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752章 你才是和凝?/恐怖女主播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洛嘉告诉我,那人对和凝的事情,知道的也不多,因此让他自称失忆,脑中只有一些记忆片段。

我不得不承认,这反而让他的谎言更有说服力。

好在,他似乎并不知道神族之血的秘密。

就在这时,洛嘉忽然睁大了眼睛,不敢置信地望向我的身后,我侧过头,看见唐明黎迎面走来。

“是他!”洛嘉激动地说,“就是他!当初来找我的人,就是他!”

唐明黎冷冷地瞥了他一眼,道:“果然是从极在其中捣鬼。”又道,“这种人还留着干什么?”

我皱了皱眉。将玉瓶丢给了洛嘉,道:“我说话算话,这就是解药。”

他眼中一喜,打开瓶盖,闻了闻。果然是解药,欣喜地倒进了口中。

就在这时,我出手了。

蝶恋花长剑扫过他的喉咙,鲜血一下子就涌了出来,像喷泉一样乱洒。

接着,我便弹出一朵异火,金色的火焰将他团团包裹,在惨叫声中,将他烧成了一团灰烬。

我答应给他解药,但没有答应放过他。

唐明黎嘴角上勾。道:“君瑶,你越来越杀伐果决了。”

我犹豫了一下,说:“你怎么来了?”

唐明黎望着我,说:“我一直在。”

我被他看得有些不自在,说:“唐家主。这是我的事情,我希望你不要插手。”

说罢,我转身就走,却听见他在身后说:“不管你领不领情,我都会保护你。”

我有些心酸,加快了脚步。

“从极就算再恨你,也不会将你神族之血的秘密泄露出去。”唐明黎忽然说。

我不由得停下了脚步,道:“为什么?”

“很简单,他其实很恐惧你的血。”唐明黎道,“如果你的秘密人尽皆知,他怕你干脆破罐子破摔,用自己的血液造就一支异能大军。这支军队对你绝对忠心,到时候你的实力反而会更强。”

我愣了一下,的确,如果我的秘密泄露了,这是我唯一的出路。

如果我真的拥有这样一支军队,哪个势力有那个胆量和我作对?

哪怕是山海大陆的人,盗取神族之血,也要将神族人囚禁隐藏起来,连见都不敢让那些喝过血的人见到。

我点了点头。道:“多谢你的提醒。”

唐明黎的眼中闪过一丝阴霾,望着我的背影,似乎想说什么,但最终什么都没有说。

之前莱特用魔法阵逃走,但这种阵法逃不了多远。几分钟之后,雨园之中凭空出现了一道金色的魔法阵,莱特从阵法中走了出来,满脸的不甘心。

“可恶!”他咬紧牙,一拳打在旁边的假山上。打碎了一大块石头。

“我精心布下了这个局,居然反而中了他们的计!”莱特咬牙切齿地说,“洛嘉这个废物!”

他正要再画一个魔法阵逃走,却忽然感觉一股阴风从身后扫来,心中大骇。纵身而起,一道黑色的剑光从他身边扫过,又转了一个弯,朝着他刺来。

“怎么可能……”他不敢置信地看着那站在假山之上的尹晟尧,他怎么会知道自己所在的方位?

那黑色长剑在半空中一分为二、二分为四。组成了一个剑阵,如同天罗地网一般地朝着他罩了下来。

莱特眼中弥漫起一股杀意,后退了一步,手中出现了一柄巨大的黑色镰刀,那镰刀的刀柄之上有一条黑色锁链,连接着镰刀和莱特的身体。

他身体里溢出层层黑色的雾气,大吼一声,镰刀猛地飞出,黑色锁链一下子绷紧,朝着剑阵迎了上去。

兵戈交击之声响起,空中火花四溅,四处乱飞的剑风将周围的花草树木和假山全都绞了个粉碎。

那莱特的修为,在九级巅峰,距离神级只有一步之遥。

但这一步之遥,令他的实力,远远比不上尹晟尧。

这场战斗一开始,尹晟尧都在压着他打,他根本就没有任何胜算。

莱特心中焦急不已,尹晟尧似乎也不急着杀他,反而步步紧逼。就像是猫在戏弄老鼠一般。

他心中满是愤怒。

作为白种人的他,从来都看不起其他人种,在他的心中,只有他们的血统是最高贵的,而其他人种不过是劳工和奴隶罢了。

如今却被一个华夏人戏弄,让他怒火中烧。

他忽然将一瓶药液灌进了口中,念诵起皱起,双眼立刻变成了漆黑的颜色,身体四周所弥漫着的黑色雾气更加浓厚,实力也在迅速攀升。

尹晟尧微微眯起眼睛。那就是传说中撒旦教的秘药?

莱特睁开眼睛,带着怨毒和愤怒道:“你这个黄皮猴子!我今天一定要将你……”

话音未落,忽然一条绳索从天而降,将他牢牢捆住,他低头一看,不敢置信地说:“这是……捆魔索?奥丁?是你?”

一个长着黑色头发的年轻男人走了出来,他嘴里叼着一根烟,看起来有些吊儿郎当,嘴角带着一抹痞痞的笑意,说:“莱特。还记得我们的赌约吗?你没能杀死元君瑶,我来拿走撒旦赐下的那把刀了。”

莱特看了看他,又看了看尹晟尧,惊道:“你,你们……奥丁,你竟然敢勾结华夏人,对自己人下手?”

奥丁吐了一口烟圈,懒得跟他废话,对尹晟尧道:“赶快杀了他吧,三分钟之内他没有死,就有可能将信息传回撒旦教廷。”

尹晟尧眼神一动,张开手,他的那只右手居然渐渐地变成了金色,然后伸手朝着他脑袋一抓,莱特的脑袋居然被他生生给抓了下来。鲜血顿时四处飞溅。

奥丁将自己的绳索收了回来,道:“这一招不错。”

尹晟尧淡淡一笑:“刚刚炼成的金刚飞魂爪,见笑了。”

奥丁走过去,从他身体里翻出了那把匕首,道:“这具尸体也不能留,如果落在了撒旦教的手中,也能从尸体中得到很多讯息。”

尹晟尧一挥手,一团黑色的雾气从他手中飞出,将尸体团团罩住,片刻之后。尸体就彻底化为了齑粉,风一吹便消失无踪了。

奥丁将烟灰弹了弹,道:“好手段。”

这时,我匆匆赶了过来,道:“怎么样?已经解决了吗?”

尹晟尧忽然伸出手。将我一把搂进了怀中,我嘴角抽搐了两下,道:“喂喂,你干什么?这还有人呢。”

“你之前演戏演得太逼真了。”他捏了捏我的脸,说,“是不是真的想离开我?”

我白了他一眼,道:“别疑神疑鬼的了,你还是没长大的小孩吗?”

说完,我看向对面的奥丁,道:“奥丁先生。我很感谢你的帮助,不过,我一直有些疑虑,你为什么会帮助我们对付自己人?”

奥丁笑了笑,说:“还能为了什么?当然是为了教宗之位。他是教宗的儿子。他如果不死,教宗迟早都会想尽办法将我除掉。”

我眯起眼睛,道:“真的是因为这个?”

奥丁暧昧地朝我眨了眨眼睛,道:“不然你以为呢?难道是因为我看上了你,想要讨好你吗?”

尹晟尧微微眯了眯眼睛,奥丁哈哈笑道:“你这男人真是开不起玩笑,放心,我对你的女人没有半点兴趣。”

尹晟尧嗤笑一声,道:“早就听说奥丁显示不爱女色,喜欢男风,看来果然如此。”

奥丁嘴角抽搐了两下,说:“谁在造谣?两位不要相信这种低级的谣言。”

说罢,他将抽完的烟屁股往地上一扔,道:“我想要的东西已经到手了,再见吧,我的朋友。”

他转身欲走,我突然上前一步,道:“和凝,你是和凝吗?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