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746章 尹晟尧吃醋/恐怖女主播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尹晟尧淡淡道:“我俩感情好,有感而发。让唐家主见笑了。”

被人盯着,我有些不习惯,道:“晟尧,先放我下来……”

尹晟尧凑到我耳边,柔声道:“宝贝,你刚才不是说腿疼走不动了吗?让我多抱你一会儿。”

我无语,大哥你这话有人信吗?我堂堂神级高手会因为脚疼走不动路?

唐明黎眼中闪过一抹阴霾,如同刀一样刮在尹晟尧的身上,而尹晟尧却甘之如饴。

“唐家主深夜到访,有何贵干?”尹晟尧问。

唐明黎朝我看了一眼:“我找元女士有事。”

尹晟尧冷笑一声,道:“鉴于上次唐家主的所作所为,有什么事,还是当着我的面说为好。”

唐明黎眼底的怒意更深了一分,依然盯着我。我狠下心,冷声道:“唐家主,有什么,就在这里说吧。”

唐明黎沉默了片刻,说:“我接到可靠消息。撒旦教要对你下手。”

我皱眉道:“我和撒旦教往日无怨近日无仇,他们为什么三番两次地要对付我?”

“我的人正在查。”唐明黎道,“这段时间你小心一些。”

尹晟尧道:“有我在,就不劳阁下费心了。”他顿了顿,挑衅道。“阁下还有别的事吗?”

唐明黎后退了两步,冷冷地望着我,转身走进了车中。

看着他的车消失在长街的尽头,我说:“可以放我下来了吗?”

“可以。”他凑过来,“不过在这之前。我要先收点税。”

说罢,他在我腮边轻轻吻了一下,道:“希望下次是你吻我。”

我满脸的无奈,说:“好吧,下次我试试。”

尹晟尧眼中闪过一抹前所未有的喜悦,虽然他很克制,可是在接下来的几天里,医王宗的弟子们发现,他的脸上始终带着笑容。

夏天的山城市是十分炎热的,酷暑难耐,但这座城市到处都在施工,如今这里灵气充裕,无数人口迁入,对住房的需求很大,工人们要工作到很晚才能休息。

夜里九点,一处工地灯火通明,工人们在脚手架上干活,兴致高昂。

这次的老板不错,给了三倍的加班工资,只要修好这个小区的一期工程,他们就可以回老家给家里修一栋小楼了。

工人们心里美滋滋的,根本没有发现黑暗之中,有一丝危险而阴毒的气息,正在缓缓地靠近他们。

“啪!”一个工人狠狠地在后颈拍了一下,站在他下面的工人奇怪地问:“怎么了?”

“妈的。有蜘蛛。”那个工人骂骂咧咧地说,将手中的蜘蛛尸体甩掉,继续工作。

“切,不就是只蜘蛛吗?”下面的那个工人道,“老郭。赶快把绳子给我放下去,今晚一定要把这些做完,不然周扒皮又要骂了。”

周扒皮是工头,平时想尽办法压榨工人,克扣工人的工资。工人们暗地里都叫他周扒皮。

“好嘞。”那个打蜘蛛的老郭答应一声,将绳子放得更长一点,然后继续刷大楼的外墙。

下面那个刷了一半,忽然听到奇怪的声音,抬头一看。见老郭正拿着一把大剪子,正在剪身上的绳子。

那工人吓得大叫:“老郭,你发什么神经?”

但是,老郭没有理他,继续剪绳子。

他急了。沿着脚手架往上爬,一把抓住他的脚踝,怒骂道:“老郭,你疯了吗?你把绳子剪了,我们都会死!你就是要死也不要拉我垫背!”

忽然,老郭猛地转过头来,他看见了老郭的脸,他的脸青黑发紫,双眼只剩下的眼白,眼睛下还有纵横交错的黑色血丝。

简直就像个恶鬼!

咔擦。

绳子被剪断了,老郭一脚踢在他的脸上,将他踹下了十九楼。

“老郭!”在周围作业的工人们都惊呆了,而老郭的喉咙里发出低低的声响,就像是虫子爬动的声音。

然后,他动了。

他的速度非常快,很快就掠过脚手架,扑到了另一个工人的面前,一刀刺进了他的胸膛。

“啊!”

这一声惨叫,拉开了大屠杀的序幕!

洛嘉是被女经理的电话惊醒的,他匆忙赶到工地。看见了一地的尸体,已经拉起了警戒线,无数身穿黑色警服的警察在里面来来去去。

两个警察朝他走来,目光严肃地看着他,说:“你就是这个项目的负责人?”

“我是洛氏公司的总裁,这里的一切都由我负责。”洛嘉皱眉道,“到底发生了什么?”

“你认识一个叫谭德祐的工人吗?”

洛嘉道:“工地上的工人这么多,我没办法一一认识,只认识几个工头。”

警察严肃地说:“他在工作之中突然发狂,拿刀刺杀自己的工友,导致了四死七伤。”

“什么?”洛嘉皱起眉头,“他为什么会发狂?他有精神疾病?”

两个警察冷眼望着他,说:“你真的不知道?”

“知道什么?”他一头雾水。

警察互望一眼,说:“你的工程之中使用了大量有毒的廉价建筑材料,导致工人吸入太多的有毒物质,产生了幻觉。我们已经将剩下的工人全都送进医院了,在等待进一步的检验结果,你跟我们走一趟吧。”

洛嘉眯起眼睛。

他被人陷害了!

很快,检验结果出来了,工地上的工人都有或多或少的中毒,这种毒物会影响人的神经系统,出现烦躁、有的已经出现了症状,必须立刻治疗。

洛嘉作为负责人,要负主要责任,被拘留,一时间,洛氏企业人心惶惶。

清晨,阳光明媚,我刚刚吸收了一缕东来紫气,提着剑打算到院子里练一套剑法。却看见李木子开着电视,一边收拾屋子,一边在听新闻。

“昨晚发生了严重的暴力事件,起因竟是工地使用有毒建筑材料……洛氏企业总裁已被拘留……”

我步子一顿,眯起了眼睛。

几个小时之后,云永清走进了桂园,他穿着一身运动服,从外表看,完全看不出是山城市异人散修的老大。他的修为进步神速,已经达到了七品。还学会了内敛之术,在别人的眼中,他和普通人没有什么区别,丢进了人堆就再也找不到了。

云永清道:“元女士,据可靠消息。这个洛嘉得罪了人,对方布下了连环计,要陷害他入狱。”

“是谁下的手?”我问。

“是南洋来的几个商人。”云永清道,“洛嘉不愿意跟他们合作,他们想尽了办法对洛嘉施压,都被洛嘉化解,才会出此下策。”

他顿了顿,道:“据说他们从南洋请来了一位大师,术法十分精妙,有八品的修为。”

我微微眯起眼睛。点头道:“我知道了,多谢。”

云永清走后,我沉吟片刻,对李木子道:“木子,洛嘉在拘留所里恐怕有危险。你派你的那些朋友们去保护他。”

李木子点头道:“师父放心,交给我了。”

我的眼神变得深邃,道:“我倒要看看,他们到底有多神通广大。”

此时,拘留所里的洛嘉正在看书。他知道自己被陷害了,但并没有惊慌失措。

这二十多年来,他经历过的大场面不计其数,这点挫折根本不算什么。

他也有自己的势力,他们正在外面奔走调查。迟早会将他救出去。

就在这时,外面有人喊:“洛嘉,你的律师要见你!”

他来到会客室,隔着玻璃,一个打扮得很精干的中年男人坐在对面。

“情况怎么样?”洛嘉拿起电话,问道。

“情况很不好。”律师摇头道,“我找了很多人,对方做得很干净巧妙。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