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745章 真的是他!/恐怖女主播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“你们说,现在该怎么办?”其中一个南洋商人问。

另外一个冷哼了一声,道:“华夏政府这么重视招商引资,肯定会出面帮助我们。”

剩下那个也点头道:“没错,我们去找官员朋友,华夏的企业都惧怕官员,只要他愿意出面,肯定能让洛氏企业求着我们和他做生意。”

此时,洛嘉已经离开了德惠楼,将女经理送回了家,他又回到分部大厦的顶楼,刚一进门,就愣住了。

因为,我正坐在他对面的沙发上,手中端着一只郁金香高脚杯。旁边放着他最珍爱的那瓶红酒,正在品尝。

他眼中有了几分怒意,道:“你到底想要干什么?如果你想要引诱我,我告诉你,我对你没有任何兴趣!请你立刻离开。”

我站起身来。缓缓走到他的面前,绕着他走了一圈,他眉头紧皱,道:“如果你再不走,我就要叫保安了。”

“叫保安也没有用。”我说。“你一个五品的修道者都赶不走我,那几个特种兵出身的凡人有什么用?”

洛嘉一惊,眯起眼睛,用一种危险的目光望着我。

“我调查过你的身世。”我说,“你是孤儿。还是个婴儿时就进了孤儿院,后来被收养,和一对教授老夫妇一起生活,从来没有拜过师,你这一身的修为,从何而来?”

洛嘉的脸色彻底冷了下来,道:“和你有什么关系?”

“我在找一个人。”我说,“我想知道,你是不是他。”

“和凝?”他挑了挑眉,问我。

我微微一笑,手一翻,一支白笛出现在手中,放在唇边,吹起了那首《桃夭曲》。

洛嘉一下子愣住了,神情有些恍惚,等我一首曲子吹完,他忽然抓住了我的胳膊,沉声道:“你怎么会知道这首曲子?”

“这首曲子,是和凝教我的。”我说,“这句话该我问你,你为何会吹这曲子?”

洛嘉沉默了许久,说:“我从小就有一些奇怪的记忆,断断续续。在那记忆之中,我是一个修道者,在一个桃花盛开的地方居住了很多年。修习功法。”

他顿了顿,道:“我一直以为,那是我的前世记忆。”

我急忙问:“那个桃花盛开的地方,长什么样?”

“那里美得就像人间仙境,我和我的族人一起住在那里。每人都有一栋独立的茅屋。”他娓娓道来,与我记忆中分毫不差。

和凝!

真的是和凝!

我激动得浑身发抖,手心里都冒出了一层细密的汗水。

他怀疑地望向我,道:“就算我真有记忆,也不一定就是你口中的和凝。”

我微微点头。道:“说得没错,所以我要确认一下。”

“什么?”他脸色一变,顿时觉得头晕目眩,后退了一步,扶着自己的额头。道:“你,你对我做了什么?”

“我在你的饭菜里放了点东西。”我说。

“不可能,我吐出来了!”

“我下的药,吐出来也没有用。”

“你……我告诉你,哪怕你对我做了什么。我都是不会和你一起的。”他厉声道,身子支撑不住,坐倒在沙发上。

我满头黑线:“你想太多了,我对你也没有兴趣。”

他冷笑一声,说:“像你这样的女人,我见得多了,想方设法接近我,想要乘机和我上床,怀上我的孩子。你知道她们的下场吗?”

我猛然放出身上的灵气,神级威压将他狠狠地压在沙发上,连动都动不了。

“你……”他惊讶地望着我,“你居然是……神级?”

我盯着他的眼睛,说:“作为一个神级高手,追我的优质男人可以从朝天门一直排到观音桥,我没有必要花心思来勾引你一个小小的五品修道者,你就不要自作多情了。”

洛嘉瞪着我,眼神里隐隐有些受伤。

我继续说:“你最好给我闭嘴。那些女人有什么下场我不知道,但你会有什么下场,你很快就能知道了。”

洛嘉咬了咬牙,道:“你到底要做什么?”

我从衣服里拔出一把小刀。举到他的面前,他眯起眼睛:“你要杀我?那个和凝是你的仇人?”

我二话不说,拿起他的手,在他的手腕中划过,鲜血一下子涌了出来,空气中弥漫起一股异样的香味。

一种血脉相连的感觉从心底升了起来,我激动地抓住他的手,说:“是你,和凝,真的是你!”

洛嘉道:“就算我是和凝,那又如何?我已经记不得以前的事情了,也不认识你,你想要做什么?”

我一下子愣住,是啊,我那么执着地寻找和凝,到底想要干什么?

认亲?

我没那么狗血。

或许,在经历了山海大陆那一场劫难,我只是想要知道,他是不是还活着,这就已经足够了。

我低低地笑了一声,他怔然,望着黑暗之中的我,月光透过透明的窗玻璃照进来,洒在我的脸上,为我染上了一层浅浅的寒霜。

我拿出一盒药膏,给他涂在手腕上,伤口立刻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。

我抬起头,与他四目相对,不知为何,他居然将脸别开。脸颊上浮起一抹淡淡的红晕。

“这样看着我干什么?”他道,“就算我是和凝,也不会和你重续前缘。”

我噗呲笑出了声,他嘴角抽搐了两下,道:“我的话很好笑吗?”

“你弄错了。”我说,“和凝不是我的恋人。”

“那他是你的……”

我并没有回答,只是深深地望了他一眼,说:“只要知道你还活着,我就满足了。”

话音未落,忽然一阵风拂过。我已经消失,他看了看自己的手腕,已经结了痂,长出了新肉。

他侧过头,望向窗外的夜空。夜色凄迷,如同墨砚,浓稠得化不开。

刚走出洛氏大厦没多远,我便对着漆黑的巷道说:“出来吧。”

一道人影从阴影之中缓缓走出,正是尹晟尧。

“好巧。”他面无表情地说。

“是啊,真是好巧。”我满头黑线,“别告诉我你是来抓奸的。”

“我相信你。”他道。

我肯定不信:“相信我还跟踪我?”

“我只是信不过那些男人。”他缓缓来到我的面前,深深地望着我,道,“担心他们会对你意图不轨。特别是夜黑风高的时候,男人会变身为狼。”

我脸部肌肉抽搐了两下,道:“你吃醋了?”

尹晟尧的神情有些别扭:“没有。”

还说没有,你简直醋海生波了好吧?

尹晟尧沉默了片刻,说:“他真是和凝?”

我点了点头。道:“他的血和我一样有异香,而且让我有血脉相连的感觉。”

尹晟尧微微握了握拳,说:“你打算怎么办?”

“什么怎么办?”我笑道,“只要知道他还活着就行了,虽说我们血脉相连。但归根结底只是陌生人罢了。”

尹晟尧长长地松了口气,道:“那就好。”

我白了他一眼,还说没有吃醋。

“好了,回去吧。”我转过身刚要走,尹晟尧忽然将我横抱而起。我惊道:“你干什么?”

“带你回家。”

“我自己能走。”

“我想抱着。”

“……我抗议!”

“抗议无效!”

“……”

以前怎么没发现他这么霸道?

很快我们就回到了桂园门口,却看见一辆熟悉的玛莎拉蒂停在屋门前,一道颀长的身影靠车而站。

唐明黎?

尹晟尧警惕地望着他,将我抱得更紧。

唐明黎的目光微微一暗,嘴角带着一抹讥讽,道:“两位真是好雅兴,半夜三更秀恩爱。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