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751章 反戈一击/恐怖女主播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我艰难地将玉瓶打开,放到鼻子下闻了闻,嗅到一股异香。

那香味,和纯粹的神族之血一模一样。

原来如此,这个男人,是神族后裔,他吃了这药丸,才会让我误认为他是纯正的神族。

其实,我并没有见过真正的纯血神族,要骗过我,并不难。

真是好计谋啊。

我咬着牙,一字一顿地说:“那个教唆你来骗我的人,是谁?”

我心中有些打鼓,他们……知道神血的秘密吗?

如果知道,那后果……不堪设想。

我不想和其他族人一样。成为一个供血机器!

“不要再废话了。”莱特手中多了一把锋利的刀,刀柄上赫然有颗眼睛,眼珠子还在不停地转动,“你们华夏人有句话:夜长梦多。都退下,我要尽快进行仪式!”

“是。”众人退下了几步。但仍然将凉亭团团围住,封锁了所有的盲点。

他来到我的面前,凝视着我的眼睛,举起了手中的刀,唱诵道:“我的主人,伟大的撒旦啊,请赐我力量,让我得到这女人惊天的气运吧!”

他眼中闪过一抹红色的光,我仿佛看到一个巨大的红色影子在他背后展开,半空中回荡起阴邪的笑声。

刀锋落下。刺进了我的心脏。

咚。

一声轻响,莱特脸色突然一变。

声音不对!

他低头一看,发现“我”正直勾勾地盯着他,只是眼神有些空洞。

那把刀刺进了“我”的胸膛,却没有鲜血流出。就像是刺进了木头之中。

一柄飞剑从“我”的袖子中飞了出来,刺向他的胸膛,他反应极快,迅速后退,侧过身体,玉石飞剑擦着他的胸膛过去。

但凌厉的剑气仍然伤到了他,胸口绽开一个巨大的伤口,鲜血四涌。

还没等他站稳,忽然又是一柄飞剑从身后飞了过来,那飞剑带着冰冷的剑锋,所过之处,连花草树木都变得焦黄枯败。

莱特的部下们匆忙抵挡,但以他们的实力,如何能抵挡得了?

黑色长剑穿透了一个属下的身体,在莱特躲避我玉石飞剑的同时,刺穿了他的胸膛。

莱特闷哼一声,一个魔法阵打出,那飞剑被逼出体外,他又迅速在伤口上打上一个治愈魔法阵,部下们迅速围拢过来。将他团团护住。

众人紧张地环顾四周,莱特拿出特制的笔,迅速在地上绘制魔法阵。

忽然,他身旁一个手下惨叫了一声,倒在了地上。

他心中一惊。但手却很稳,接着,又一声惨叫,另外一个属下倒地,一剑割喉。鲜血喷了莱特一脸。

莱特意志坚定,连片刻的犹豫都没有,继续绘制魔法阵。

他所带来的属下一个接一个倒地,直到最后一个死亡,他终于画完了最后一笔。口中念诵咒语,魔法阵亮起金色的光芒,他身形一闪,消失无踪。

而洛嘉此时还没有死,他满脸的惊恐。脸色苍白,跟着冲进了魔法阵之中,谁知那阵法闪了一下,便彻底熄灭。

莱特抛弃了他,自己一个人跑了!

他咬紧了牙冠,低骂了一声,转身想跑,忽然眼前一花,我已经站在了他的面前。

他看到了我,反而平静了下来,冷冷地说:“原来,不是你中了我们的计,而是我们中了你的计谋。”

我淡淡道:“你们太小看我了。”

他问:“你什么时候怀疑我的?”

“从一开始,我就知道,你不是和凝。”我道。

“为什么?”他追问,“我对自己的演技很有信心。”

“还记得你之前所吹奏的那支曲子吗?”我问。

“《桃夭曲》?”

“那首曲子是上古时代的民歌。”我说,“不过,和凝觉得后半段太凄凉了,将曲风改动了一下,变得欢快很多。他所吹奏的,从来都是改良后的曲子,而你所吹奏的是原曲。”

他皱起眉头,语气中有着几分不甘,道:“没想到,我费尽心机准备了这么久,还是被你一眼识破。”

“是谁告诉你和凝的事情?”我眯起眼睛,道,“你对神族知道多少?”

他冷笑一声,道:“我为什么要告诉你?”

“就凭你的性命握在我的手中。”我声音阴冷。他嘴角一勾,指了指地上的李木子,道:“巧了,你徒弟的性命,也在我的手中。”

我朝着李木子看了一眼,她昏迷不醒,脸色发黑,显然已经中了毒。

我像是想起了什么,道:“你……就是苗九古?”

洛嘉嘴角上勾,道:“没错。我就是苗九古,但我也是洛嘉。我从投入撒旦教开始,就有着两个身份。”

“你为了取得我的新任,连自己的徒弟都舍得,真是下了血本了。”我讥讽道。

“徒弟?她也配做我的徒弟?不过是一颗棋子罢了。”洛嘉道,“我的毒有多霸道你也见识过了,想要你徒弟的性命,就乖乖放我走,否则……”

“你的毒药如何,我见识过了,但我的毒药如何,你见识过吗?”我冷笑道。

话音未落,他忽然浑身一抖,用诡异的目光望着我:“你……你对我下了毒?”

“还记得之前解毒的时候,我给你喂的那几颗丹药吗?”我说。“每一种里,都有一种无毒的成分,但是加在一起,就是剧毒。洛嘉,不,苗九古,为了抓到你,我也是煞费苦心了。”

“你!”他指着我,跌跌撞撞地后退了两步,看向自己的双手。发现从指头尖开始,皮肤和肌肉开始不断地变黑、腐烂,迅速蔓延上了双臂。

“啊!”他的惨叫声中充满了惊恐,我冷眼望着他,道:“你可要想清楚。那个人值不值得你为了他,浑身腐烂而死。你会死得很慢,眼睁睁看着自己的身体变成骷髅,直到全身都烂完了,才会轮到你的大脑。想想,你长得这么俊美,死的时候却变成一具骷髅,多么可怕。”

他咬着牙关,道:“元君瑶,你比我还要狠!”

我嘴角勾起。道:“没办法,要对付你们这样的阴险毒辣之辈,只能比你们更加狠毒。”

“如果我说了,你真的会给我解药?”他眯起眼睛。

我拿出一只玉瓶,道:“我元君瑶。从来都说一不二。何况……”

我嗤笑了一声,说:“你有选择吗?”

他深深地吸了口气,道:“好,我就相信你这一次。”

他顿了顿,说:“我并不认识那个人,他披着一个黑斗篷,来找我,问我愿不愿意为教廷立大功。”

他沉着脸,说:“我投入撒旦教这么多年,因为华夏人的身份,一直被边缘化,无法进入核心,这是我的唯一机会,我一定要抓住。”

“他告诉了你些什么?”我立刻问。

“他告诉我,要我假扮一个叫和凝的人,取得你的新任。”洛嘉说,“他说,这个和凝,对你来说很重要,我可以利用这个身份,挑拨你和尹晟尧的关系。”

说到这里,他微微皱了皱眉,说:“你和尹晟尧……是在做戏吧?”

我嘴角一勾,道:“尹晟尧和我之间的感情,哪里是你这种人能挑拨得了的?”

洛嘉不甘心地握紧了拳头,却发现自己的双手已经烂出了森森白骨,平时都是他给人下毒,看着人垂死挣扎。如今他被人下毒,才明白这是多么的恐怖。

他举起自己的双手:“你想知道得更多,就先解了我的毒!”

我丢了一颗丹药给他,他惊喜地吞了下去,手上的毒果然不再蔓延。

“这只是暂时压制住毒性的药罢了。”我说,“想要根除,就给我详细说清楚,那人说的每一句话,每一个字,都不能漏掉。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