解起来简单明了,让我一下子就懂了,有茅塞顿开之感。

不知不觉间,就到了晚上,阴长生道:“时间也不早了,君瑶,有什么不懂的,就给我留言吧。”

“是,谢谢师父。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