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738章 地狱女妖/恐怖女主播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而我,连看都没有看他一眼,反而环视四周,到处都是昏倒在地的观众,整个场馆安静得可怕。

“和凝!”我高声道,“是你吗?”

没有人回答,我的胸口闷闷的,鼻子一阵发酸。

“和凝,我知道是你,你出来吧。”我大喊道。“我知道,你一定还活着,你那么强,怎么可能被山海大陆的那些人给害死?你一定逃出生天了,还回到了我们这个世界,对不对?你出来啊!”

仍然没有人回答我,就好像刚才的一切都只不过是场梦。

我心中很难过,不明白为什么他不肯出来见我,眼泪顺着我的脸颊流了下来,在我的心中,早就已经把他当成了我的亲人了。

“君瑶。”关切的声音从身后传来,我回过头,看见尹晟尧正站在身后,一脸的焦急。

我突然觉得自己很脆弱,一下子扑了上去,扑进了他的怀中。

他将我紧紧抱住,怜爱地抚摸我的头发,说:“君瑶,发生了什么事?”

“没什么。”我的笑容有些苦涩,“就是想抱抱你。”

尹晟尧心中充满了喜悦。说:“你明知道有人要杀你,为什么不告诉我,让我陪你一起来?”

“你太忙了。”我说,“我不想打扰你。”

尹晟尧不满地皱了皱眉头,说:“你怎么这么见外?你是我的女人,保护你是我的职责,我就算再忙,也不会抛下你不管的。”

“我知道。”我轻轻地叹了口气,他毕竟是一宗之主,如今宗门初创,什么都要他亲力亲为,我怎么能粘着他?

何况,我也不是那种没了男人就不能活的女人。

“晟尧,我知道你会保护我,但我不能依赖你的保护。”我抬起头,擦干净了脸上的泪水,说,“修道,本就是逆天而行,将来我还会遇到很多危险,或许比今天凶险千倍万倍,你总不可能随时随地都跟在我身边。”

我眼神变得坚定,道:“何况,一旦养成了依赖,我就会满足。一旦满足,就会失去进取之心。”

尹晟尧叹了口气,他不得不承认,我说得没错。

他眼神复杂地望着我,说:“有时候。真希望你是个什么都不懂的小丫头,必须处处依赖我,离了我就活不下去。那我就可以把你时时刻刻带在身边,保护你了。”

我笑了笑,说:“如果我是那种女人。你一定不会希望我。”

他愣了一下,随即苦笑,道:“是啊,我就是该死地喜欢你的独立自主。”

说罢,他低下头。在我额头上印下了一个深深的吻。

这个夜晚,如此宁静,但我的心上却泛起了一层淡淡的涟漪。

那个人会是和凝吗?

如果是,该有多好。

我击杀黑榜排名第六的高手——恶魔左手的消息一下子传遍了地下世界,全球震动。

要知道,恶魔左手是个非常出类拔萃的黑暗系异能者,他的黑暗领域,自从炼成以来,从未有人逃脱过,而我却能完好无损地冲出来。将他反杀。

他们并不知道,如果不是有宇宙洪荒镜在手,我还真不敢跟他正面硬扛。

此时,欧洲的某个小镇古城之中,某个石头筑成的阴暗地下室里。一张圆桌旁,一群身穿黑色长袍,披着黑色斗篷的人围坐在一起。

挂在墙上的火盆熊熊燃烧着,将他们的脸映照得晦暗不明,胸前所绣的银色倒十字仿佛也在闪烁着妖异的光。

就在这时。一个年轻人走了进来,他和其他人都是同样打扮,但和其他人的沉闷不同,他一进门就咋咋呼呼地说:“真搞不懂你们,为什么不安电灯。还用这种火盆,这都是二十一世纪了好吗?”

教宗脸色有些不好看,说:“奥丁,你又来迟了。”

名叫奥丁的年轻人坐了下来,他所坐的位置。以撒旦教的教义来看,十分重要,可见他在教中的地位超群。

他呵呵冷笑了两声,道:“教宗大人,听说上次我出任务的时候。伟大的主人撒旦降临了?”

教宗冷淡地说:“没错。”

“主人还赐下了一柄匕首?”奥丁继续问。

“奥丁,你到底想说什么?”教宗沉声道。

奥丁眼中闪过一抹厉芒,看向坐在对面的莱特,说:“听说教宗在那次祭祀之上,公然说莱特是将来的教宗。请问,教宗大人,这是您的决定,还是主人的决定?”

教宗眼神有些冷,说:“每一任的教宗都是由主人指定的。奥丁,你是在说我越俎代庖吗?”

“难道不是?”

教宗冷哼一声,道:“我将主人所赐下的匕首交给莱特,主人并没有反对,可见主人对莱特很满意。”

奥丁嗤笑一声,道:“那时候主人已经离开了,自然你说什么就是什么。”他继续看着莱特,道,“说这些没有什么意义,倒是你,莱特,既然你已经拿到了主人所赐予的宝物,为什么还不出手对付那个东方女人?”

莱特身子微微前倾,他的声音带着一丝磁性,听起来十分悦耳:“华夏不是我们的地盘,华夏人没有那么好对付,如果我直接杀上门去,不会有什么好结果。奥丁,不是每个人都跟你一样,逞强好胜,东方有个词,叫‘智取’。”

“智取?”奥丁冷笑道,“你所谓的智取,就是出大价钱让黑榜上的那些高手去杀?呵呵,就算他们成功杀了她。你没能亲自将她杀死,又如何夺走她的运气,完成主人交代的任务?”

莱特双手抱胸,道:“他们不会成功。我要用他们来消耗掉那个东方女人的灵力和底牌。他们两败俱伤,就是我下手的时候。”

奥丁像是听到了什么天大的笑话,哈哈大笑,说:“我还以为你的计谋有多厉害,原来不过如此。莱特,那个女人可不是孤家寡人,她身边的厉害男人不少。你这一招真的有用?”

莱特并不为其所动,道:“有没有用,要试过才知道。”

奥丁道:“好!你尽管去试,但是,如果你没有成功,说明你没有那个能力,主人所赐下的宝物,你不配拥有。到时候,你必须将匕首交给我。”

教宗怒了:“奥丁!你太无法无天了!”

奥丁笑道:“教宗,您先是撒旦教的教宗。然后才是一个父亲,你不能因为他是你的儿子,就偏袒他。连主人交代下来的事情都办不好,有什么资格做将来的教宗?”

教宗还想说什么,莱特已经开口了:“好,奥丁,我答应你,如果我杀不了她,说明我无能,我会将匕首交出来。”

他顿了顿。眼神变得犀利:“不过,如果我能够杀掉她,你就必须承认我是未来的教宗。”

奥丁眯起眼睛,两人四目相对,如同兵戈交击,一片星火四溢。

“好!”奥丁高声道,“一言为定!”

此时,我正坐在院子里看地狱女妖的资料。

云永清现在已经成为了西南地区响当当的人物,人脉很广,在国外也建立了自己的情报来源。

从他那里传来的消息,地狱女妖已经进入了华夏境内,恐怕近期就要对我下手。

这个地狱女妖的经历就是一个传奇。

据说,她本来只是一个普通的家庭妇女,二十刚出头就结婚了,生了两个孩子,家庭幸福。可以说,前三十年,她的日子都很平淡,中规中矩。

但是,天有不测风云,人有旦夕祸福,她的丈夫得罪了当地黑帮,黑帮派出杀手将他们一家全部绑来,当着他们夫妻的面,枪杀了她的两个孩子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