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750章 我不是金丝雀/恐怖女主播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“你……”我气得不知道说什么好,尹晟尧转身朝我走来,道:“他既然敢打我女人的主意,自然就要有承受我怒火的本事。否则,就自己滚回海城去吧。”

我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,说:“晟尧……为什么你是这种人?”

他眼底闪过一抹愤怒,一掌拍在我旁边的墙壁上,低头望着我,道:“我是什么样的人?君瑶,你认识我这么久,难道还不了解我吗?我是个敢爱敢恨,有仇必报的人。”

我打了个寒战,忽然响起,当时那几个给我们下药,让我们意乱情迷一夜的纨绔子弟。被他杀掉之后,砍掉了头颅挂在水榭的墙上。

他骨子里就是个爱恨分明,杀伐果断,手段凶狠的人。

我深吸了一口气,说:“晟尧。是不是以后我连跟别的男人说话,你都要将那个男人置于死地?”

“他是和凝。”他并没有回答我的话,反而说,“在你的心中,和凝从来都是不同的。我不能眼睁睁看着他把你抢走,再来悔恨和痛苦。”

我闭上了眼睛。

他始终是不相信我的。

“晟尧,你太让我失望了。”我的脸色彻底沉了下来,转身往外走,他一把抓住我的胳膊,将我拉到面前。愤怒地瞪着我,说:“君瑶,你想要干什么?”

“不干什么,只是这段时间不想再见你而已。”我用力甩开他的手,道。“我们都应该冷静一下,请你不要再来找我。”

说罢,我大步朝门外走去。

“君瑶!”

他的叫声之中充满了愤怒,还有几分难过,我硬下心肠,没有回头。

尹晟尧怒极,一掌拍下,红木桌轰然炸裂。

我听到声音,步子微微一顿,然后加快了步伐。

我心中何尝不难过,但这次我若是服软了,以后他都用这个来对付我,那在他的眼中,我成了什么?

一只宠物,为了不让我被别人抢走,就把我关在笼子里吗?

哪怕那是一只镶金的笼子,也是笼子啊!

我元君瑶,从来都是不是金丝雀!

我回了桂园,打电话给洛嘉,让他每天都到桂园来一趟。我好研究他身上的毒。

他的脸上带着几分疲倦之色,可见尹晟尧的确将他逼得很紧,但他却从来不在我面前提到半句。

他不提,我也不说。

这毒药的毒性十分霸道,连我都觉得有些棘手。整整研究了十五天,才总算是将这毒研究透彻。

我心中不禁对那个苗九古有了几分警惕,他果然有几分手段,这毒如此霸道,要解毒。无论是我,还是洛嘉,都有生命危险。

但不能再等了,再等下去,毒气攻心。就是大罗金仙来了,都救不了。

今晚正好是初一,新月如钩,高挂于九天之上,没有一丝风。桂园之中,只能听见低低的蝉鸣。

我在园中的凉亭之中画下了锁魂阵法,一个在地上,一个在凉亭顶上,两个阵法遥相呼应,一旦解毒的时候出了岔子,导致灵魂出窍,这阵法也能将魂魄禁锢住,免得消散。

洛嘉坐在阵法之中,抬头看向我,说:“元女士,没关系的,就算解不了毒,也是我的命,你不必紧张。”

我扯了扯嘴角,说:“你这样让我更紧张了。”

他笑了起来。

他长得很俊美,这一笑,仿佛将整个夜晚都照亮了,也让紧张的气氛一下子就缓和了下来。

“不管如何,谢谢你。”他深深地望着我。衷心地说,“如果我能够活下来,就把那边的雨园买下来。我本来就看中了那座别墅,只是听人说它的风水不好,才没有下手。”

他顿了顿,道:“不过,你所居住的地方,哪有风水不好的?”

这话似乎有些暧昧,我笑了笑,说:“洛总。我对你没有那种感情,这一点……你应该知道吧?”

他的笑容有些苦涩,说:“我知道。我不敢有半分的非分之想,只要能做朋友,我就满足了。”

我笑了笑,没有说话。

“开始吧。”我拿出一只玉瓶,递给他,道,“吃下这颗解毒的丹药。”

我依言吞下,我掐了个法诀。将食指点在他的额头上,他顿时便觉得一股灼热的力量钻进了丹田之中,仿佛整个身体都燃烧起来。

“呃!”他发出一声闷哼,猛地抬起头,双眼变得血红。

来了!

这毒药十分凶狠霸道,一旦强行解毒,它就会加速爆发,摧毁中毒者的尸体。

我又给他塞了一颗丹药,镇压住他体内的毒性,又给他吃了一颗固本培元的高级丹药,护住他的身体。

他双眼紧闭,脸色涨红,脸上露出极度痛苦的神情。

我心中暗惊,这毒药竟然如此厉害。

忽然间,毒素猛地从丹田之中冲了出来。在他的奇经八脉之中疯狂地乱窜。

我心中大惊,不好!

毒素很快就冲进了他的识海,他再次发出一声低吼,灵魂被生生逼出了体外。

我双手迅速掐着法印,启动禁锢灵魂的阵法,将那些魂魄给挡在凉亭之中。

李木子站在一旁护法,看到这样的情景,不由得皱起眉头。

她跟了我这么久,还是第一次见到解毒这么凶险。

我将一身的灵气都注入洛嘉的体内,将那团毒素给紧紧包裹住。然后从里面一丝一丝地抽出来,将之化解。

这个过程十分漫长,也很耗费精力,当毒素全部拔除完的时候,我感觉精疲力尽。灵气也耗损一空。

总算是结束了。

我深深地吐出了一口气,掐了个法诀,开始收拢他的灵魂,将它们逼回他的身体之中。

就在这时,异变突生。

那些灵魂脸上忽然露出一道阴冷的笑容,全都朝着我扑了过来。

我脸色一变,匆忙后退,却感觉双腿仿佛被黏在了地上一般,根本动不了,低头一看。发现地上的阵法居然变了。

我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,又抬起头,发现凉亭顶上的阵法也变了。

我画的明明是禁锢灵魂的阵法,如今却变成了……

这不是华夏的符阵……而是……西方的魔法阵!

那些魂魄已经冲到了我的面前,我立刻凝聚起神识。正面迎向那些魂魄。

可是这个时候,头顶的魔法阵中心,忽然射出一道冰冷的黑光,打在我的头顶。

“啊!”我觉得脑袋就像是炸开了一般,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,鲜血顺着我的眼角流淌下来。

中计了!

我脑袋剧痛,身子一软,倒在了地上,朦胧之中,我仿佛看到李木子发了疯一样朝我冲来,却被几个不知从何处跳出的人给打倒。

是谁?

我看向洛嘉,灵魂已经全都归位,他缓缓睁开了眼睛,站起身来,目光冷漠地看着我。

是他!

闯进来的那些人将一只禁锢灵气的手铐扔给他,他亲手给我戴上,还不忘扯开我的衣服,在我胸口又画了一个禁锢灵气的魔法阵。

做完了这一切,他走出魔法阵,微微低下头,恭敬地说:“尊敬的莱特大人,人已经抓住了。”

“很好。”一个面容普通的年轻人走了上来,他在脸上抹了一把,居然撕下了一张人皮面具,露出了一张外国人的脸。

他缓缓来到我的面前,居高临下地望着我,说:“原本以为你很聪明,如今看来,不过如此。”

我看向洛嘉,露出不敢置信的神情。

“为什么?”洛嘉冷冷道,“我不是你的和凝。”

“不可能,你……”我亲自验证过,他的血液是神族之血,与我血脉相连。

洛嘉将一只玉瓶扔到我面前,道:“有人告诉我,只要吃了这个,你就会认为我是和凝。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