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739章 得怪病的老太太/恐怖女主播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她的丈夫为了救她,替她挡了一枪,被子弹爆头而死,就在黑帮要杀她的时候,仇恨和愤怒将她的异能激发的出来,熊熊燃烧的火焰将整个屋子烧成了灰烬。

或许是因为怨气太强的缘故,她的异能十分强大,刚一觉醒就有三级的水准。

但是那黑帮之中有个四级的异能者,为了复仇,她躲了起来,日夜不停地修炼升级。

两年之内,她居然一路高歌猛进,顺利突破了六级。

她杀到黑帮,用自己的愤怒之火将所有人都烧成了灰烬,连灵魂都一起烧毁。魂飞魄散。

被她火焰所烧过的地方,就如同地狱一般,哪怕过了很久,都还是一片炙热,长不出任何指物。也无法在上面重新盖房子,就像是地狱一般。

因此,她才有了这个绰号:地狱女妖。

我对这个女妖有些感兴趣,只可惜没有她的照片,据说她自从觉醒了异能之后,就整容换了一副容貌,以前的她,容貌很普通,丢进人堆里都找不出来的那种。

这时,李木子走了进来,脸色有些凝重。

我抬起头,问道:“出了什么事?”

李木子拿出一个包裹,说:“今天有人上门求药,留下了这个。”

我是个九品炼丹师,上门求药的不计其数。因为求药的人太多,很多人身份地位很高,不宜得罪,因此除了每个季度一次的高级丹药拍卖之外,平日里桃源拍卖会上还会拍卖一些低等级的丹药,大都是普通人也可以吃,吃了能延年益寿、美容养颜、治病强身的。

求药的人这才渐渐少了下来,如今有人来求药,我都让李木子推掉,让他们去参加拍卖会,公平竞争,免得给了这个,不给那个,让我平白得罪人。

因为需求量太大,桃源拍卖行每周的一三五都会举行拍卖会,听说都要争个头破血流,再发展下去,估计得天天开了。

我皱了皱眉,道:“木子,我不是说过。所有求药的上门,都让他们去拍卖行吗?为什么还要收下他们的东西?”

李木子道:“师父,这东西不一般,您先看看再说。”

我打开包裹一看,脸色立刻就变了。

那包裹之中。有一只白色的笛子,用骨头制作而成,还有一束桃花。

骨笛、桃花。

难道是和凝?

“求药的人呢?”我急忙问。

李木子道:“那求药的人只是一个普通人,他母亲得了怪病,来求药。说这些东西是一位很英俊的年轻人托他转交的,那年轻人说,只要您见了这个,就会给他丹药。”

我沉吟片刻,道:“去把他叫来吧。”

“是。师父。”

没过多久,一个中年男人就走了进来,我在电视上见过他,是西南地区的一个商业新秀,名叫高东。做网络电商的,事业蒸蒸日上。

“元女士,请您一定要救救我母亲。”他满脸的焦急,可见是个孝子。

我说:“别着急,说说你母亲的病症。”

他说,他母亲的病很奇怪,浑身燥热,每到中午的时候,身体就烫得吓人,吃什么退烧药都没有用,全身如同火烧,痛苦异常,为了不让她咬舌自尽,他都要把母亲绑在床上。

一旦过了正午,他母亲就会恢复正常,但精神却越来越恍惚,身体也一天比一天差,再这样下去,恐怕活不过这个月了。

我沉吟片刻,道:“我可以去看看你母亲,不过,你得告诉我,这些东西,是谁给你的。”

我指了指包裹,他说:“您的拍卖行我去过好几次,可惜都没有找到合适的药。前几天我从拍卖行里出来,一个年轻男人拦住了我,交给我这个东西,让我来找您求药,只要看了这个,您一定会仗义出手的。”

“那个人长什么模样?”我连忙问。

“他长得……长得……”中年男人皱起眉头,想了半天,道,“我怎么想不起他长什么样子呢?奇怪,我的记性很好的……唯一的印象就是长得很英俊。有一股仙气。”

他像是想起了什么,说:“对了,他穿着一身白色的西装!一般的人穿白色西装都会显得土气猥琐,而他穿着却特别是帅气。”

我抓紧了包裹,难道真的是和凝吗?

“木子。准备一下吧。”我说,“我们一起去看病。”

高东欣喜若狂:“您亲自去吗?实在是太好了,我妈的病有救了。”

“先别急。”我道,“病可以看,但我不是神仙。不敢保证什么病都能够治好。”

高东点头道:“只要您愿意去,我就已经很感激了。”

我们收拾了一下,坐上了他的车,来到了他在山城市郊区的一座独立别墅。

这别墅修得十分豪华,还带了一个偌大的游泳池,四周山清水秀,风光宜人。

开门的是一个穿着淡蓝色衣服的护工,长得很是年轻貌美,高东说:“娟子,我母亲的情况如何?”

名叫娟子的护工道:“老太太今天的情绪还算好。早上吃了一点粥。”她漂亮的脸蛋染上了一抹愁容,“不过……马上就要到中午了,我怕……”

“没关系,我已经将医生请来了,妈的病有救了。”高东高兴地说。

娟子朝我们看了一眼,眼底有几分怀疑,但还是客气地说:“两位大夫,里面请。”

顿了顿,她又低声说:“先生,夫人来了。”

高东的脸色一下子就沉了下来。走进屋,才发现一个衣着华贵的贵妇人坐在沙发上,正在自顾自地喝着茶。

而那位老太太坐在一边的轮椅上,精神有些萎靡,脸色苍白。有很浓重的黑眼圈,时不时地瞥了那贵妇人一眼,眼中充满了厌恶。

高东看向高夫人,道:“你来干什么?”

高夫人道:“这是我的家,我不能来吗?”

“我妈就是被你给气成这样的,你是想把她给气死吗?”高东怒道。

高夫人骤然站起,气势汹汹地说:“你怪我?你们这对狗男女勾搭成奸,被我捉奸在床,这老太婆居然还骂我不贤惠,不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。还要你跟我离婚。这样的老虔婆,是老天爷要收她,关我什么事?”

这话一出,高东立刻就怒了,手掌举了起来。高夫人立刻上前,指着自己的脸,说:“你要打我?来呀,冲着这里打!你能有今天,不是全靠了我们花家,现在你能够自立门户了,就一家人合起伙来欺负我?当我们花家没人是吧?高东,我告诉你,我能把你捧到今天的位置,就能把你再打成当年的臭吊丝!”

“你!”高东气得浑身发抖,那边老太婆指着高夫人,有气无力地喊:“滚!你给我……滚!”

“我凭什么要滚?”高夫人又坐回了沙发上,说,“从今天开始,我就住在这儿了。”说着,露出了一道阴险的笑容,说,“才好照顾您啊,妈。”

高老太太气得差点背过气去,高东立刻上前扶住:“妈,您别生气,我请了医生来,这次一定能治好您的病。”

“医生?医生在哪里?”高夫人尖声道,转头看向我,说:“难道你说的是她们?呵呵,高东,你又去哪里找的两个姘头?这次的品位倒是高了不少嘛,还能找到这么漂亮的。”

话音未落,李木子一个箭步冲上去,点了她的哑穴,说:“师父,这个女人实在是太吵了。”

我点了点头,对高东说:“好了,让我看看老太太吧。”

高夫人惊恐地望着我们,捂着自己的喉咙,发出哈哈的声音,却一个字都说不出来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