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748章 她的靠山/恐怖女主播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而床上的芭娜也好不到哪里去,她抓着自己的脸,十分痛苦,不时地发出哀嚎,身体像鸵鸟一般弯曲着,脑袋几乎埋进了被子里。

过了十几分钟,她忽然脱力,倒在了床上,那张老脸仿佛被炮烙给烙过一般,一片焦烂,冒起阵阵白色青烟。

“大……大师!”三人小心翼翼地说,“您,您没事吧?”

芭娜发出一声愤怒和不甘的嘶吼,猛地跳了起来,而地上那两个男人的身上。也涌出了一大群蜘蛛,爬满两人的身体,变成了两个虫团。

“是谁?是谁破了我的蛊术!”芭娜对着嘶吼道,“我要杀了你!我一定要杀了你!”

此时,我看着那被烧成一团灰烬的蝎子。嘴角上钩,冷冷道:“还想杀我?真是不知天高地厚。”

说罢,我看向小林,说:“带上你的人,跟我一起去抓金蛊宗余孽芭娜,我要亲手废掉她的修为,让她的下半辈子像个虫子一样,死在监狱之中!”

“好。”小林答应了一声,才觉得不对。

白宁清不在,他就是山城市分部的代理部长。为什么要对我唯命是从?

完全没有必要啊。

他偷偷看了我一眼,有些纠结,我说:“赶快啊,不然她就跑了。”

“是,我马上就叫人。”他满脸的无奈。心中默默地想:谁叫我摊上了山城分部这档子事呢?算我倒霉。

我召唤出了蝶恋花长剑,先他们一步赶往那座别墅。那三个南洋商人正在指挥手下处理尸体,几人慌慌张张的,四下看了看,钻进了停靠在后门处的车。

而芭娜早已经被我弄得毁了容,披着一件黑色的斗篷,走在三人后面。

可是,他们发现,车子竟然打不燃火。

“怎么回事?你到哪里找的破车?”

“什么破车?这可是我刚买的越野车,美国货,性能最好,根本不可能坏。”

“算了,车库里还有别的车,咱们另外开一辆。”

几人大步走进了地下车库,忽然啪地一声响,几人惊恐地抬起头,发现头顶的灯全都碎了,玻璃撒了一地。

“怎,怎么回事?”一个南洋商人低声道,“难道我们见鬼了?”

“有大师在。不会有事的。”

“她,她都自身难保了。”

“唉,我早就说过,华夏人很邪门的,让你们不要下手。你们偏不听,现在惨了,我也要陪你们一起死。”

“你这说的什么话,当初你又没有反对……”

芭娜怒喝道:“闭嘴!”

几人立刻闭上了嘴巴,大气都不敢出。

芭娜望着四周。高声道:“是哪位高手前来,请出来一见!”

我隐藏在暗中,并没有出现,只是开口道:“我来找你借东西一用。”

“真,真的有鬼!”南洋商人们害怕得抱在了一起。

芭娜只觉得后脊背一阵发凉。她察觉不到我究竟在何处,可见我的实力远在她之上。

她很识时务,恭敬地说:“前辈,您要借什么东西?只要您能放我一条性命,我一定不会推辞。”

“我要你的本命蜘蛛。”我说。

芭娜脸色一变。对于蛊师来说,本命蛊虫就相当于是自己的命,一旦本命蛊虫死了,他们也活不了。

我要她的本命蛊虫,就是要她的性命。

她咬紧牙关,说:“前辈未免太强人所难了,那本命蜘蛛对我十分重要,我没办法送给您,请您另外选一件吧。”

顿了顿,她又说:“我这里有很多珍贵灵植,愿意全都献给前辈。”

“我不需要灵植,只要你的本命蜘蛛。”我冷声道。

芭娜咬牙道:“前辈真的不肯放我一条性命?”

“你如果不交,我就要亲自来取了。”我沉声道。

芭娜满脸愤怒,嘶声道:“你不要欺人太甚,我师父乃堂堂神级高手,你要是敢伤我……”

话音未落,她忽然发出一声惨叫,倒飞了出去,重重地撞在了水泥柱子上。

我缓缓而来,目光如刀一般锋利。让芭娜浑身发抖,不敢置信地望着我。

“你,你……”

她本来长得十分美艳,但因为修习了蛊术,面容变得极为丑陋,实力提高之后,她学会了一个秘术,能将容貌在短时间内变回原样。

但是,在她极度扭曲的内心之中,对长得漂亮的女人始终带着浓烈的敌意。被她杀死了漂亮女人,更是不计其数。

因此,她见了我,心中生出嫉妒和仇恨,又想到自己的脸是被我所毁,更是恨毒了我。

我居高临下地望着她,道:“怎么,都死到临头了,还不肯把毒蜘蛛给我吗?”

她咬紧牙关,说:“你别得意。就算你杀了我,师父也会为我报仇!”

“那么,你师父是何方神圣?”我问,“说出他的名号来听听,说不定我真的投鼠忌器,会放你一条生路呢。”

她的资料中显示,她师父早在十年前就死了,正是死在她的手上。

芭娜眼神里淬着毒药,语气有几分嚣张,说:“我师父是堂堂的神级蛊师——苗九古!他的蛊术传承自上古神灵,出神入化,连神级巅峰的高手都杀过,何况是你!识相的,就不要……”

我没有听她说完,伸出了手。虚空一握,她后面的话全都卡在喉咙里,然后变成了一声撕心裂肺的尖叫。

她的丹田裂开了,一只大红色的蜘蛛钻了出来,我再用神识捆住它,让它落在我的手中。

“原来这就是红雪蛛。”我嗤笑一声,道,“长得真是丑陋,身体也无法制作成灵药,没有什么用处。”

说罢。我一把捏碎,殷红的,如同鲜血一般的液体顺着我的指缝流淌了下来。

芭娜惊恐地望着我,不停地哀嚎。

她迅速地苍老了下去,毁了容之后。她的身材还和二十几岁的女人无异,但此时却变成了一个佝偻的老太婆。

“我不会杀你的。”我冷淡地说,“杀了你,对你来说太仁慈。你犯下了那么多人神共愤的罪行,应该接受比死亡更悲惨的惩罚。”

说罢,我不再看她,转身看向那三个南洋商人。

南洋商人们互望一眼,噗通一声跪倒在地,高声道:“前辈,不。女侠,不对,大师,大师饶命,我们愿意拿出……拿出全部的身家。全都送给大师,只求大师放过我们。”

我在心中嗤笑,你们的全部身家,加起来都未必比我一次直播得到的打赏高。

“我不喜欢杀人。”我淡淡道,“免得脏了我的手。”

三人松了一口气,却听我继续道:“但你们栽赃陷害洛嘉,犯了我的忌讳,我也不介意沾沾血。”

三人吓得再次求饶,我说:“现在我给你们一个机会,立刻到警局去自首,将你们栽赃陷害的事情说清楚,我就不杀你们。”

三人吞了口唾沫,互相望了一眼,去警局自首,最多坐牢,反正华夏现在判死刑的案子越来越少,最多一个死缓,总比立刻就死的好。

“是,是,大师,我们自首。”三人点头如捣蒜,“我们立刻就去自首!”

外面响起警笛声,小林带着一群特殊部门的探员冲了进来,将芭娜和三个南洋商人带走。

第二天一早,洛嘉就从拘留所里被放了出来,他的律师站在门口接他,脸上挂着笑容,说:“洛总,恭喜啊。”

洛嘉苦笑一声:“受了一场无妄之灾,哪里值得恭喜。”

律师笑道:“原来您有这么大的靠山,怪不得一点都不着急呢。”

洛嘉皱了皱眉头,道:“什么靠山?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